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书号:81

神藏 第一百九十三章 赌树(四)

作者:打眼
    “这棵树算是废掉了”老顾拿出了一个卡尺,量了一下树根处心材的尺寸,放下卡尺后,脸上不由露出了苦笑。

    三四十公分粗细的树干,心材的直径只有三公分粗,虽说比筷子要粗一点,但也是不堪大用的,充其量只能做些珠子,而且尺寸最多也只能达到2.0了。

    “老顾,树根的料子不多,树干说不定不一样呢”见到老顾一脸沮丧的表情,他的一个朋友开口说道,这人不怎么懂得赌树,还以为树干和树根所含的心材是不一样的呢。

    “老刘,树干里的格只会越来越细,粗不过树根的”老顾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了旁边的阿明一眼,说道:“阿明,把这棵树都给我锯开吧,一米锯一段,分成个六七段的样子”

    玩了那么多年的黄花梨,老顾现在已经可以断定这棵树自己赌输了,不过如果树干里的心材品质要是能好一点的话,这棵树所出的格也可以打制出五六串珠子来,多少也能弥补点损失。

    “老顾,这棵树的表现不怎么样”

    当阿明锯开了整棵树的树干之后,他也是有些无语,原本树根处出的格就很细了,谁知道树干上的格更细,到了最后两米的时候真的只有筷子粗细了,看的老顾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栢镀意下嘿眼哥关看嘴心章节

    “妈的,能打出来两串珠子就不错了”看着被分成了一段段的树干,老顾这会是欲哭无泪,这棵一万多块钱买的黄花梨树可以说是一文不值。

    “阿宝,这棵树一千块钱给你,要不要啊”老顾转脸看向了阿宝,虽然出的格是油梨的,但就这么一点料子,老顾都懒得将树的外皮剥开去取里面的心材了。

    “行,老顾,我要了”阿宝点头答应了下来,他算了一下,这棵树里的格除了能打两串珠子之外,还能做点小尺寸的佛珠,卖个两三千块钱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平均花了一万七千多块钱买下来的黄花梨树,转眼之间就亏了一万六,这巨大的反差看的围观的众人眼皮直跳,赵洪涛更是在心中暗呼侥幸。

    “幸好老满说了那句话刺激到了老顾,要不然这亏钱的就是我了”

    赵洪涛这会是庆幸不已,因为他之前叫价的时候已经看出来了,在自己叫到三万的时候,老顾有些犹豫,要不是满军的那句话让对方下不了台,现在开树的应该就是自己了。

    赵洪涛等人看的是心惊肉跳,但阿明一年总是要组织个三五次赌树的,对这种情形已经是习以为常了,将那些锯开的树干归拢到旁边之后,开口对老顾说道:“顾老板,既然是赌,就有输有赢,另外这棵树你开不开”

    “阿明,这一棵树直接从中间锯开吧”

    老顾点了点头,他倒是没怀疑这棵树的出处,和阿明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他知道这小子是不会做出那种用别处的黄花梨冒充石山黄花梨的。

    “咦老顾,这棵树能让你回点本啊”当阿明锯开了另外一棵树之后,口中发出了一声惊呼。

    “嗯怎么了出紫油梨的格了吗有多粗”原本都没凑上去的老顾听到阿明的话后,连忙跑了过去,只是当他蹲下身子看到锯开的横截面的时候,脸上却又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阿明,这是糠梨的料子啊,油性不大不说,花纹也不好看,卖不到多少钱的”

    虽然这棵树心显示的心材有六七公分粗,但颜色却是很淡,油性也不足,而且在心材的中心位置,还有一点点的裂,充其量只是中下品质的黄花梨。

    “剩下的还锯不锯”

    阿明指了指树干,说道:“如果里面都是这种心材的话,你可以打两到三把拐杖出来,另外树根的地方还能做个随形的摆件,加起来卖个大几千块钱是没问题的”

    阿明给出的意见很中肯,这棵树的心材虽然是品质一般的糠梨,但糠梨制作成拐杖还是很漂亮的,到时候一抛光打磨再封点蜡,也能当成高档黄花梨的工艺品卖出去的。

    “都锯开吧,阿明,就按你说的办吧”老顾知道自己的这次赌树算是赌输了,兴致不是很高,其实损失个几万块钱他倒是无所谓,只是感觉在一帮子朋友面前失了面子。

    “老顾,这棵料子你还要吗”阿宝笑嘻嘻的凑了上来,开口说道:“你要是不要的话,三千块钱就卖给我吧”

