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无根之木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无根之木

    邵逸平的文章不长,只有四五千字的样子。柳俊却足足看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甚至看到后面,还会偶尔再看看前面的部分,做个对比。

    柳俊放下杂志,掏出一支烟来点上,双眉微蹙,默不作声。

    周先生和邵逸平也各自抽烟,不说话。

    这篇文章,绝对不能等闲视之。应该说,理论性刊物,本身就允许有各种不同的观点出现。如果《号角》上面发表的文章,全都是一个调子,那么这本刊物是否还有存在的价值,就很值得商榷了。纵算是在大***期间,***高压如此沉重,《号角》刊物,也曾发出过一些“刺耳”的声音。

    现在的环境,毕竟远比大***期间要宽松得多了,一段时间以来,理论上的不同观点,层出不穷,说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也不为过。

    然而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直接针对于向宏,就差指名道姓了,也不能不说是***上的一颗重磅炸弹。

    单单这篇文章出现在《号角》杂志之上,便很能说明问题。

    不明内情的人,无疑会将此当做是严柳系的属意。不过就柳俊所知,邵逸平确实与严柳系的其他大佬都搭不上界,也就因为周先生的关系,和他有那么一点交集。他们之间,还谈不上有多深的交情。邵逸平这个人,也不是谁都可以去影响他,让他充当马前卒的。

    或许周先生勉强能够做到。

    但柳俊清楚,周先生事先肯定不知情。如果是周先生属意邵逸平这么干,或者是首肯,一定会先和严玉成通个气,或许还会在电话里跟他提两句。周先生退二线多年,***敏感性可一点都没有降低。

    严柳系已经和那边大举开战,此时发表这样一篇文章,也谈不上有多么不合规矩,不过如果是事先安排,总要协调一致才好。各自为战,容易出衔接上的问题。

    不是周先生的属意,《号角》的编辑,敢于让这篇文章发表出来,可见颇有胆魄。

    想一想,本派系对宣传阵地的影响力,似乎也能够理解。

    周先生、容百川等人,先后担任过中宣部的部长,杨元益也担任过中宣部干部局局长,现在宣传部门内,也还有本派系的重量级人物坐镇。有了这么些渊源,如此敏感的文章,也就堂而皇之地发表出来了。

    “伯伯,逸平,单就文章本身来看,我比较赞同逸平的观点。对于党政主要领导的权力监督和制约,我们确实还做得很不够。这个问题,不仅仅明珠市存在,其他很多省市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

    抽了几口烟,柳俊缓缓说道。

    邵逸平说道:“但明珠那边的情况,特别明显。实话说,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落后地区,我是能够理解的。那些地区经济不发达,群众受教育的程度也不是很高,一些封建残留的思想还大行其道。无论是在领导阶层还是在基层群众中间,官本位思想的影响很深。要改变这种状态,并非朝夕之功。然而这种情况,在明珠市如此的突出,就颇为令人费解了。”

    周先生似乎并不是特别在意此事的“***含义”,仿佛真的将其当做一个学术问题来探讨了,脸色平静,甚至还略略带着一丝笑容,说道:“那你说说看,为什么在明珠市出现这种情况,就令人费解呢?”

    邵逸平想了想,谨慎地说道:“明珠市无论经济发展的水平,还是群众的受教育程度,在国内均是首屈一指的。也就是说,无论官员还是群众,都具备了***的基本素质。我以前,对明珠寄予很大的期望,以前他们推出那个监督干部权力的措施的时候,很让我振奋了一阵……”

    柳俊嘴角闪过一抹笑意。

    邵逸平所指的“权力监督措施”,柳俊也是知道的。前两年明珠市委组织部推出来的一个试点,就是在基层党委政府搞权力监督制约,将相对高度集中在党政一把手手里的权力,通过***政协的相关运作,进行一定的制约和平衡。

    当时这个试点和相关的举措,明珠那边进行了大张旗鼓的宣传,也引起了党内和理论界的强烈反响,到处都是一片“叫好”之声。一些相邻的省市,还派了代表团前往明珠市“取经学习”,甚至中组部都由一位副部长亲自带队,到明珠进行了考察,对这个举措表示充分的肯定。如果试点运作成功,将考虑在全国其他省市进行推广。

    不过最后的结果,是一批官员因此受益,获得了提拔和重用。至于在全国其他省市推广,就没了下文。到目前为止,也还是一个试点县。好像很多人都争相要去那个试点县担任县委***,情愿将自己的权力交给大家去监督和约束,彰显自己的***胸怀。

    因为大家都知道,“***”之后,往往就意味着提拔重用。

    好事情嘛,又找到了一条向上的捷径。

    不争破头才怪了!

