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调教仙子(书号:67

调教仙子 514 洗劫

作者:长生剑
    飞龙车给封道临开走,去接应李嫣然她们了。

    陆羽等人步行前往龚氏车马行。

    有城主和他身后的十八尊冷面煞神作陪,所到之处人神皆空,关门闭户,清场效果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

    不过,不管是陆羽还是城主,谁都没有把这种情况放在眼里,此刻,城主的表情极为纠结:“陆羽,你这是即毁我的名声,又断我的后路啊!”

    “你在说笑话吗?”陆羽白了他一眼,促狭的道,“你现在还有后路吗?你这个仙庭的叛徒早晚会尽人皆知,哪还有名声可言?还不如趁着你有点名声的时候,捞点实实在在的好处。”

    城主老脸一红,汗颜道:“你没必要说的这么直接吧!”

    “不说的直接点,能揭开你们这些道貌盎然的伪君子的脸孔吗?”陆羽哼了一声,“还有封道临那一群反/政府武装,都走到人们的对立面了,竟然还跟我讲什么民心,你说可笑不可笑?怪不得罗尼教被仙庭压的喘不过气来呢!”

    城主无语,他现在就已经被陆羽说的喘不过气来了,如果他现在不是和陆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而且以后还想借陆羽的势,早就调头离开了,他可是堂堂的青龙城城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挤兑。

    有城主带头,龚氏车马行的护卫哪敢拦截,早有人通知了车马行的管事,把陆羽等人迎进了客厅。

    陆羽的恶名如今在青龙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避之唯恐不及的瘟神,躲都来不及,现在竟然被主动找上门来了,车马行的总管事龚长龄的脸都绿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龚氏车马行是仙庭御马监的主要供货商之一,长期和仙庭打交道,自然有他的内幕消息,城主叛变的事情早有耳闻,如今,城主和罗尼教那神通莫测的陆羽一起找上门来,他基本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打又打不过,和他们太过亲近又会引起仙庭的误会,龚长龄现在是左右为难。

    陆羽和封道临等人的接触,差不多让大部分人把他当成了罗尼教的人。

    但是,躲着不见也不行,龚长龄在心中咒骂了几声,硬着头皮迎了出来,片刻间,笑容已经堆满了他的面孔,他看到城主,长揖到地:“不知城主大人大驾光临,长龄有失远迎,还请城主大人恕罪。”

    他已经打定主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把他们先打发走了再从长计议。

    至于动武,龚长龄从没有考虑过,虽然龚氏车马行在青龙城内数一数二,没人敢惹,但是也要分对象,无论是城主还是能够打伤勾陈的陆羽,显然都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存在。

    勾陈大帝重伤的原因没有人知道,勾陈大帝自然也不会把他的糗事大肆宣扬,所以,以讹传讹,陆羽也就被传成了神通比勾陈还要厉害的牛掰人物,而曾经的城主也追随在他了身边,间接的也证明了这个说法。

    “无妨!”城主摆摆手,淡淡看了龚长龄一眼。

    “不知城主大人来小店有什么要紧事?”龚长龄小心翼翼的看了陆羽一眼,问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陆羽实在腻歪了他们这种虚情假意的对话,他时间紧迫,可不能浪费在这里,便打断了他们道,“找你们来借几辆车。”

    “好说,好说!城主大人看上什么样的飞龙车,尽管开走,我做主送给城主大人了。”龚长龄暗暗的松了口气。

    车马行内不缺的就是车了,能用几辆车把他们打发走,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他们也就这几个人,就算是飞龙车又能开走几辆?

    龚长龄把心放到了肚子里,不过,他还是多了个心眼,没和陆羽答话,依旧对着城主说道,这样事后有人追究起来也能有个推脱。

    “送给我们?”陆羽一愣,笑了,“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反悔啊!”

    陆羽不怀好意的笑容龚长龄脸色一变,猛然想起了后院停着的那辆准备送给勾陈大帝的豪华飞龙车,心中不禁咯噔一声,他们该不会打那辆车的主意吧!

    他越想越有可能,现如今,眼前的人和勾陈大帝分明势同水火,过来把勾陈大帝的飞龙车弄走,简直太有可能了!

    该死的!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自以为明白了陆羽和城主的打算之后,龚长龄心中别提多腻歪了,他郁闷不已,早只如此,刚才就该把那辆车调走啊,这要是被勾陈大帝知道了,他的脸面该往哪里放?

