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书号:81

神藏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师级

作者:打眼
    如果不是亲眼的见,谁都无法相信,方逸的那双手竟然如此的灵巧,一把普通的刻刀在他手上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不断的在那块籽料上游走着,每次接触,都会散落下一些玉石的碎屑。喜欢网就上。

    等到方逸在马鼻上打过孔后,又用刻刀修饰了一下,整个印章就算是完成的七七八八了,剩下就是在印章上镌刻文字了,这也是一枚印章好坏的重要标志,在刻字之前,方逸将整枚印章放在了水里清洗了一下。

    “真没看出来,你小子竟然有这样的手艺……”

    看着水中那晶莹润泽的印章,余宣的眼睛都快放出光来了,那仰天长嘶的马头活灵活现,方逸雕出来的钮饰让他非常的满意,在余宣看来,方逸的雕玉工艺,比之古代一些匠师的工艺怕是都不遑多让。

    “我那里也收藏了不少印章石,等有空的时候你也帮我再做几枚……”

    看着水中的印章,余宣是越看越喜欢,因为方逸的手法虽然是野路子,但也正是如此,他的雕工少了一些桎梏,看上去天马行空,多了一些自然的粗犷,但细腻处比之那些大师级别的又毫不逊色。

    余宣玩杂项玩了一辈子,但他也从来没有见过方逸这样的雕工风格,余宣相信,只要方逸愿意对外接活,估计他们家立刻就会门庭若市,前来求印章的人就能挤破方逸家的门槛。

    “成,余老您回头让人送过来就行……”

    方逸说着话,将水中的印章拿了起来,用干布很仔细的擦干净之后,拿着顾军山招来的一支毛笔,在印章的平面上写上了“余子昂印”四个篆字。

    “好字!”将脑袋几乎凑到印章前的余宣,口中赞了一声好,且不说方逸的书法,就是在四个篆字,错非是对其有研究的人。一般都是写不出来的。

    “方逸,你用什么手法刻字?”

    看到方逸换了一把刻刀,余宣心里居然有些紧张起来,因为这块籽料雕琢的印章到现在为止都很完美。余宣生怕方逸在最后刻字的时候功亏一篑。

    “什么手法?直接刻就是了……”

    方逸有些奇怪的看了余宣一眼,老道士教他在石头上镌刻文字的时候,可是没讲过什么手法,都是拿着刻刀就直接开练了,要不方逸怎么说自己是野路子出身呢。

    “得。你当我没问,自己怎么顺手怎么来吧,真不知道你那师父是怎么教出来的你?”

    听到方逸的话后,余宣不由苦笑了一声,他听孙连达说过方逸的来历,在见到方逸显露出来的这一手之后,余宣对方逸那神秘的师父也是好奇不已了。

    “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方逸笑着回了一句之后,就收敛起了心神,他镌刻文字向来都是一气呵成。要在小小的印章上镌刻出那么多的笔画条纹,对于方逸而言也是一个考验,容不得丝毫的分心。

    深深的吸了口气,用左手固定印章,右手快速的动作了起来,纤细的刻刀沿着方逸用毛笔写好的字样一泻千里,数十个笔画只有在方逸换字的时候才会抬起刻刀,继续去镌刻下一个字。

    不过在围观的这些人看来,方逸下刀就像是没有丝毫的停顿一般,一个个人均是屏住了呼吸。生怕一个不慎闹出动静来,惊扰了方逸使其前功尽弃。

    “好了,清洗完再修饰一下就算是完工了……”

    也就是短短的一两分钟,方逸长吁了一口气。将刻刀和印章分离开来,只不过那印章的表面全都被玉石碎屑给覆盖住了,旁人无法看清上面的字体。

    此时的方逸,额头上也出现了汗水,要知道,镌刻这四个字。比之他刚才雕琢钮饰要更加消耗心神,因为篆体字和现在的简体字不同,它的笔画不是直来直去的,在展现出篆体字的古朴之余,还要有种柔美的感觉才行。

    所以这短短的一分多钟,方逸不但要将心神全都集中在印章上,更是要用真气控制住双手的动作,因为只要有一点走形,镌刻错一个笔画,那整个印章就算是废掉了。

    “孙老哥,你……你看出方逸用的是什么手法了吗?”

    看到方逸这一气呵成的动作,余宣的神情有些激动,连声说道:“什么叫冲刀?这才是冲刀,那些所谓的大师一刀镌刻下来断断续续的,那也能叫冲刀吗?”

