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两千一百零一章 高老的正式表态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两千一百零一章高老的正式表态

    柳俊到达高府时,高长宏亲自站在门口迎候。

    “柳***,新年好!”

    高长宏无论何时,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

    “高省长,新年好!”

    柳俊缓步上前,与高长宏握手寒暄。

    “柳***,请,家祖正在等候你的大驾。”

    柳俊微笑道:“高省长太客气了,惊扰高老静养,柳俊不胜惶恐。”

    高长宏微微一笑,引领柳俊进入客厅。

    高老爷子在一身灰色中山装外套了件黑色的呢子大衣,着装非常正式。尽管现在外边十分寒冷,客厅里暖气开得很足,高老爷子也不必穿得过于臃肿。不过在家里着装如此正式,毫无疑问是因为柳俊登门拜访的缘由。

    人老了,比较喜欢穿松软的衣服。

    柳俊一见高老爷子,便即加快了脚步,上前鞠躬问好:“高老,给您拜年了,祝您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呵呵,柳***客气。也祝你新年快乐,工作顺利。柳***,请坐!长宏,奉茶。”

    高老微笑答礼。

    其实高家自有服务人员急匆匆给柳***奉上热茶,高老爷子让高长宏奉茶,也就是一句客气话。不过高长宏还是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是”,又从服务人员手里接过茶水,亲自摆在柳俊面前。

    “谢谢。”

    柳俊客气了一句。

    高老爷子笑着说道:“柳***,很感谢啊。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

    柳俊微笑答道:“高老是革命前辈,国家元勋,深受全党全国人民的爱戴。柳俊一贯很仰慕的。”

    高老和高长宏的脸色,俱皆微微一凝。

    这样的评语,加诸高老身上,确是十分合适,没有丝毫夸大之处,但从柳俊嘴里当面说出来,自然又是不同。完全可以看做是一种***上的表态。柳俊代表着他身后的那个巨大***集团,正式向老高家或者说向整个高系伸出了橄榄枝。

    高老微笑点头。

    他同意接受柳俊的拜访,基本上就已经表明了态度。至少对柳俊这个“提议”并不反感。三年多前于向宏倒台,事实上昭示着一家独大的***格局已经完全打破,国内政局,有了一个全新的变化,几大集团之间的利益分配,一直在不断的调整之中。

    严柳系与明珠系并驾齐驱的态势基本成型,其他***集团也需要重新定位。高系选择与严柳系更加“友好”相处,十分正常。但此议由柳俊亲口提出,又有着更加特别的意义。

    随着老一辈元老的调零和上代领导人逐渐退休,这个巨大的***舞台,正在越来越多地展现出柳俊高长宏这批后起之秀的身影。数年或者十数年之后,这个舞台就将是他们的“主场”。

    到那个时候,高老或许已经驾鹤西去。

    今天,他不过是充当了一个“见证人”,见证了柳俊与高长宏之间确立更加紧密的友好关系。或许这种关系,会永远停留在友好阶段。这两位共和国最杰出的***新秀,彼此结盟的可能性不是很大。然而能够保持一种紧密的友好合作关系,对于双方的进步都是很有好处的。

    “柳***,听说南沙海域的金枪鱼捕捞渔场,已经顺利建立起来了?”

    高长宏微笑问道。

    “是啊,去年海洋研究所和地方渔业公司合作,在南沙海域探明了几处比较大的金枪鱼鱼讯,还有鱿鱼,数量很可观。省政府那边,魏宁生同志亲自关注,已经将这个事情敲定下来,正在组建深海捕捞船队,今年鱼讯时期,就能出海捕捞。”

    高长宏微微颔首。

    柳俊无论何时,只要是涉及到经济领域的工作,必定要将省政府和魏宁生推出来。短短两年时间,他能够将这个全国***格局最复杂的省份牢牢掌控在手中,威望之高,甚至超过了两位大能的前任钱建军和瞿浩锦,不是没有道理的。

    高长宏问道:“柳***,安朗国那边,对此事如何反应的?”

