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两千零二十二章 惊险一幕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两千零二十二章惊险一幕

    一台普通的长风华威,缓缓驶进了江口市的某个花园小区。

    这样档次的小车,在这个小区比较常见。这个小区的规模档次在江口市只能算是一般。倒是长风华威前后的两台奔驰比较显眼。

    当然,任谁也猜不到,那两台乌黑锃亮的奔驰,其实是银白色长风华威的保卫车辆。每台车上都坐着四名顶尖的保镖。

    而那台长风华威的司机,就比较“豪华”了,竟然是***局候补委员,d省省委***柳俊同志。

    柳俊开了这么一台车来到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花园小区,为私不为公,乃是和小青一道,前来拜会住在这里的大表哥阮伟德。

    照说阮伟德身为腾飞实业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腾飞实业三巨头之一,身家亿万,也不至于住在这种小区里面。

    原因无他,阮伟德的外室住在这里。

    透过车窗往外看去,小青微笑说道:“大表哥住的这个地方,风景还是不错的,看上去附属设施也还可以。”

    柳俊笑道:“是啊,江口的小区,也不会太差。这里尽管不是市中心,胜在幽静。有比较多的绿化面积。要是在市中心,绿化比例这么高是很难想象的。”

    “嗯。其实住家讲究的就是个舒适,豪华和排场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从这一点上来说,大表哥倒是看得比较透彻。”

    柳俊微笑道:“今天柳主席有点多愁善感啊。不做女强人了?”

    小青瞪了他一眼,说道:“在柳***面前,谁敢做强人啊?不要命了?”

    “不是吧,我有那么可怕吗?”

    “你说呢?估计最迟到明年,柳***就是让全世界的资本家最害怕也是最痛恨的人了。”

    柳俊笑着摇摇头:“这个不对,柳***永远都是好人,让全世界资本家最害怕也最痛恨的人,应该是盛业的柳主席。呵呵,资本家尽可以做坏人。官员必须做好人。”

    小青很不服气:“谁规定的?”

    “这个不用谁规定,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资本家就算做再多的好事,大家依旧不会把他当好人的。”

    小青反诘道:“那官员呢?别告诉我官员的声誉比资本家好啊!”

    柳俊说道:“官员的整体声誉当然不见得比资本家好。但是群众对官员比较宽容,要求也比较低。只要略微做点好事,群众就认为他是个好官。”

    小青咯咯地笑,说道:“柳***,终于说真话了啊……原来你对官员群体的评价这么低?”

    “这不是我评价低,事实如此!”

    小青怔了一下,才点点头,说道:“是啊。我们很多官员就像小孩子一样,几乎都不会正常思维了。做错事是很正常的,偶尔做对了一件事,群众就大加赞赏,觉得真是个好官。”

    原本乖乖坐在一旁的柳盛忽然问道:“爸爸,真是这样的吗?”

    柳俊略略一怔,想了想,很认真地说道:“盛盛,确实有这种现象。但这种现象是不正常的,要加以改变。”

    柳盛就点点头,说道:“爸爸,你是好官,是吧?”

    虽然柳盛只有十岁,却也知道爸爸是一个大官。而且妈妈也经常说爸爸是好官。

    柳俊微微一笑,倒是没有丝毫犹豫,点了点头,说道:“对,爸爸是好官。”

    这一回,连小青也没有调侃他,十分认真地对柳盛说道:“盛盛,你爸爸是好官。他抓了不少坏官,贪官。你要记住,要想做一个好的领导者,首先就是要建立好的制度,然后坚定不移地执行这个制度。这样你才能成为优秀的领导者。明白吗?”

    无论何时,只要一有机会,柳青便给儿子进行“励志教育”。

    柳盛又点了点头。

    一家三口在车上说着话,眼见就要到目的地了,柳俊忽然问道:“小青,大表哥这个……叫什么名字去了?我只记得他的小孩叫正平……”

    柳俊问的是阮伟德这个外室的名字。正宗大表嫂,柳***自然是记得名字的。原本柳俊和柳青亲自登门,阮伟德应该和自己的原配夫人一起,在真正的家里接待他们。只是春节临近,大表嫂带着孩子回柳家山去了,阮伟德在春节前也要赶回去。

    外公外婆年事已高,只要不是特别的情况,阮伟德都会携妻子儿女赶回柳家山过年,陪伴老人家。

    大表嫂回家去了,家里冷冷清清的,也不好,阮伟德便在这个小区和表弟一家会面。他这个外室,也跟了他很长时间了,育有一个十岁的男孩,和柳盛一样大,叫阮正平。

    小青说道:“好像是叫张丽慧吧。听大表哥说,很贤惠的,标准的家庭主妇。”

