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书号:81

神藏 第一百八十九章 阿宝的发家史

作者:打眼
    “阿宝,你小子才是每次必到呢”

    看到阿宝,老顾顿时笑了起来,说道:“上次在老李那边,我赌输给你了,这次咱们倒是看看谁的眼光更厉害,我可是听说了,阿明这次一共找了六棵树,咱们可以好好的比一下了”

    老顾大概四十出头的年龄,身材比较胖,一笑起来那双眼睛眯缝的都快看不到了,和阿宝打了找招呼之后,笑眯眯的说道:“哥几个都别和我抢啊,今儿我非赌个粗格出来不行”

    黄花梨赌树,赌的就是树干里面所能用的料材,在他们这些人口里被称之为格,不管多粗的黄花梨树,只有里面的格才能用作打家具或者制作别的东西。

    “今儿可不是我赌”

    阿宝笑着摇了摇头,将赵洪涛等人让了出来,说道:“这几位是来自苏省金陵的朋友,老顾,今儿可不是我和你争啊,到时候赌输了可别给我摆脸子看”

    “哎呦,有朋友来啊”

    老顾闻言愣了一下,不过马上笑了起来,说道:“阿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赌树纯粹就是玩,输赢都无所谓的,咱们今儿打个友谊赛,赢的人下山请吃饭怎么样对了,这几位也都不是做黄花梨生意的,就算赌出格来,树也会卖给你们的”

    树如網址:.关看嘴心章节

    老顾给阿宝介绍了那几个跟着他一起来的朋友,这几个人并不是琼省人,而是老顾的生意伙伴,正好有事情和老顾谈,这次是专门来跟老顾见识下传说中的赌树的。

    “老顾,请吃饭没问题,但对赌我可做不了主”阿宝看向了满军等人,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今儿他就是帮满军忙来接待赵洪涛的,不会参与到赌树当中。

    满军也是场面人,当下哈哈一笑,开口说道:“顾老板是爽快人,今天赌树不管谁输谁赢,回头下山都是我来请客”

    “好,我那里还有个泡了三年的药酒,今儿就让几位贵客尝尝”听到满军的话,老顾也是笑了起来,一拍手掌,说道:“阿明,快点带我们去看树去,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好,几位请,树在后院了”

    阿明点了点头,带头走在了前面,来到后院众人才发现,阿明所说的后院,其实就是很大的一片山坡,只是被他用木头做的篱笆给围了起来,面积足有好几亩,里面还种了一些青菜。

    “阿明,你这后院简直就是后山啊”满军有些羡慕的说道:“还是住在山里好,城里的房子都像是鸽子笼似的,哪里有这么大的面积呀”

    “满老板,其实山里挺好的,就是有些不方便罢了”阿明憨厚的笑了笑,印着众人来到了一个茅草搭起来的草棚前面站住了脚,而几棵长约六七米的黄花梨树,此刻就在草棚的下面。

    这几棵树上的枝叶基本上都被砍掉了,但是从树根到树干的位置,却是没有丝毫的损伤,从外表是看不出丝毫端倪的,谁也不知道这几棵黄花梨树里面会有多粗可以使用的料材。

    “阿明,这次不错啊,竟然找到了六棵树”

    见到草棚底下的那几棵黄花梨树,老顾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虽然很想马上就冲过去查验,但还是转过身对满军和赵洪涛说道:“满老板,赵老板,要不你们先看看”

    “顾老板,俗话说客随主便,今儿你是主人,当然你们先看了”

    满军笑着打了个哈哈,赌树这东西不是说谁先看就能赌出格来的,最终还是要比眼光拼财力,而且一共有六棵树,老顾一人也看不过来,倒是不如卖个好了。

    “哈哈,满老板敞亮,看样子晚上我得把那瓶泡了八年的老酒给拿出来了”