    说起来,于向宏同志,就是依靠类似的炒作手法,坐上直升机的。

    柳俊很清楚,在现行体制之下,任何类似的尝试,其实都是无根之木。柳俊的目标很现实,就是由上而下的实行监督,对于干部提拔严格把关。唯有基层干部的素质提高了,整个官场风气才有可能好转,才能将更多的精力真正放到为民办事上头去。

    难度是很大,但至少不是没有一点成功的希望。

    自下而上的监督……

    邵逸平继续说道:“……但是后来我发现,他们那个试点,基本上就是在作秀,我很失望。如果明珠市这样的环境,都只能造就官本位,造就大批的上访者,那就……”

    周先生摆了摆手,说道:“逸平,理论探讨,主要还是理论。过于联系实际了,会走入歧途。”

    柳俊又轻轻一笑。

    看得出来,周先生对邵逸平确实是很欣赏,爱护有加。生恐他知识分子的倔脾气发作,再接再厉,不免要捅出大篓子来。就是这篇文章,其实已经将邵逸平置于“危险”境地了。估计这会,不知道有多少大人物看过文章之后暴跳如雷呢。

    毫无疑问,会有很多人将此事归结于严柳系的又一个进攻步骤。占据理论上的制高点,抢占宣传***阵地,正是***斗争的一贯手法。别人或许拿严柳系的高层人物无可奈何,对付邵逸平这样一个无权无势的知识分子,可就简单多了。有很多办法让他“深刻吸取教训”。

    关键问题在于,此事还真不是严柳系的属意。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要针对邵逸平,邵逸平很难获得强有力的庇护。

    “逸平啊,我建议,你今后一段时间,多钻研理论,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要争取搞懂搞通,不要过多的联系实际。”

    周先生又缓缓说道。

    “可是,老师,您不是经常教导我们,要理论联系实际吗?”

    邵逸平有些着急,在周先生面前少有的提出了异议。

    周先生雪白的寿眉微微一蹙,说道:“理论联系实际,也是有限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要先搞明白。毕竟马克思生活的时代,距今过去了一百多年。他生活的环境,也和我们目前所处的环境有很大的不同。这中间的区别,你要好好把握。生搬硬套的理论联系实际,有时候会误入歧途。”

    邵逸平略略一惊,低声称是。

    能够获得两个博士学位,可见邵逸平并不是笨人。他属于那种比较典型的知识分子,风骨傲然,胸中常怀忧国忧民之志,明知道自己的某些言论,会遭人嫉恨,为了心中的理想,也顾不得了。现在周先生一再提醒,他也就明白,此事确实过于敏感了,很可能会对他的人身安全造成一定的威胁。老师一片爱护之心,邵逸平如何不懂?

    当下周先生撇开这个话题,提起了另一个理论课题。师徒三人很热烈的探讨起来。纯理论性的课题,讨论的时候就比较轻松了。

    堪堪两个小时结束,邵逸平看了看手表,便即起身,彬彬有礼向周先生和柳俊告辞。有时候,周先生的学生也会留下来用餐。师母是很爱热闹的,巴不得天天有客人来坐坐,一起吃饭。不过邵逸平清楚,周先生与柳俊肯定还有其他的话题要聊,自己就不合适在一边“旁听”了。毕竟这两位,都是党的高级干部。

    周先生也不挽留,微笑着点头。

    望着邵逸平略显单薄的背影,柳俊的双眉微微蹙了起来,说道:“伯伯,我看您有必要出个面了。我担心有人会对逸平不利。”

    邵逸平无意之间,卷入了这个巨大的漩涡之中,柳俊雅不愿他遭受什么不测。***斗争,不应该波及到这种比较单纯的知识分子。以周先生的崇高声望以及邵逸平指导老师的身份,由他亲自出面,给邵逸平一道“护身符”,比其他人出面更加合适一些。

    周先生缓缓点头,神情有点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