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书号:81

神藏 第二百三十八章 拉肚子会传染?

作者:打眼
    华子易很了解周虎,知道这是个真小人,有求于人的时候那身段放的不是一般的低,这段时间为了接工程,他是三天两头的给自己打电话,按理说今儿碰上了,周虎不可能不过来敬杯酒的。

    “不来正好,像个苍蝇似的”柏初夏对周虎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要不是看在两家都认识的份上,怕是早就大打出手了。

    “那咱们吃完就走吧”华子易闻言点了点头,他也不想见到周虎,只是正当华子易起身准备出去喊服务员买单的时候,包厢的门却是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华哥,不不好意思,晚来了一会”

    推开门的人正是周虎,不过他的模样很是古怪,因为周虎不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而是被两个人搀扶着站在门外面的,和他正碰了个对面的华子易看到,周虎的两条腿居然在打着哆嗦。

    “周虎,你你这是怎么了”

    面前的周虎脸色苍白的不见一丝血色,饶是华子易不怎么待见周虎,也被他的样子给吓了一跳,自己这顿饭也就是吃了个把小时的时间,难不成周虎刚才去房间不是吃饭而是“抽”了几口

    华子易知道,在周虎他们的那个圈子,吸粉是很寻常的事情,而且私生活十分的混乱,这也是华子易不愿意和这些人来往的原因,而现在华子易从周虎的身上,就隐隐闻到了一股子怪味。摆渡一吓潶、言、哥关看酔新张姐

    “华哥,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都在拉肚子”

    周虎额头上的虚汗不断的往外冒着,嘴里正说着话,突然又忍不住了,一把推开了华子易,说道:“华哥,借你们这的洗手间用用,我我又忍不住了”

    “他这是吃坏什么东西了吧”看到周虎近乎是冲进了包厢的洗手间,华子易看向了陪同周虎过来的那两个人。

    “我我们还没开始吃呢”

    另外两人脸上满是郁闷的神色,要知道,刚才他们的菜刚上来,周虎就开始闹起了肚子,起初的时候旁人也没怎么在意,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周虎出来还没在椅子上坐满一分钟,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起来。

    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周虎像是串门似的,从洗手间进进出出,光是卷纸就用了两卷,他们那个包厢里,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子异味,除了周虎的这两个关系最好的死党之外,其余的人都是找了个借口逃之夭夭了。

    “服务员,买单”趁着周虎上洗手间的功夫,华子易叫来了服务员,回头对方逸等人说道:“你们先下去吧,我把单给买了”

    “子易哥,怎么能让您请客啊”柏初夏伸手拿出了钱包,开口说道:“我答应了要请方逸他们吃饭的,这一顿算我的吧”

    “和我争什么呀”看到柏初夏拿钱包的动作,华子易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我可以在这边挂单,签个字就行了,你们先下去吧”

    华子易的单位本来距离这家东来顺就很近,由于平时接待的外地客户有很多都点名要吃这一家,所以华子易的单位每个月都过来结一次账,以华子易的级别,够得上签字报销的了。

    “华哥,那我们就不和您客气了”看到柏初夏还想说话,方逸轻轻的拉了一下她,这顿饭即使不是华子易买单,方逸也不会让柏初夏一个女孩去结账的。

    “哎,哎,你们别走啊”

    正当方逸等人走出包厢大门的时候,洗手间的门打开了,周虎扶着墙一脸痛苦的走了出来,冲着他那两个朋友喊道:“快点过来扶我一把,我这两腿发软,要站不住了”

    “周虎,我看你这样子,最好还是去医院吧”看到周虎几乎快要虚脱的模样,华子易开口说道:“你抓紧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食物中毒,这样子下去是不行的”

    “真是见了鬼了,我今儿除了喝了碗粥之外,什么也没吃啊”

    周虎使劲的摇晃了下昏昏沉沉的脑袋,他记得很清楚,由于昨儿喝多了酒,周虎今天一觉睡到了下午三四点钟才起床,喝了一碗玉米粥之后就过来赶酒场了,这中间是一点东西都没吃。

    “虎哥,会不会咱们昨儿喝的是假酒啊”上前扶住周虎的一人说道。

    “嗯假酒还真有可能”听到同伴的话后,周虎忍不住骂了起来,“孙四个王八蛋卖的肯定是假酒,回头等老子好点,我把他的场子给砸了去”

    周虎是经常混夜场的人,知道在夜场里面卖的什么皇家礼炮,大多都是洗手间,周先生,你这拉肚子还传染啊”

    方逸说着话,快步走进了包厢的洗手间,“咣当”一声关上了门,并且从里面给锁上了。

    “拉肚子也会传染吗”周虎一脸茫然的看向了自己的同伴,貌似这哥俩都陪着自己一个小时了,好像也没有被传染啊。

    “虎哥,没听说过拉肚子会传染”身边的同伴摇了摇头。

    “哎哎,不行,又又疼了”就在周虎思考着有关拉肚子传不传染问题的时候,他只感觉肚子里传来一阵绞痛,连忙挣开了同伴的手,摇摇晃晃的往洗手间走去。

    “嗯开门,快点开门”按下门锁之后,周虎才突然想起来方逸刚刚进去,心下不由大急起来,挥舞着拳头就往门上砸去。

    “哎,周先生,稍微等一下,马上马上就好”方逸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但那门却是纹丝不动。

    “妈的,你说等就能等的吗”周虎使劲的往门上踹了一脚,转身就往外走,他知道自己要是再等下去的话,恐怕就要拉在裤裆里了。

    “不行,忍忍不住了”整整拉了一个小时的肚子,周虎的括约肌早就失去了功效,刚刚走出包厢的门,他只感觉后庭一松,一股恶臭味顿时传入到了鼻子里。

    “这这还真拉裤子了”

    在门外等着方逸的胖子,瞪大了眼睛看着裤子迅速变湿并且传来异味的周虎,脸上顿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开口说道:“这二十多岁的人都能拉裤子,我八岁尿床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儿啊”

    “胖子,你这嘴可是真损啊”胖子话声未落,站他旁边的柏初夏就忍不住笑出声来,身体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话说周虎身边的味道真是不怎么好闻。

    ps:中旬了,求啊啊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