    老顾是个很痴迷赌树的人,这会早就心里痒痒的难受了,刚才能相让一句就不错了,听到满军让他先看,当下就跑到一棵黄花梨树前蹲下了身子。

    “这人挺有意思的,他是做什么生意的”看到老顾的样子,赵洪涛不由笑了起来,低声向阿宝问了一句。

    “老顾是做五金建材生意的,他八十年代就开始做了,在鹿城那边开有好几家分店,算是我们镇子上的首富,别看他大大咧咧的,其实为人很好的”

    虽然阿宝一口一个老顾喊着,但对老顾却是很尊重,因为阿宝做黄花梨还有山中特产的生意,说起来还是老顾给带入行的呢。

    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当时阿宝高中刚毕业没什么事情做,于是就在老顾店里帮忙,老顾看着他为人挺机灵的,出门也喜欢带上阿宝,由于老顾从那会起就开始玩木头,所以阿宝跟着他学到了不少有关于黄花梨和沉香的知识。

    不过在九十年代初期和中期的时候,黄花梨并不值什么钱,并没有形成像现在这样的产业链,自然也没有什么赌树一说,所以老顾只是业余玩玩,反倒是他的五金建材生意越做越大,整天都要往外省跑,是以只能偶尔才去山里找些黄花梨做点东西玩。

    阿宝跟着老顾干了几年之后,就去了鹿城的一个旅游景点打工了,在景点工作的时候阿宝发现,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都很喜欢购买一些岛上特产所制作的小玩意,就像是椰子饰品和黄花梨手串。

    那会已经对黄花梨颇有研究的阿宝知道,景点所卖的这些所谓的黄花梨手串,其实都不是海南黄花梨木头做的,讲究一点的商人还会用越黄来替代,但有些不讲究的,更是随便找点木头做成珠子就当成黄花梨卖了。

    阿宝是个聪明人,在景点工作了只有一年,他就弄明白了售卖这些旅游纪念品的运作方式,于是阿宝辞职回到了家乡,找到了同样是刚刚从外地打工回来的阿明。

    阿宝让阿明上山帮他寻找真正的海黄,找到之后阿宝就会出钱买下来,然后自己将其加工成珠子,或者送到海口找人帮他雕琢成摆件一类的工艺品。

    最后阿宝则是利用他在鹿城打工时结下的关系,将这些珠子和工艺品送到了旅游景点专门售卖纪念品的柜台里销售,由于阿宝卖的是真正的海黄工艺品,所以售价很高,倒是不虞和那些地头蛇们发生冲突。

    最初阿宝的生意并不是很好,往往一个星期都卖不出去一件,但是随着人们生活品质的提高,懂行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到了九十年代末期的时候,阿宝的海黄工艺品,已经占据了鹿城各个旅游景点。

    俗话说饮水思源,对于当年带他接触黄花梨的老顾,阿宝还是十分尊重的,而老顾现在最痴迷的赌树,却是阿宝带他入的行,到了现在两人也说不清谁是谁的师父了。

    “阿宝,等会你要帮我看看这些树啊”满军和阿宝闲聊的时候,赵洪涛也蹲在距离老顾比较远的地方看起了地上的黄花梨。

    只是赵洪涛发现,这些带着树皮枝干齐全的黄花梨树,和他所见过的那行精美的黄花梨工艺品完全不同,如果不知道的话,赵洪涛根本就想象不到那些黄花梨的工艺品是出自这些树木之中。

    赵洪涛通过经验所掌握的那些有关于黄花梨的鉴别知识,在这里是一点作用都没了,话说隔着这树皮连里面是否有格都看不到,又哪里能通过黄花梨的皮纹去鉴定它的真假呢。

    至于黄花梨从别人口中听到的赌树的所谓诀窍,在见到这些黄花梨树之后,也是派不上什么用场了,在赵洪涛的眼中,这几棵树除了长短粗细有些不一样之外,其余的似乎完全没有什么分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