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两千零三十八章 龚昭礼的难题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两千零三十八章龚昭礼的难题

    是不是去秋水酒店参加这个聚会,龚昭礼考虑了很久。

    聚会的邀约,是柳俊发出来的。

    柳俊明白告诉他,a省的邱***、江汉省的高省长,均将参加这个聚会。柳***希望大家在一起聚聚,聊聊经济上的一些事情。

    如果仅仅只是柳***发出邀约,龚昭礼无须考虑。于情于理,他都不可能拒绝这个邀请。阵营不同,这一点是明摆着的。但柳俊是d省省委***,是他的顶头上司,这一点也是明摆着的。作为下属,决不能因为阵营不同,就拒绝省委***的召唤。

    当然,明面上是私人邀请。

    不过在现有政体下,到底是公务召唤还是私人邀请,谁又能区分得那么清楚呢?

    但是,邱晴川和高长宏也会去,龚昭礼的脑袋里就翻江倒海了。邱晴川和高长宏的身份,龚昭礼明明白白。如果再加上他,就变成四个不同***集团的高级干部同桌吃饭了。

    偏偏是私人邀约。

    如果是公务安排,那个无所谓。

    关键是,龚昭礼和这三位的身份都有所区别。倒不是说职务的问题,而是在各自大派系里的地位问题。无论柳俊、高长宏还是邱晴川,全都是所在派系明白无误的新生代领袖。他们在一起吃饭也好,聊天也好,甚至一起娱乐也好,都不会让本集团的大佬产生什么误会。最多是将此当做是各大集团加强联络的一种信号,对于他们本身的“***守”,是不会有人怀疑的。

    龚昭礼不具备这种“免疫”的身份。

    去年未能如愿以偿的走上省部级正职领导岗位,已经让龚昭礼非常郁闷了,同时也异常小心谨慎,生怕一步行差踏错,再无出头之日。

    现在柳俊却又将这样一个难题,摆放在他面前。

    一时之间,龚昭礼不由有些恨恨的。

    柳衙内真是不肯消停啊!

    纵观柳俊的仕途之路,“不肯消停”正是真实的写照。貌似柳俊一直都处于不住的“征战”之中。或许这也是柳俊的***手法。不让他的对手消停,总是在应对着各种各样的难题,时间一长,不免出错,那就是机会了。至不济也能捆住对手的手脚,消耗对手的精力,自然对柳俊本人的攻击就减弱了。

    兵书上不也说了,进攻是最好的防御吗?

    其实龚昭礼的犹豫,不是去不去参加这个聚会——不去行吗?

    他犹豫的是,在去之前,要不要向领导汇报一下这个事情,说明情况。

    龚昭礼的领导就是瞿浩锦。

    最初,龚昭礼并非瞿浩锦的直接下属,他与瞿浩锦的接触也是从瞿浩锦担任d省省委***开始的。但两人属于同一个阵营,在大方向上一致。通过工作接触,龚昭礼对瞿浩锦很钦佩,自然而然的主动向瞿浩锦靠拢。去年敬秋仁退休,瞿浩锦逐渐接过了本派系台前大佬的“大旗”,肩负起协调派系一致行动的重大责任。

    也就是说现在的瞿浩锦在本派系所担任的角色,和严玉成在严柳系的地位相当。当然,号召力方面,暂时不如严玉成。

    眼看着柳俊预定的时间就快到了,龚昭礼终于决定,向瞿浩锦汇报。

    无论如何,事先汇报和事后汇报,区别是很大的。

    瞿浩锦听了这个情况,也略略感到有点意外。照说柳俊不该这样,不是故意让龚昭礼为难吗?身为省委***,何必如此“考验”下属?

    这不是工作,是私事。

    照一般人看来,柳俊有点给龚昭礼下套的意思。

    虽然这么说不是很好听,确实就是有那个味道,拿了个小布袋,等人家往里钻呢!

    依照瞿浩锦对柳俊的了解,纵算是***斗争,柳俊的手法也是“正大堂皇”的,譬如干部交流和党校培训这一招,就堂堂正正,尽管让很多人在心里咬牙切齿,台面上却无话可说。

    省委***管干部,这是柳俊在行使正当权力!

    “他又说要商量什么事吗?”

