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一千九百章 居心叵测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一千九百章居心叵测

    秋水酒店玉兰市连锁店的大堂里,靳公子翘起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支香烟,旁若无人地抽着,不时东张西望。作为玉兰市档次最高的五星级酒店,大堂是禁烟的,桌面上立着很多小牌子呢。

    靳公子才不管这些。

    当然,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给靳有为一张罚单,靳有为会掏钱,但烟还是会照抽。

    你们有你们的规矩,我有我的规矩。

    靳公子自来就是这么个德行,不服不行。

    不过还真有人过来劝告靳公子,说明大堂不允许抽烟,请靳公子去可以抽烟的地方。服务员小姐笑容满面,很是客气。

    靳公子有靳公子的原则,五星级酒店有五星级酒店的规矩。

    靳有为“处理”此事的手法也很绝,并不和服务员争论,只是面带微笑的听着,不置一词。服务员小姐便不厌其烦地给靳公子解释。等服务员小姐解释到第三遍的时候,靳公子的烟也抽完了,笑着说道:“你们的规矩,我还是遵守的。好,我不抽了。”

    说着,就在小姐手里的烟灰缸内摁灭了烟蒂,一副诚恳受教的模样。

    服务员哭笑不得,只好朝靳公子鞠躬为礼,拿着烟灰缸去了。

    靳公子刚抽完烟,从酒店内走出来一行人,全都穿着税务干部的制服,差不多有七八个人的样子,为首一人四十来岁年纪,方面大耳,颇有官威。身后的几个工作人员,手里抱着厚厚的账本。

    另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跟在身边,含笑相送。靳有为认得,这个中年男子是秋水酒店的副总,以往靳公子来这里吃饭,副总经常都会露个面,向靳公子敬杯酒。这也是酒店招徕顾客,联络感情的一种方式。

    见了这一行税务干部,靳有为懒洋洋地站起身来,晃到了大堂中央。

    “尤局!”

    靳有为朝那个为首的税务干部打招呼。

    其实尤局早就看到了靳公子,却装作没看见。这个时候,他确实不想和靳公子寒暄。省城的干部,大凡有点门路的,谁不知道靳有为是柳俊的死党?

    只是靳公子这么直挺挺的站到了面前,尤局想要装作没看见也不可能了。毕竟靳有为不是空气。

    “啊呀,靳公子,你好你好!”

    尤局一副意外邂逅的惊喜,忙不迭的伸出手来,和靳有为相握,脸上堆满笑容。靳秀实尽管已经退休,靳有为也还是不能怠慢的。

    “尤局,来秋水酒店吃饭呢?”

    靳有为带着点懒洋洋的语气问道。

    尤局便有些尴尬,说道:“不是不是,我们执行公务。”

    “执行公务?”靳有为大惑不解的样子:“秋水酒店偷税漏税吗?我说马总,这就是你们不对了。按时交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开了这个大个场子,还是国际连锁,全世界***第一,还要偷税漏税,说出去真是太没面子了,也没人相信吧?”

    后面这段话,却是对着酒店的马副总说的。

    马副总依旧带着和气的微笑,说道:“靳公子,偷税漏税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不过税务局的同志要进行检查,我们当然要配合。”

    “嗯,对,配合配合。尤局,实话跟你说,我那个星宇地产,也有人举报说我偷税漏税,你们什么时候也到我那里去查查。我表示十二分的欢迎啊。”

    尤局眼里闪过一抹凌厉的神情,随即打着哈哈说道:“靳公子真是遵纪守法的模范啊。好,既然靳公子邀请,我们有时间的话,一定会去贵公司做客。”

    靳有为淡然说道:“做客我是欢迎,检查我也欢迎。不过,尤局,搞得这么兴师动众的,不大好吧?万一要是在我那里没有查出什么名堂,你们税务局打算怎么赔偿我的损失,恢复我的名誉呢?国家机关办事,也有规矩的吧?不是你们想查谁就可以查谁的。尤局,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我也提醒你一句,不要学曾永正,逮住谁都给人家双规,最后把自己填进去了,不合算。”

    靳公子前面几句话,听得尤局浑身火气直冒。

    都说靳有为混蛋,果然名不虚传。不要说你家老爷子已经退下去了,就算还在位,也用不着如此嚣张吧?真以为a省是老靳家开的!

    尤局眼睛乱转,正想着怎么回话,好好剥靳有为一层面皮还不带一点烟火味,靳公子最后那句话,就让尤局猛然清醒过来。

    曾永正可是被毙掉了!

    曾永正为什么会被毙掉,法院的判决书上写着呢,贪污受贿!但这只是明面上的理由,老实说,贪污受贿的官员,远远不止一个曾永正,独独他就被毙掉了。

    原因很简单,他被柳俊盯上了!

