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两千零九十四章 省委督察室主任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两千零九十四章省委督察室主任

    江口市秋水大酒店旗舰店。

    龚昭礼离去之后,柳俊并未急着休息,坐在沙发里,继续慢慢泡茶。

    周良臣没有得到柳俊的吩咐,也便不敢擅自退出,默默地站在那里等候柳俊的指示。

    稍顷,柳俊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微笑说道:“良臣,怀信就要过来了,你去门口迎接一下。他以前也在我身边工作过的。”

    其实后边这句话,柳俊没有必要解释。

    作为柳俊的第四任秘书,周良臣对于自己的三位前任,都有所了解。于怀信是柳俊的第二任秘书,如今是中组部干部二局的巡视员,此番是作为中组部副部长的随员前来d省公干,自然要来拜会老领导。

    “是,***!”

    周良臣压抑着心中的激动之情,疾步走到门口,正好见到于怀信从走廊那边走过来。

    “您好,于局!我是周良臣,柳***身边的工作人员。”

    周良臣忙即迎上前去,和于怀信握手,做了自我介绍。

    于怀信虽然前不久上了正厅级别,眼下却只是中组部干部二局的普通干部。不过周良臣自然要依照官场规矩,尊称于怀信为“于局”。

    “你好,良臣。早就听说过你了。”

    于怀信微笑着和周良臣握手,气度甚是沉稳。

    周良臣便暗暗感慨,这个追随柳***时间长的人,气度就是不一般。而且这么晚了,柳***还会接见,可见于怀信在柳俊心目中的份量是很重的。

    “于局太客气了,以后还要请于局多多指点。”

    周良臣客客气气地说道。

    于怀信点了点头,微笑说道:“追随***工作,其实没有什么诀窍,就是认真两个字。”

    尽管于怀信这是第一次与周良臣见面,却并不虚情假意,径直将自己的“心得”告知了周良臣。凡是在柳俊身边工作过比较长时间的人,均知道柳俊对秘书人员是十分看重的。柳俊的三任秘书,俱皆成长为栋梁之才,就是明证。

    料必柳***能选中这个周良臣,那就说明周良臣也是才堪大用的。

    周良臣一怔,随即十分诚恳地说道:“是,谢谢于局指点。于局,请!”

    “***!”

    于怀信走进套房,远远的就给柳俊鞠了一躬,声音却已有些哽咽。和柳俊有段日子不曾见面了,此时见到,于怀信心中甚是激动。

    柳俊微微一笑,并不起身,招了招手,说道:“怀信来了。过来坐吧。”

    “是。”

    于怀信疾步上前,在柳俊对面的沙发上落座,仔细打量柳俊,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眼神。

    柳俊笑道:“怎么,我老了吗?”

    论年纪,柳俊和于怀信相当。但在以往的工作之中,于怀信不但将柳俊当做领导,也在心中将柳俊当做兄长。

    “不,***一点都不老,还是那么精神抖擞。”

    于怀信发自内心地说道。

    “嗯,没老就好。”

    柳俊笑了起来,似乎很是轻松愉快。和于怀信分别良久,柳俊其实也是很想念的。

    于怀信见了茶几上的茶具,自然而然伸出手去,从柳俊手里将这个“工作”接了过来,给柳俊沏上了茶水。

    “怀信,在中组部工作两年多了吧?”

    柳俊喝了一口茶水,随口问道。

    “是的,***,两年多了。”

    于怀信忙即答道。柳俊担任a省省委***之后不久,于怀信便交卸了玉兰市委宣传部长的职务,前往中组部任职,至今差不多三年了。

    柳俊问道:“嗯,在中组部这段时间,都有些什么工作心得?”

    于怀信没有急着回答,想了想,说道:“部委的工作,和地方上最大的不同,就是看问题的视角不一样。以前在地方工作的时候,是从下往上看。现在是从上往下看。视角不同,看到的结果也不完全相同,处理的方式也有区别。”

    严格来说,于怀信这是一个“大而化之”的回答。不过看上去,柳俊似乎比较满意。这也是因为于怀信对柳俊的思维方式十分了解。柳***行事,历来是大气磅礴,自也不是真要听于怀信“喋喋不休”的说一些具体的心得。

    于怀信前不久由副巡视员提拔为巡视员,解决了正厅级待遇,算是正经百八的高级领导干部了。到了这个层级,柳俊对他的“考察”,自然也和当初不同。

    柳俊点点头,随手从身边拿起一份文件,递给于怀信,说道:“这是省委政研室新近给出的一个建议,你看看。”

    “是!”

