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书号:81

神藏 第一百九十九章 赌树(十)

作者:打眼
    “各出三千,那就是咱们两个合买了”满军闻言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让我再看看这两棵树”

    说实话,对于这两棵只有二三十年树龄的黄花梨树,满军真的是兴趣不大,别说出三千块钱了,就是三百他都有些不情愿,蹲在地上看了好一会,满军也没看出这两棵树里面有出格的表现。

    黄花梨树中的心材,就和缅甸的翡翠原石一样,在没有将树给剖开之前,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可以使用的心材,唯一能做出判断的依据就是树本身的年限了。

    一般而言,黄花梨树只有在十五年以上的树龄时,里面才会出现格,刚出现的格都是很细的,根本就无法制作家具或者工艺品,只有随着树龄的增长,树心里的格才会慢慢的变粗成材。

    老话说的百年成材,指的就是黄花梨这一类的珍贵树种,只有经过漫长的岁月,才会凸显出这些树中的珍贵。

    所以二三十年树龄的黄花梨树,在懂行人的眼中,未免就有点像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了,因为里面会有心材的出现,但这种心材的利用率极低,运气好的还能做出点珠子,运气不好的往往就是血本无归的下场。

    像刚才老顾开出来的那个筷子格,根本就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劈开的树干怕是也会变成阿明家厨房里的柴胡,而赵洪涛虽然赌赢了一棵树,但另外一棵却是赌输了,可见这赌树的风险还是很大的。

    商人逐利,但也会规避风险,三千块钱对于满军来说不算什么,但明知到是个坑,满军却是有点不愿意往下跳。

    “满哥,不就是三千块钱嘛,权当是玩玩了”看到满军还在那里磨叽,方逸有些不耐烦了。敢情哥们带着你财还不愿意啊

    明知道这两棵黄花梨树中的一棵里面蕴藏有不错的心材,方逸说什么是都不能放过的,见到满军还在犹豫,方逸开口说道:“你不买算了。这两棵树算我自己买的吧”

    “别介啊,合买,合买”

    不知道为什么,满军忽然想到了那本在拍卖会上被所有人都忽视了的永乐大典,连忙说道:“方逸。满哥信你这一,咱们俩合买,这六千块钱我先出了”

    说着话,满军也不等方逸拒绝,径直从包里取出了两万块钱,数出来两千之后,递给了阿明,说道:“还有赵哥的一万二,我都一起给了,咱们算是两清了吧”

    “没错。两清了”

    阿明接过钱后点了点头,今儿的这场赌树,看似他赚了不少钱,但阿明此刻心里却是在滴血啊,因为单单是赵洪涛赌赢的那一棵树,就远远出了他卖出六棵树所有的收益。

    “方逸,这两棵树就交给你了”

    满军付过钱之后,转脸看向了方逸,没买下来这两棵树的时候,满军是一种心情。现在买下来了,满军心里多少也有了些期待,说不定这两棵树里能出现顶级的心材,这六千块钱还是有希望本的嘛。

    “满哥。大老远跑这么一趟,总是要赌棵树的吧,不过亏了你可别怪我”

    方逸嘿嘿一笑,拎着那把开山刀走到了一棵树的面前,也没用人帮忙,单手就将这棵树架到了两个椅子的中间。手起刀落,三十公分粗细的黄花梨树,已然被他从中劈成了两截。

    “怎么样出格了没有”见到树被劈开,众人纷纷围了上来。

    “出倒是出了,不过这格太细,算是废了”

    “是啊,二三十年的树,赌性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不值三千块一棵”

    看到那断口的横截面之后,众人齐齐出了一声叹息,这棵黄花梨树里面倒是有格了,但却是细的连筷子格都比不上,只有一道浅浅的纹路,拿来怕是连筷子都做不出来。

    “满哥,说不定下面的格会粗一些呢”方逸流露出一副不死心的样子,让众人退开之后,接连又在树干上劈砍了几刀,将这棵五米左右长的黄花梨树劈成了四五段。

    只不过方逸的想法并没有成真,每一段树的横截面显露出来的格,都只是一条细线,看到方逸还有些不死心的想挥刀再砍的时候,满军开口说道:“方逸,这棵树就算了,看看另外一棵吧”