    一旦被柳俊盯上,后果就有可能如此严重。

    “呵呵,靳公子真会开玩笑……我们还有点事,就不陪靳公子了,下回聊。”

    尤局干笑几声,朝靳有为点点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不过尤局的运气不怎么好,刚一绕过靳公子,一台乌黑铮亮的大奥迪就“吱”的一声停在了门厅,随即一个梳着大背头,穿着白衬衣的高大男子,从车里走了下来。

    尤局的脚,立即就像被胶水黏住了,再也不能移动分毫。

    盖因这个从大奥迪上下来的高大男子,正是a省人民政府省长柳俊。随在柳俊身边的另一个中年男子,尤局也是认识的,乃是新任潜州市长凤智勇。

    “您好,柳省长!”

    眼见柳俊走近,尤局情不自禁地弯下了腰,满脸堆笑,谦恭地说道。

    “哦,尤平安同志,你好!”

    柳俊微笑着和他打招呼,主动伸出了手。

    尤平安忙即双手上前,紧紧握住了柳俊的手,摇晃了几下。

    柳俊眼睛一抡,心里就明白了***分。

    不待柳俊开口,尤平安已经主动汇报起来:“柳省长,我们接到举报,说秋水酒店的税务上存在一点问题,所以就过来看看。”

    柳俊微笑点头。

    靳有为在一旁说道:“地税局还真是勤政的典范啊,一接到举报,局长都亲自出马了。要是再有几个举报,你们的局长就不敷分配了,得多配置几个局长才行。要省编委给你们破破例,给你们地税局配个四正八副!”

    靳有为这话,也是笑着说的,词锋却着实锋利,尤平安神情尴尬,只好当做没听见。不过那么凑巧的在这里遇到柳俊,实在是尤平安没有想到的。

    尽管他经过仔细分析,做出了某种选择,认定追随刘飞鹏***是最好的道路,但面对柳俊的时候,心中依旧忍不住心惊胆颤。

    柳俊摆了摆手,微笑说道:“靳总,尤平安同志在执行公务,你就不要开玩笑了。尤平安同志,干工作就是应该认真负责,这个很好。”

    “是是,省长!”

    尤平安又是一连串的弯腰,只觉得脊背上凉飕飕的,冷汗早已湿透了衬衣。

    “尤平安同志,你们继续忙吧。”

    柳俊又握了握尤平安的手,和其他人点点头,径直向内。

    靳有为却又拍了拍尤平安的肩膀,笑着说道:“尤局,真是恪尽职守啊。佩服佩服!”

    随即也丢下尤平安,随在柳俊身后,扬长而去。至于凤智勇,压根就没有和尤平安说话,追随在后,目不斜视。

    同样的一幕,前天他已经在华兴置业集团潜州分公司经历过一次了。带队的是省地税局的一位副局长,凤智勇和对方闹得不是很愉快。

    尤平安转过身,面向柳俊的背影,维持着微微躬身的姿势,一直到柳俊走进了电梯,电梯门合上看不见人了,才直起身子,抬手在额头上抹了一把,轻轻舒了口气。一时之间,有点头晕的感觉。

    “靳有为,你故意的是吧?”

    电梯里,柳俊语气平淡地问道。

    今天柳俊召见潜州市长凤智勇,本就打算请凤智勇一起吃个饭。谈话快结束的时候,靳有为的电话打了进来,约他在秋水酒店共进晚餐。柳省长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叫上凤智勇一起过来。不料就在酒店大堂遇到了刚才那一幕。

    柳省长可不相信这仅仅只是一种巧合。

    “对!”

    靳有为也不否认,气哼哼地说道。

    “这些王八蛋,以为a省就是刘飞鹏的天下了,准备反攻倒算。我呸!”

    凤智勇略略吓了一跳。他也知道靳有为和柳俊关系不一般,还曾与靳有为柳俊同桌吃过饭,在柳俊面前,靳有为一直都是很随意的,直呼柳俊的名字。但如此公然谈论a省的一号,还用上了“呸”这样的语气助词,多少有点出乎凤智勇的意料。

    都说靳公子纵情率性,果然名不虚传。

    由此也可想见,靳有为和柳俊交情之深厚,更在大家猜测的情形之上。

    柳俊微微一蹙眉,说道:“如果秋水酒店真有问题,偷税漏税,那就应该查一查。”

    靳有为一挥手,大咧咧地说道:“我没说他们不应该查。但是迟不查早不查,偏偏在这个时候查,那就是居心叵测。我就是看不惯。”

    柳俊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