    柳俊微微一笑,点头道:“贤惠好。”

    小青扁扁嘴,说道:“是啊,不吵不闹的,当然好了。不然,够大表哥头痛的。”

    柳***忙即闭上了嘴巴,专心开车。

    长风华威拐过一个路口,柳俊忽然踩了一脚急刹。却原来柳俊刚拐过弯,后面一台车猛然冲了过来,差点就撞上了。

    那是一台火红的敞篷跑车。虽然是在江口,冬天也是比较冷的。不过这台跑车依旧敞篷,无遮无拦,三四个年轻人坐在车上,大呼小叫,从长风华威旁边呼啸而过,似乎丝毫也没在意刚才的惊险。

    小青顿时板下脸来,大为不悦。

    而前后两台奔驰车也都停下,好几名保镖跳下车来,迅即布好了防御阵型。

    柳俊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都是些不懂事的小年轻,算了吧。”

    小青想了想,点点头,放下车窗,向保镖做了个手势。

    保镖们马上又回到了车上,车队重新启动。

    发生在拐弯处的“惊险一幕”,阮伟德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和张丽慧带着儿子阮正平站在别墅门口恭迎贵客登门。

    前导的奔驰车并未开进别墅。尽管阮伟德所居的这套别墅,已经是整个小区最高档的别墅,不过院子里的面积还是有限,三台车全部开进去,明显摆不下。两台奔驰一左一右“蹲”在门口,犹如两个门神相似。

    长风车一停稳,阮伟德便大步上前,亲自给柳俊拉开了车门,笑着说道:“小俊,亲自当司机了,了不起啊!”

    阮伟德比柳俊大了十好几岁,只比柳兆玉略微年轻一点,五十多了,不过头发乌青,身材也依旧标准,腰板挺得笔直,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也就四十二三的样子。

    柳俊笑道:“领导在车上呢,我自然要亲自当司机了。”

    小青刚好从车上下来,笑着瞪了他一眼,说道:“总是喜欢油嘴滑舌。”

    小青今天打扮得很朴素,就是简简单单的休闲装,薄施粉黛,典型的小家碧玉模样,任谁见了,也不会将她和世界首富,全球第一金融大鳄联系起来。

    这也是考虑到张丽慧的感受,听阮伟德说,张丽慧是很“家庭妇女型”的,不大喜欢打扮。小青要是打扮得太精致,不免令张丽慧心里有压力。

    柳俊和阮伟德是嫡亲姑表兄弟,小青以前也在柳家山和阮伟德同村生活了将近二十年,大家都是极其熟悉的,关系非常好,小青雅不愿让阮伟德的如夫人难受。

    到了他们如今的层级,都有了点返璞归真的味道了。

    “小青啊,几年不见了吧,你还是像以前那么漂亮,呵呵,哎呀……还真是想念你们啊!”

    阮伟德和柳俊握过手,又马上转过来和小青握手,上下打量小青,不住的啧啧赞叹。

    无论柳俊柳青还是阮伟德,都可谓是柳家山最杰出的人士了,柳青如今在世界金融界的地位,柳家山普通群众或许不大清楚,阮伟德作为国内最大民营集团的副董事长,焉能不知?

    就算柳俊和小青之间的关系,乃至柳盛的“出身来历”,阮伟德也是一清二楚。当然,这种关系,阮伟德没有告诉张丽慧,也不曾将柳俊的身份透露给她知道,没的吓着了她。

    在张丽慧看来,今天就是阮伟德的表弟弟妹一家,前来做客。

    “大表哥,我记得你以前嘴巴没有这么甜的。是不是大老板做久了,自然而然就变了?”

    小青笑嘻嘻地和阮伟德开玩笑。

    阮伟德连连摆手,说道:“这可不是奉承话,你自己去照照镜子,是不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当年,你可是我们柳家山最漂亮的姑娘了。现在也一样,还是最漂亮的。”

    虽然是至亲之人说的“客套话”。柳青听在耳里,还是十足开心,扭头招呼儿子:“来,盛盛,过来给伯伯伯母问好。”

    柳盛走上前来,规规矩矩给阮伟德夫妇鞠躬问好。

    “哎呀,是盛盛啊,这么高了?将来一定和你爸爸一样,是个魁梧的彪形大汉。”

    阮伟德摸着盛盛的脑袋,一迭声的夸奖道。

    张丽慧看上去就是三十几岁的样子,长相谈不上十分漂亮,中上之姿,笑着夸奖了柳盛几句,也叫了自己的孩子阮正平上前,给叔叔婶婶问好。

    阮正平年纪和柳盛相当,个子略矮一点,倒是和他爸爸一样,壮实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