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衙内(书号:65

重生之衙内 第两千一百一十章 雷霆之怒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两千一百一十章雷霆之怒

    广南市委办公大楼一号会议室内,***怒放,气氛肃穆。

    年轻的省委***高踞首位,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罗良华居于左侧,郭洪运居于右侧,广南市四大班子的所有在职领导悉数与会。这也是柳俊特别要求的。以往柳俊考察地方,一般不会搞这么大规模的汇报会,市委政府两套班子的主要负责人到齐也就是了。

    柳俊一直都坚持,考察也好,调研也好,主要是为了解决问题。假而空的东西,就不要弄了。

    这一回破例,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柳***……”

    郭洪运挺直了身子,眼望柳俊,请示道。

    通常来说,领导会先听取地方上的汇报。

    柳俊点了点头,眼神在会场扫视一周,缓缓说道:“同志们,我和良华部长今天过来,想要听一听有关饶凤山贿选案的情况。洪运同志,你先谈谈吧!”

    与会干部们顿时暗暗抽了一口凉气。

    原也知道,柳***此番考察,是以饶凤山案为主,但柳俊如此开门见山说了出来,依旧令大家十分紧张。听柳***之意,似乎此行就是专程前来“问罪”的!

    还请了罗良华陪同,问罪的意思更是特别明显。

    “是,柳***!”

    郭洪运吸了口气,打开面前的笔记本,开始做汇报。

    “柳***,罗部长,同志们,三文县出了饶凤山贿选案,出乎我们大家的意料。这个责任,首先在我们广南市委,在我郭洪运头上。我代表广南市委市政府,向柳***和省委作检讨……”

    郭洪运语气很沉重地说道,脸色也很沉重。

    大家看到,柳***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郭洪运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这么说,又有何处错了?柳俊莅任d省将近三年,大家对他的工作作风基本上都有所了解了。郭洪运已经尽量简化了开场白,将柳***斥之为“假大空”的东西全部省略。不料柳***还是皱起了眉头。

    看来柳***对此事着实是十分不满了。

    接下来,郭洪运便更加简化语言,实事求是地反映了饶凤山贿选案的前因后果,能够不用的“定语”,尽量省略,前前后后只花了半个小时左右,就结束了发言,眼望柳俊,等他示下。

    “同志们,根据省委督察室和省纪委的初步调查,饶凤山这个人,就是个坏分子。多年来在三文县横行霸道,欺压同志,威胁群众,贪污受贿,无恶不作。不要说离一个合格的党员干部标准相差甚远,就是以一个守法市民的标准来衡量,也是完全不合格的。”

    略事沉默之后,柳俊缓缓开言道,神情甚是严肃。

    “就是这么一个带着***性质的坏家伙,却长期窃据领导岗位,先后担任过三文县安监局长、三文镇党委***等重要职务。请问在此之前,对于饶凤山的所作所为,就没有任何察觉吗?我不相信!一个人横行不法这么多年,能够将自己的种种不法行为都很好的掩饰起来。我们广南市委、三文县委的领导们,会对此毫无察觉……失职!同志们,这是典型的失职!”

    柳俊的声音略略高亢了几分。

    与会成员俱皆浑身一震,情不自禁地再次挺直了身子。

    市委副***毛义方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双目低垂,脸色灰白,仔细观察的话,还能看到他的嘴角在神经质地微微***。

    饶凤山案,如果要追究领导责任,他头一个跑不掉。

    “从饶凤山案里,暴露出好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对于干部的选拔和监督,尤其是对于基层干部的选拔监督,完全没有到位。饶凤山是那种典型的问题干部,是典型的越有问题越提拔的例子。三文县委、县委组织部,以及广南市委和市委组织部,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毛义方同志……”

    柳俊忽然点了毛义方的名。

    “到!”

    毛义方猝不及防,高声应答了一句,急匆匆的站起身来。

    此时此刻,会议室里每个人均是屏息静气,半点声响都不敢发出来,毛义方这一声应答,就显得格外“响亮”,将大家都吓了一跳。

    柳俊双眼炯炯的望着他,缓缓说道:“你是分管组织人事工作的市委副***,干部考察和监督工作,是你的正管。对于饶凤山的问题,你没有丝毫察觉吗?”