    “你想得美,我做两把拐杖送人,剩下的树根做个雕件,没你什么事”

    老顾没好气的瞪了阿宝一眼,黄花梨的拐杖可不是常见的东西,到时候他拿了送人也算是很贵重的礼物了,再说他几万块钱都花了,也不缺那三千块钱。

    “顾老板,不知道您做出来的那拐杖,能不能卖给我一把啊”

    看到老顾拒绝了阿宝买料的举动,赵洪涛原本不想开口的,不过想到省里的一位大领导的母亲最近要过八十大寿了,他顿时动了心思,市面上的黄花梨拐杖十有八九都是假的,这棵树的心材虽然一般,但总归是真的黄花梨制作出来的。

    不过让赵洪涛还有点不满意的是,这把拐杖只能做个直把的而无法做成整体的,他还需要配上别的材料做个拐杖的把手,如此一来却是又将拐杖的档次拉低了不少。

    “赵老板,不好意思,我这拐杖也是打算送人的”

    老顾连着赌输了两棵树,这会心里正不爽呢,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赵洪涛要买拐杖的请求,话说他上千万的身家,还不需要靠着卖这些玩意来弥补损失。

    “那好吧,顾老板,胜败是兵家常事,这次只能说是运气不好,也别在意了”

    赵洪涛原本就对这棵树的材料不是很满意,被老顾用话堵了回来也没有生气,反倒是很多大度的安慰了对方一句。

    “自己是赌还是不赌呢”安慰了老顾一句之后,赵洪涛将注意力放在了后面的几棵树上。

    没见过赌树的时候赵洪涛一心只想着见识一下,眼下见到了,他才知道赌树的风险其实并不亚于赌石的,要说两者的区别,那就是赌石的资金需求要更大一些罢了。

    “赵老板说的是,今天的运气真是不怎么好”

    听到赵洪涛的话后,老顾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和赵洪涛相比,自己的度量未免小了那么一点。

    不过当老顾的无意间看到地面上的另外几棵树时,眼睛却是忽然一亮,一把拉住了赵洪涛,说道:“赵老板,中间的这两棵树你要不要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再给买下来,看看里面究竟能出什么样的料子”

    和赌博一样,赌树既然占了个赌字,赌输了就会有翻本的心理,就像是赌徒在赌桌上输了很多钱之后,往往会把全副身家再次压上去,以求能翻本赢回来所输的钱。

    老顾虽然不至于像赌徒那样,但心理却是有些相似的,在确定自己买下来的两棵树赌输了之后,他就想着是不是能在另外两棵五六十年份的黄花梨树上找补回来。

    不过之前老顾发了话,剩下的几棵树他都不要了,眼下要是想买下来另外两棵黄花梨树,却是需要赵洪涛点头才行。

    “顾老板,我这千里迢迢的跑来,还是想赌一下的”虽然见到老顾买来的那两棵树血本无归,但是大老远的坐飞机来到这里,如果不赌上两棵树看看的话,赵洪涛总是感觉有些亏得慌。

    “阿明,这两棵树我要了”

    拿定了主意之后,赵洪涛转头看向了刚刚锯完老顾那根料子的阿明,反正左右不过是一万两千块钱的事,要是赌输了,赵洪涛就当是买了东西打了眼,权当吃药交学费了。

    “好,这两棵是一万两千块钱,赵老板,要不要我帮忙给锯开啊”虽然没有了老顾抬价,但是在老顾赌输了的情况下赵洪涛还愿意继续赌,阿明还是很高兴的。

    “等等,我先看看,回头让我这小兄弟锯吧,就不劳烦你了”赵洪涛虽然决定把树买下来了,但心理上却是不愿意让阿明去开树了,他这也是赌徒的那种赌输了钱要换个庄家的心理。

    “方逸,你干嘛呢来,帮我一起看看这两棵树”

    赵洪涛往四周看了一眼,没有找到方逸,再仔细一找,却是发现方逸蹲在了老顾锯开的那几段树干旁边,正用手在摸着粗糙的树皮,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赵哥,我可不懂黄花梨,你让我帮着看,那纯粹就是问道于盲啊”

    听到赵洪涛的招呼,方逸从那几段树干处走了过来,嘴上和赵洪涛开着玩笑,但是方逸的心里却是惊喜异常,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真元竟然能发现树干中白木和心材的不同之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