    瞿浩锦在电话那边问道。

    “柳***说,主要是商讨一下关于国际市场变化的应对之策。”

    龚昭礼将柳俊的原话原原本本转述给了瞿浩锦。

    “嗯。这个应该商讨一下,***局会议做了决议的。江口市是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市场化最成熟,与国际接轨也最深入。怎样应对好这场危机,确实很重要,你不可掉以轻心。这个事情应对好了,对国家,对江口,对你个人,都有好处。”

    瞿浩锦立即给了肯定的答复。

    龚昭礼暗暗舒了口气,连忙很恭谨地应诺下来,随即走出房间,吩咐秘书人员备车。到了车上,龚昭礼才开始回味瞿浩锦话里的意思,不由又暗暗吃了一惊。

    如此看来,老领导对于柳俊提出来的“国战”策略是赞同的。

    ***局会议的决议,龚昭礼拜读过了。***局会议上的具体情形,经过这几个月的“探听”,龚昭礼也有所了解。可以说,目前国家采取的经济方针,有很大一部分的思路来源于柳俊在***局会议上的发言。

    表面上,各省市都对***局决议和国务院的指示十分拥护,坚决贯彻落实。实际上内里不可能没有不同的意见和看法。

    龚昭礼本身,也是将信将疑。

    作为江口市的市委***,龚昭礼在经济建设上绝对不是外行。鉴于江口市开放型的经济模式,龚昭礼对于国际市场的变化是很关注的,也比较敏锐。根据欧美市场这几年的表现来看,确实出现了很严重的泡沫现象,在越来越虚幻的“地产经济”支撑的美丽外表之下,隐藏着深深的危机。但是这场危机是否真的会爆发,或者说是否真的会在近期内爆发,龚昭礼不敢肯定,他只是觉得可能会发生。欧美国家的经济实力是很强的,市场也很成熟,政府主导市场经济的经验非常丰富,在龚昭礼和其他很多人想来,对于市场存在的危机,欧美国家不会坐视不理。

    而柳俊或者说国务院的策略,却是以欧美国家必定爆发金融危机为基础来制定的。换句话说,这是一场“赌博”,甚至是一场“豪赌”。

    以一个尚未发生的事件作为整个国家经济政策的基石!

    赢了,固然会令柳俊威名大振,就此奠定党内的地位;如果万一所料不中,或者应对失策,造成了更大的损失和被动,柳俊就很麻烦。甚至于柳晋才和整个严柳系都有麻烦。

    每每想到这里,龚昭礼都在心中情不自禁地对柳俊的胆略和气魄表示佩服。

    那种勇往直前的锋锐之气,也许正是柳俊和其他同级别***最大的不同之处。原本这种“冲劲”只适用于“低层***”。如果柳俊仅仅只是一个县委***或者市委***,有这股冲劲,加上严柳系的照应,那是很好的,可以帮助他迅速脱颖而出。事实上柳俊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也正是如此运作的,效果非常明显。然而到了柳俊今天的地位,党和国家领导人身份,依旧“本色不改”,似乎就有点过了。上位者最重要的就是稳健啊!

    可是现在看来,也未必。

    至少老领导对柳俊的观点是支持的,刚才瞿浩锦的指示就非常的明白了。

    其他巨头和***局委员是否也对柳俊的策略完全赞同,龚昭礼不得而知。但从***局决议的内容来看,至少赞同的占了多数。

    或许这中间也有派系运作的结果,就算如此,那也是严柳系的意见占了上风。

    这些事情在脑海中高速运转之后,龚昭礼在心里定好了位!

    既然老领导都赞同,那么此事就必须认真对待,不能等闲视之,更不能掉以轻心,敷衍了事。

    一旦心理定位定好了,龚昭礼马上便平静下来,脸上露出了比较轻松的神情。对于他们这种高级官员来说,最难做的是决定而不是执行。只要事情的大方向定下来了,怎么执行不是大问题。

    燕都宾馆离秋水酒店的距离不远不近,两会期间,首都的交通秩序有很大的改善,车行甚速,很快就到了秋水酒店的门厅。

    龚昭礼甫一下车,周良臣立即迎了上来,微笑着向他问好。

    龚昭礼面带微笑,与周良臣握了握手。

    周良臣意外成为柳俊的秘书,令得d省官场跌落一地的眼镜。便有好事者将周良臣祖宗八代的履历和社会关系都查了个底掉,想要找到一点周良臣与新任省委***之间存在某种内在联系的“证据”,自然是无功而返。既然周良臣的祖宗八代都和柳***挨不上边,大家又另辟蹊径,从周良臣妻子一族的社会关系上入手“调查”,竟然还终于找到了“理论依据”。据说周良臣妻子的二舅家的三小子,也是在玉兰市工作的。至于具体在玉兰的那个部门,那就不得而知了。应该是经常能够接触到柳***的部门吧。

    对于这种无聊的“寻根”,龚昭礼自然不会去留意。

    当下在周良臣的引领之下,径直来到了秋水酒店的顶楼,缓步踏进了那个铺着厚厚明黄色地毯的宽敞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