    “是,柳***,这是我的工作失误,我……我向您做深刻检讨!请……请省委处分我……”

    毛义方翕动着嘴唇,艰难无比地说道,双眼不敢望向柳俊,却又不敢望向其他的地方,神情极其尴尬。

    “处分是必然的。我们每个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都要对自己的工作负责。你负责的工作出了问题,就应该承担责任。”

    柳俊沉声说道。

    “是,柳***……”

    毛义方的身子轻轻晃了一晃,额头上冷汗汨汨而下。

    不少人望向毛义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怜悯之意。毛义方年纪轻轻就上到了副厅级别,又是王秉和的亲信,原本是前程无量的干部。到任广南之后,行事比较低调,谨守官场规则,与同志们的关系处得还算不错,大家对他并没有特别的反感。原以为饶凤山案固然会对他造成一定的影响,也不至于有多严重。毕竟饶凤山不是在他手里提拔起来的,毛义方只是***他出任三文县常务副县长而已。饶凤山以前干的那些混账事情,也算不到毛义方的头上。

    但现在看来,大家都想错了。

    柳俊明显没有“重重拿起轻轻放下”的意思,貌似要对此事一抓到底。

    一个颇有前途的少壮派干部,估计要就此沉沦了。

    “你先坐下吧。”

    柳俊又望了毛义方一眼,淡然说道。

    “是!”

    毛义方直挺挺的坐了下去。

    “同志们,饶凤山案暴露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在我们的某些局部,比如说三文县,歪风邪气占据了上风,坚持***的干部群众遭到一再的打击报复。这种情形,决不能等闲视之。一个这样的坏分子,横行多年,不但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反倒不断提拔晋升,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的很多干部,丧失了应有的党性原则,丧失了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的勇气。这其中,就包括三文县的主要领导干部。根据调查,饶凤山在担任县安监局副局长的时候,竟然一连挤走了两任局长。在这个过程中,三文县委县政府没有任何动作,听之任之,坐视不理。我们这些同志,到底在害怕什么?堂堂一级组织,县委县政府,竟然会害怕一个***性质的干部,简直是笑话。”

    柳俊说着,语调严厉起来,眼里放射出愤怒的光芒。

    “郭洪运同志,韩克昌同志,由此可见,你们广南市委市政府,对于三文县班子的配置,也是有欠考虑的。你们给三文县配了什么样的领头人?一点骨气都没有!”

    柳俊此言一出,所有人均浑身一震,神情骇然。

    看来大家还是低估了此事的“杀伤力”。

    柳***是出离的愤怒了!

    “这个案子,不能简单了结。必须要深挖细查。我倒是想要知道,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一个饶凤山在三文县横行霸道的时候,为什么全县的领导干部,都选择了沉默。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牵扯?是害怕打击报复,还是同流合污。必须要查清楚了!不查清楚,是交代不过去的。三文县的干部群众,会对我们的组织失去信心。同志们,这个是很严重的问题,必须要认真面对。”

    “是,柳***。我们一定坚决执行您的指示,深挖细查,把所有问题都找出来……”

    郭洪运挺直了身子,沉声答道。

    “对!就是要把所有问题都找出来,条分缕析,好好的研究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情况发生……当然,任何问题都要一分为二地看,辩证地看。三文县的绝大部分干部群众,还是好的,富有***感。公示期间,很多人反映饶凤山的问题,和他的***行为做坚决的斗争。饶凤山之所以贿选,也说明他很害怕群众的力量,知道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知道自己的行为,过不了***选举那一关。这就更加说明问题了。唯其如此,饶凤山的行为才更加不可饶恕。他不但在三文县横行霸道,还试图把自己凌驾于全体干部群众之上,妄想永远不受追究。这样一个坏家伙,必须要严惩不贷!”

    柳俊举起右手,一挥而下,语气十分坚定地说道。

    “是,柳***,我们一定对饶凤山严惩不贷!”

    这一回,郭洪运倒是回答得极其干净利索。在这一点上,郭洪运与柳俊是完全一致的。就算柳俊不做这个指示,郭洪运也饶不了饶凤山。

    柳俊点了点头,说道:“同志们,饶凤山本身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处理这样一个坏分子,并不费力。关键在于,我们不能再提供这样的土壤,搞出第二个,第三个饶凤山来。这个,才是我们大家必须时时刻刻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