    柳俊淡然一笑,说道:“他们提出要共同开发,一起捕捞。不过省政府没有同意。我们的领海海域嘛。渔政部门已经决定派出渔政巡逻舰,定期巡视南沙海域,进行护渔活动。”

    高长宏也笑了。

    其实当初我们的承诺就是共同开发,安朗国释放扣押的“d渔028”号渔船和船员时,给出的正式官方声明,也是共同开发南海资源。时间刚刚过去几个月,到了柳俊这里,就变成“我们的领海海域”。估计安朗国方面,亦只能“敢怒不敢言”了。

    柳俊先生可不是“君子”,只会动口不会动手。如果安朗国方面再敢出幺蛾子,柳***不介意再给他们一下狠的。

    事实证明,只要方法正确,他们那些所谓的“后台老板”,未必就敢真正给他们出头。

    无论如何,真正要面对强大北方邻国的,还是安朗国自身。一旦发生“意外”,“后台老板”其实是很靠不住的。惹怒这个正在高速崛起的巨人,远在万里之外的“盟友”,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而且这个远水也未必就肯前来救近火。

    高老爷子微微笑道:“喂不饱的狼崽子,就该好好教训教训。”

    柳俊忙即朝高老爷子欠了欠身子,恭声答道:“是,谢谢高老教诲。”

    南海事件,很多元老均表示了高度关注,有支持的,也有质疑的。高老和整个高系,此前均未就此事发表过正式或者私下的意见。高老爷子现下算是明白表了态。加上高系这颗重量级的“砝码”,柳俊在国内政坛的强势地位,确定无疑。

    可以想见,高系将会在适当时候,将老爷子对此事的正式表态对外公布,原本就居于“劣势”的质疑之声,自然销声匿迹。

    接下来的谈话,就比较轻松了。三人都不再谈论敏感***话题,高老爷子询问了d省和江汉省地方上的一些施政措施。老爷子出身军伍,建国之后转为党务和行政工作,数十年治理政事的经验,非同小可。多数时候,是听两位后备发言,偶尔开口指点几句。往往令柳俊和高长宏觉得眼前一亮,受益匪浅。

    高老爷子尽管精神不错,毕竟已是百岁遐龄,谈话进行了大约半个小时,保健医生便出面“干涉”,很委婉地提醒柳***和高省长,老爷子需要休息了。

    柳俊便即起身,规规矩矩向老爷子告辞。

    高老破例站起身来,与柳俊握手道别,又对高长宏说道:“长宏,替我送柳***。”

    “是,爷爷。”

    高长宏恭声答应。

    “谢谢高老,谢谢高省长。”

    柳俊辞出门去,高长宏与他并肩出门,微笑问道:“柳***,还有其他安排吗?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去给总理拜个年。”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柳俊既然前来拜访了高老,正值新春佳节,高长宏理应回拜。

    柳俊微笑应道:“多谢高省长挂念。”

    “不客气。”

    当下柳俊和高长宏分别登上自己的小车,相跟着一前一后驶往大内。有柳俊亲自引路,却是无须事先报备了,大内卫士只是稍作检查登记,便予放行。

    “高省长,请。家父今天在家休息。”

    来到“春华园”,柳俊微笑伸手延客。

    高长宏笑道:“休息这个字眼,可是很少出现在总理身上啊。”

    柳俊微笑点头,轻轻叹息了一声。

    其实高长宏很清楚,柳晋才这是专程在家里等候自己。柳俊拜访高老爷子之后,这个回访是可以“预期”的。

    柳晋才对高长宏的能力和眼界,亦是十分欣赏的。

    国务院推出的许多重大举措,包括全面推行房市平稳发展,在江汉省均得到了很好的贯彻落实。对于部分政策中存在的可能偏差,高长宏也毫不避讳,随时向国务院领导提出自己的意见,自动自觉地恪守着自己高级干部的职责。在这位正宗红三代大员身上,体现出一种十分难能可贵的“实事求是”精神。

    在这一点上,高长宏与柳俊高度一致。

    或许,这也是他们能够走得比较近的主要原因。

    “总理好。祝您新年愉快,身体健康。”

    见到端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柳晋才,高长宏疾步上前,微微鞠躬,规规矩矩地问好。

    柳晋才站起身来,微笑着与高长宏握手:“谢谢长宏同志。也祝你新年愉快,万事如意……长宏同志,请坐。”

    “是,谢谢总理。”

    高长宏依言在柳晋才对面落座。这一回,是柳俊接过服务人员的茶水,亲手递给高长宏。

    “谢谢柳***。”

    高长宏又欠了欠身子。

    “长宏同志,高老和敬章同志,身体都很好吧?”

    待高长宏坐定,柳晋才微笑问道。

    高长宏再次欠了欠身子,恭恭敬敬地答道:“有劳总理挂怀,家祖和家父,身体都很好。”

    柳俊微笑道:“刚刚和老爷子聊了大半个小时,老爷子精神很矍铄,谈兴正浓,要不是保健医生‘干涉’,这会子可能还在聆听老爷子教诲呢。”

    “老一辈领袖人物是我们国家最宝贵的财富。高老身体健康,真乃国家之幸。”

    柳晋才频频点头,感叹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