    “冲刀?什么意思?”调整了一下呼吸的方逸闻言抬起头来,他的确没听过这个名词。

    “方逸,看来以后我还是要多教你些理论上的东西……”

    听到弟子的话,孙连达不由苦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印章的镌刻工艺,分为冲刀和切刀两种,冲刀就是你刚才所用的刀法,一刀下去一气呵成,中间少有停顿,只是这种刀法很少人去用,因为难度太大了……

    而切刀则是在镌刻的过程中,比较谨慎,通常是用短程碎刀连续切成,基本上是每个笔画都要停顿一下,犹如书法中的涩笔,但却是能表现出遒劲凝炼、厚实稳健的气象来……”

    “老师,我还真不知道这冲刀和切刀……”

    方逸闻言摸了摸脑袋,他最初练习镌刻的时候,也没有现在的速度,只是时间长了才练出来的,不过方逸下刀虽然很快,但切刀中的那种遒劲凝炼,在他的刀法里却是也能体现出来。

    “不知道不要紧,能做出东西来那才是真本事……”

    在孙连达给方逸讲解冲刀和切刀的区别时,余宣已经将印章的文字部分给清洗干净了,看着那上面不怎么明显的几个字,余宣的眼睛都快放出光来了。

    “快点,方逸,快点把边上处理一下……”余宣将印章塞到方逸的手上,回头对顾军山说道:“顾总,找点印泥过来,要最好的那种……”

    此时的余宣,就像是小孩子见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恨不得马上蘸了印泥在纸上显现出自己的名字来。

    “余老,您不用抛光过后再上印泥?”

    听到余宣的话,方逸愣了一下,因为玉石这东西,做出来之后都是要抛光的,只有抛光后的玉石才能呈现出那种晶莹润滑的光泽,就像是方逸现在手上的这枚印章,经过抛光再看,绝对要提升好几个档次。

    不过抛那就不光方逸的事情了,在玉雕行里,雕刻和抛光看似一体,实际上却是分开的,一个好的抛光师傅,有时候比大师级的玉雕工匠还难找。

    “不用抛光了……”

    余宣摇了摇头,说道;“其实人的手,就和抛光所用的四五千目的砂纸差不多,只要经常用手来把玩,玉石出来的效果不会比抛光之后的差,这东西我随身带着,以后多玩玩就行了……”

    其实玉石抛光,在通常情况下都是玉器成型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只不过刚才余宣在清洗印章的时候,发现印章通体十分润滑,并没有一般玉石雕刻出来之后的涩感,所以余宣才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

    “余老师,印泥找来了,这可是最好的八宝印泥,您看看合用不?”顾军山拿着一盒印泥急匆匆的回到了会议室,他也想看看方逸最后镌刻出的文字,究竟是给这枚印章锦上添花了,还是一个败笔?

    “嗯,八宝印泥,还不错,能配得上这枚印章……”

    作为印章的主要组成部分,印泥的品质无疑也是很重要的,顾军山拿来的这八宝印泥的主料是朱砂,看上去色泽朱红,鲜艳夺目,余宣闻了味道之后点了点头,用双手捏住了印章,将其底部按在了印泥上。

    “方逸,你这用的是小篆?”

    将印章用力的在纸上按了按,等余宣拿起印章后,四个色泽艳红,笔划圆转流畅的篆体字跃然纸上,却是不偏不倚,刚好就在印章的中间位置。

    “嗯,用的是小篆……”方逸点了点头,说道:“本来想用大篆的,不过大篆没有小篆规整,余老您不满意?”

    “满意,满意……”余宣忙不迭的点着头,忽然醒悟了过来,眼睛看向了方逸,开口问道:“方逸,你还会大篆?会大篆里的哪几种文字呢?”

    小篆是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形成的文字,是在大篆的基础上构成的,而大篆则又被称之为古字,包含了甲骨文,金文籀文和当时的六国文字,要远比小篆复杂的多。

    “甲骨文和金文都懂一点……”

    方逸随口答道,他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师父手上就曾经有一块甲骨,只是后来不知道被老道士弄到什么地方了,方逸长大之后再也没有见过。

    “你那位师父,是个很不简单的人物啊……”

    听到方逸的话后,余宣不由叹了口气,要知道,甲骨文和金文一直到现在,都是古文字学家的研究对象,里面有很多象形文字还都没能找到相对应的文字。

    更重要的是,现在专门研究这些古文字的老教授是越来越少了,所以方逸虽然说自己只懂得一点,但是放在大学里,恐怕都能当个讲师,更不用说方逸的师父了,那绝对是大师级的专家。

    在见识了方逸雕玉的手艺之后,余宣对他的话再无怀疑,只不过他这会的心情和之前刚认识方逸时的孙连达一样,都以无法见到方逸的师父为憾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