    此时的满军脸上全是苦笑,他原本就没打算赌这两棵树的,对于另外一棵黄花梨树也不怎么看好,心里已然是有赌输了的准备。

    “满哥,这棵树一定会出格的”方逸冲着满军喊了一声,不过看在别人眼里,却像是信息不足在给自己加油的样子。

    “不知道这棵树里面的黄花梨,会是什么样子的啊”

    在举起手中的开山刀时,方逸心中也有些期待,他是能感应到树中是否蕴含心材,但能出什么样的心材,方逸却是无法感应得到,毕竟用神识探查和用眼睛直观还是有区别的。

    “二三十年的树龄,这格应该不会很粗吧”方逸一边在心里思考着,一边挥刀劈砍了下去,这一刀同样是从黄花梨树的中间砍下的。

    “咦,好像出格了”

    “是,我也看到了,快点过去看看”

    一棵树被从中劈砍成了两半之后,很自然的就从椅子上滚落在了地上,有那么几个眼尖的人似乎从断面上看到了一丝不同于树干本身的颜色。

    “出格,出格了”方逸离的最近,当他抱起半截树干观看的时候,另外一半也被人给翻了过来,一看之下,那人顿时嚷嚷了起来。

    在赌树中,出格两个字所代表的意义,并非仅仅是长出了心材,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赌涨了,只有赌涨的料子,别人才会喊出出格两个字的。

    “嗯这这是什么纹路,怎么如此漂亮”当方逸的目光看向手中半截树干的断面时,顿时被那直径只有四五公分的花纹吸引住了。

    出现在断面上的格整体呈金黄色,虽然只是露出了酒盅大小的那么一点圆状形体,但那色彩和花纹就像是猛虎身上的皮毛一般斑斓美丽,让人一眼看下去就会被紧紧的吸引住目光。

    “方逸,让我看看,出的是什么心材”赵洪涛和满军都没想到这么一棵树居然会出能用的心材,当下都围在了方逸的身边,赵洪涛更是将脑袋凑了过去。

    “赵哥,出格是出格了,但这格也太细了,除了珠子恐怕什么都做不了”方逸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这心材虽然很漂亮,不过只有四五公分粗细,做个手把件的尺寸都太小,只能做价值最低的珠子了。

    “嗯这这不是虎皮纹吗”当赵洪涛的目光看到了那树干中间的心材时,口中不由出了一声惊呼,“方逸,你小子算是走运了,这可是最顶级的虎皮纹啊”

    “恩最顶级的虎皮纹,这有什么说法吗”

    听到赵洪涛的话后,方逸不由愣了一下,这段时间方逸虽然接触了不少木质类的文玩,但都是一些便宜货,所以被成为木中黄金的黄花梨实在是不怎么了解。

    “你小子,到琼省来赌树也不多了解下黄花梨的知识”

    赵洪涛的眼睛紧紧盯着那处心材,口中却是说道:“黄花梨通常被分为八种纹路,分别是狐狸脸、鬼脸、山水纹、蜘蛛纹、虎皮纹、蟹爪纹、闪电纹还有x形纹,其中最珍贵的纹路就是鬼脸和虎皮纹”

    “那那这棵树算是赌涨了”方逸迟疑着开口问道。

    “废话,当然赌涨了,我那串黄花梨虎皮纹的珠子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比起这根料子,却是又差多了”

    赵洪涛点了点头,有些郁闷的说道:“你小子什么都不懂,没想到运气真是好,如果这根木头里的料子都是这种纹路,你小子就算是财了”

    方逸赌出来的这个料子虽然因为粗细的原因无法制作别的工艺品,但虎皮纹的黄花梨料子原本就是适合做珠子的,只要这根树干里的黄花梨料子始终如一,方逸单是磨制出一串三十六颗的手持,那价钱就很难估量了。

    虽然说这年头黄花梨的价格不是很高,但也是看品质好坏而言的,就像是和田玉的籽料现在只不过是几十块钱一克,但出自大师之手的顶级和田玉,仍然能卖到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价格。

    黄花梨也是一样,一般品质的珠子手串几百或者是几千块钱就能买到,但像是极品虎皮纹料子制作出来的手串,只要遇到喜欢的买家,卖个几万乃至十几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