    如果勾陈大帝丢了脸面,他们小小的车马行又岂能承受的住勾陈大帝的怒火!

    偏偏现在找人去把那辆车开走也不可能了!

    左思右想,没有破解的办法,龚长龄叹息了一声:“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龚氏车马行内别的没有,飞龙车还是送的起的。”事到临头,他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先过去眼前这一关再说吧!以后勾陈大帝如果追究起来,尽可能的把责任推给城主就是,反正他一个小小的车马行管事两边都惹不起!

    陆羽眼珠一转,拱手笑了:“那就多谢龚主管了,敖芙,我们去拿车,总不能辜负了龚主管一番好意。”

    “请!”龚长岭硬生生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个干涉的笑容,躬身道。

    城主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一路跟着陆羽等人走向了停靠车马的广场,暗自神伤不已,没想到他堂堂的一城之主现在竟也沦落到仗势压人的地步了!

    车马行的广场上,飞龙车,飞马车停放的整整齐齐,有专职人员的看守和照料,这个关键的是偶户,也没人挑选购买车辆,广场上冷冷清清的,一点不复白天的繁华。

    “城主大人,尽管挑选!”龚长龄偷偷的瞟了眼专门停放在一边的飞龙车,叹息了一声,干笑着道。

    “敖芙,既然龚主管都说了,我们还客气什么,能拿多少拿多少!”陆羽忍住心中的笑意,看着龚长龄,吩咐敖芙道。

    “好嘞!”敖芙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龚长龄,也没见她有什么动作,刚才还停放的满满当当的广场上,眨眼间空无一物,别说勾陈大帝的礼物飞龙车,就是最低档的飞马车,也一辆不剩,只留下了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护卫和仆从们!

    敖芙出手,寸草不留。

    噗通!

    龚长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煞白,木呆呆的看着陆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本来都以为自己猜对了陆羽的打算,没想到还是格局太小了啊!

    这是要他的命啊!

    一下子损失这么多的车马,其中甚至还有许多要上缴给御马监的战车,龚氏车马行也承担不起这样的损失啊!

    和这些车马比起来,勾陈大帝专用的那辆车算个屁啊!可偏偏这些车马还是他张口送出去的,如今连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

    可是他怎么又能想到,天底下真有人可以装得下如此多的车马啊!怕是须弥芥子空间才有这样的能力吧!

    等等!须弥芥子空间?龚长龄一下子淡定了下来,须弥芥子空间可是顶尖人物才会的神通啊!有如此神通的人,哪是他能招惹的起的!

    怪不得连勾陈大帝也吃了亏!这回没有事了,只管如实汇报上去就是,哪怕掌门人恐怕也不愿意招惹这样的强人吧!只希望掌门人能念在多年的苦劳上,饶他一回吧!龚长龄暗自叹息一声,彻底放轻松,他偷看着若无其事的敖芙,擦了头上的冷汗,还好他见机的早,不然的话,怕是现在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有这样的神通,强抢他一个车马行,根本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对方还能如此心平气和的和他商量,已经给了他十足的面子,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多谢龚主事了!”陆羽恶趣味的继续冲龚长龄拱手,揭开了他的伤口在上面撒盐。

    “不客气。”龚长龄脸上的肌肉抽搐,笑的比哭还难看。

    陆羽笑笑,不再刺激他:“这么晚叨扰龚主管,实在不好意思,不如我们先告辞,日后再来表达谢意!”

    以后还来?

    龚长龄腿一软,差点又瘫坐在地上,他擦着额头的汗水:“客气了!卑职送城主。”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把陆羽等人送走,连基本的挽留都不做了,他真怕再多留他们一会儿,会被刺激到走火入魔而死。

    从车马行出来。

    城主看向了敖芙,笑道:“敖小姐好手段,须弥芥子的法术果真令人叹为观止啊!”其实,刚才他也被陆羽的大手笔吓了一跳,但紧接着他就淡然了,他现在全都指望着陆羽呢,陆羽身边的人手段越高,他不应该更高兴吗!

    敖芙轻轻扫了他一眼,并不多说话。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城主不以为意,接着问。

    “挨着来!”腰包丰满,陆羽尝到了不劳而获的甜头,眼放精光,豪迈的一指沿街的高档店铺,“丹药、功法,兵器,药材我们统统都需要,既然要抢,就抢个痛快。”

    城主愣住,继而为青龙城内商户的命运默哀起来,他暗自叹息了一声,青龙城果真流年不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