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书号:81

神藏 第二百四十章 不是故意的

作者:打眼
    虽然九月份学生已经开学了,但适宜的天气,使得京城仍然处在旅游旺季之中,熙攘热闹的王府井步行街上可谓是人头耸动,从方逸眼前闪过了一张张洋溢着青春笑容的脸庞。就爱上网……

    “方逸,陪我逛逛街吧……”柏初夏笑着牵起了方逸的手,在这一刻她再也不是那个泼辣的女警了,而是一个沉浸在恋爱之中的普通女孩。

    “这个我要吃,冰糖葫芦,我有好多年没吃了……”

    “哈根达斯,方逸,我要吃,你没听过吗?爱她就给她买哈根达斯……”

    “棉花糖?没想到这里居然又卖棉花糖的?我要,我要!”

    两人穿行在拥挤的人群里,看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柏初夏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尖叫,不一会儿手上就拿满了各种食物,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初夏,女孩子不是都怕胖吗?”方逸果然是没有谈过恋爱的男人,在这个时候问出了一句很煞风景的话来。

    “哼,本姑娘每天都健身,才不怕胖呢……”

    柏初夏丝毫没被方逸的话影响自己的食欲,要不是刚刚和她一起吃过饭,单看她吃东西的样子,方逸还以为柏初夏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呢。

    不过柏初夏有一点和普通的女孩子不同,那就是她很少拉着方逸进入到店里去,大多都是在临街的小店铺里买点吃的,所以一条街逛下来,方逸总共还没花到两百块钱。

    “看什么看?”见到方逸盯着自己,柏初夏撇了撇嘴,说道:“我很久没来这边了,没想到还挺好玩的……”

    虽然是在京城长大的,但是柏初夏真的没来过几次王府井。这倒是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还有些祖辈都生活在老京城人,一辈子都没去过长城呢。

    “以后我再来京城。咱们再过来……”

    方逸也很喜欢这个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喜欢安静的他,走在那喧嚣的人群中的时候,心灵却是异常的安宁,那尘世的纷杂并没能影响到方逸的心绪。

    两人说着话,沿着一条巷子往招待所的方向走去,从一个热闹的环境骤然变得安静了起来,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反差。

    “方逸,你不想问我点什么吗?”柏初夏突然开口说道。

    “嗯?你是说那个周虎的事情?”方逸闻言笑了笑。说道:“你要是愿意说,就说给我听听,不愿意就算了,周虎只不过是个闲杂人,影响不到咱们俩的关系……”

    方逸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也的确是这么想的,周虎在他眼中,充其量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根本就引不起方逸那怕一点点的重视,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方逸。谢谢你……”

    听到方逸的话,柏初夏忽然变得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我小的时候,两家住的不远,所以我和周虎一直都是在一个学校上学,那会的周虎虽然学习不好,但本性并不是很坏,也不会招惹班上的女孩子……”

    说到这里,柏初夏的声音低了几分,“不过我前两年又遇到了他,发现周虎的变化很大。大的让人都认不出来了,到处对人宣扬说我是他的女朋友。方逸,我真的不是……”

    柏初夏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显得有些着急,说实话,她虽然从来都没正眼看过周虎,但周虎的话却是对她造成过很大的困扰,柏初夏真的很担心方逸也听信那些谣言,从而质疑他们之间的感情。

    “初夏,不用解释的……”

    方逸握着柏初夏的手微微用了点力,笑着说道:“就凭周虎那模样人品,你要是真看上了,那我绝对要怀疑你的眼神,其实这件事唯一让我不解的是,柏大警官怎么能忍到现在呢?以你的脾气,应该早就暴揍他一顿才对呀……”

    “要不是怕我爸不高兴,我早就想揍他了……”

    柏初夏有些郁闷的说道,她在家里最尊重的人就是父亲,在周虎最初纠缠她的时候,柏初夏就把心里的困扰告诉了父亲,当时气呼呼的说等自己毕业之后,就要把周虎给拷进局子里。

    不过也正是因为柏初夏的这句话,父亲差点就没让她继续在公安大学里读下去,还警告柏初夏说,如果被他听到柏初夏和周虎动手了,那立马就要给他专到别的学校学习别的专业。

    一向都很喜欢刑侦工作的柏初夏,于是就这么忍了下来,只是让她也没想到的是,自己眼看就要毕业了,却是又被调到了国安系统,还是不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刑侦工作。

    “你爸爸说的没错,女孩子老是想着动手打人,那叫怎么一回事啊……”听到柏初夏的解释,方逸不由笑了起来,眼前的柏初夏才更像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脸上那委屈的表情,让人忍不住想要疼惜一番。

    “你别说我,今儿这事,和你有关系吧?”柏初夏皱起了小鼻子,看着方逸说道:“周虎不会无缘无故的拉肚子吧?我看就是你使得坏……”

    想到周虎那丢人的样子,柏初夏却是又笑了起来,这几年积压在心里的郁闷也是一扫而空,出了这么丢人的事情,想必周虎以后也没什么脸面再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吧?

    “关我什么事啊?我管天管地,还……还能管得了人拉肚子吗?”方逸嘴上叫起了撞天屈,不过嘴角却是微微上挑,露出了一丝笑意。

    “嗯?方逸,真是你干的啊?”

    借着路灯,柏初夏清楚的看到了方逸脸上的笑容,顿时愣住了,她原本只是在和方逸开玩笑,心里并不是真的那么认为的,毕竟众目睽睽之下,方逸就是想给周虎下泻药,那也没有机会呀。

    “我可没说啊……”方逸只是笑着不说话啊,不承认也没有否认,不过这却是更加坐实了柏初夏的想法。

    “方逸,你……你到底怎么做到的啊?”柏初夏心里的好奇心就像是春天的野草,一下子蓬勃生长了起来,压都压不下去,当下用手挽住了方逸的胳膊摇晃了起来。

    “哎,别……别晃,我告诉你还不行啊……”

    方逸的身体何等敏感,他只感觉胳膊处传来一阵柔软的触碰,低头一看,却是柏初夏将上半身都靠在了自己的胳膊上,随着手臂的摇晃,她的身体也在不断的触碰着自己。

    方逸虽然修道,但并不是修的那摒绝了七情六欲的无情道啊,他也是有血有肉有需求的正常人,被柏初夏这么一触碰,方逸只感觉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

    “说,快说啊……”听方逸这么一说,柏初夏倒是不晃了,但身体还是紧紧的靠在了方逸的胳膊上,抬起头眼巴巴的看向了方逸。

    “咳咳,初夏,你……你先放开我行吗?”

    方逸一低头,刚好看到柏初夏那微微张开的领口之内的美好风光,这一下顿时忍不住了,身体的某个部位不自然的起了某种正常的反应。

    “嗯?”顺着方逸的目光低了下头,柏初夏脸色顿时红了起来,一把推开了方逸,没好气的说道:“流氓,看哪儿呢?信不信姑奶奶给你抓派出所去?”

    柏初夏家教很严,是那种非常自爱的女孩,不过此刻她显然将方逸当成了可以信任的人,才会有了领口走光这种事情的发生。

    “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方逸说着话,眼睛还忍不住在柏初夏的胸前瞄了一眼,话说穿着衣服他还真没看出来,那里面居然有两团如此雪白柔腻的存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