    于怀信连忙双手接了过来。

    柳俊的师弟邵逸平,那个著名的“刺头”文人,成了d省省委政研室副主任,于怀信自然也是知道的。此事当时还造成了一定的“轰动”。尽管这不是一个“盛产”英雄的时代,但有胆有识有骨气的文人,也还不是绝无仅有的。也有一些“刺头”文人,成了某些报刊媒体的主笔,然而成为省委政研室副主任的,却独此一人,别无分号。

    于怀信还就此事与潘知仁、仇用之等几位好友在电话里探讨过,分析***此举的用意何在。大家一致认为,绝不是外间所言“保护”那么简单。到了柳俊如今的地位,以及在国内政坛的威望,真若只是为了保护邵逸平,完全不必如此“大动干戈”。

    说白了,要保护邵逸平,也就是柳俊一句话的事情。

    潘知仁认为,柳俊是想在身边放一个“诤臣”。

    对潘知仁这个分析,于怀信和仇用之均深以为然。柳***就不止一次地和他们说过——“国有诤臣不亡其国,家有诤子不败其家”。

    在身边放一个“诤臣”,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完全符合柳俊的执政风格。

    位置高了,权力大了,监督的问题就变得十分重要。

    柳俊从来也没有认为自己是一个圣人。

    柳俊所言的“建议”,是政研室以标准***的形式提出来的。文件的内容比较长,足足有七八页,好几千字。

    凡是在柳俊身边工作过的秘书人员,都养成了一个“做学问”的习惯,对任何材料都不马虎了事。故此就算是当着柳俊的面,于怀信也没有走马观花,而是看得十分认真仔细,速度自然也就快不起来。

    柳俊并不催促,点上了一支烟,慢慢往后靠进沙发。

    邵逸平在这份***上,提到中央和省里的一些政策在各县市执行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偏差。部分县市干部,并未将文件内容吃透,或者执行的时候,故意歪曲文件精神。所以落实的结果,不尽如人意,引起了部分群众的不满和反感。

    ***毫不客气地指出,这主要是因为d省的干部队伍,尤其是基层干部队伍良莠不齐,素质还有待提高。故而向省委建议,要加强干部队伍的整顿和建设,还给出了具体的整顿方案。

    看着这份如同“檄文”一般的***,于怀信暗暗吃惊。尽管早就知道柳俊是想要一个“诤臣”,但邵逸平这个“诤臣”的骨头也未免太硬了些。

    党委***管干部,乃是组织原则。邵逸平指责d省干部队伍素质不高,等于是直接在批评柳俊这位省委***“失职”了。

    “怎么样,有何感受?”

    眼见于怀信终于看完了***,柳俊便坐直了身子,微笑问道。

    于怀信笑了一下,说道:“胆子真大!”

    “呵呵,邵逸平本就不是怕事之人。”柳俊不由哈哈一笑,说道:“我这个师弟,别的不说,就是敢讲真话。”

    于怀信点了点头,感叹地说道:“邵博士固然风骨甚佳,令人敬佩,但也要***才能用他。”

    “嗯,现在看来,这个人用对了。政研室的工作,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事实也是如此。以往政研室做出的研究也好,搞的***也好,除了省委宣传部为了工作需要会比较重视,其他部门,实则是不怎么在意的。但是如今完全不一样了。柳俊好几次拿出邵逸平他们的***上常委会议讨论,就***上提出的问题,毫不客气地进行了问责。有几位地方首长和省直机关的领导遭到点名批评,d省的官员们谁还敢将政研室不当回事?

    “我觉得,逸平他们提的建议很有道理。干部队伍必须要整顿,工作作风必须要扭转。这个工作,在a省就进行得很好,樊志伟工作很得力。省委督察室的功能,必须发挥出来。”

    柳俊脸上的笑容逐渐隐去,正色说道。

    “是。”

    于怀信很恭谨地答道。

    柳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这样吧,怀信,你在中组部也工作两年多快三年了,该换换啦。不要在那里呆着了,到d省来,去省委督察室主持工作。”

    “是,***。”

    于怀信忙即挺直了身子,恭恭敬敬地应道,声音颇为激动。原也知道,柳俊让他去中组部,是起个锻炼的作用,终有一天会给他安排更加重要的工作。但这一天终于到来,于怀信还是忍不住心神激荡。

    大凡他们这些在柳俊身边走出去的人,谁不想回到***身边工作呢?

    “省委督察室的工作很重要,你要向樊志伟学习。想做好这个工作,没有别的诀窍,关键是要做到公正无私。无欲则刚嘛!”

    “是!”

    于怀信重重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