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书号:81

神藏 第二百六十八章 道教协会

作者:打眼
    “以后你就跟着我们逸哥儿混就行了……”胖子打了个哈欠,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说道:“我要去睡觉了,方逸,让司元杰去我那屋睡吧?”

    “都是两张床,在我这睡就行了……”方逸摇了摇头,说道:“司元杰,我们过两天就要回金陵了,你想想究竟是留在京城,还是跟着我们一起回金陵呢?”

    虽然很欣赏司元杰的品行和武德,但方逸做事情并不喜欢勉强人,尤其是在方逸眼里,司元杰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我……我跟方哥和胖哥去金陵……”

    <司元杰连犹豫都没犹豫一下,就做出了决定,其实他这次来京城,原本是打算投靠一位在京城的八卦掌传人,但放着通讯录的本子在行李里面全被偷了,现在根本就联系不上。

    而且司元杰在八卦掌中的辈分虽然很高,但此行却是要寄人篱下,他心里也是有几分抵触的,所以现在有了别的去处,司元杰顿时打消了前去投靠同门的心思。

    “行,既然跟着我们,那你的玳瑁如意就别卖了……”

    方逸点了点头,说道:“除了你胖哥,我们还有个兄弟,这生意呢,就是我们哥三一起干起来的,等你去了多和你胖哥他们学学,至于待遇嘛,包吃包住,每个月工资一千二,你看怎么样?”

    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方逸既然想让司元杰跟着他们,这待遇自然是要事先说好的,在两千年这会,人均工资不过才**百块钱,方逸开出一千二的工资已经是不低了。

    “方哥,其实只要给我口饭吃就行了……”

    司元杰一听包吃包住两个。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要知道,他来到京城三天了,都是睡的马路桥洞,每天接点浇草坪的自来水喝,相对于那些刚出学校门找工作的天之骄子而言。司元杰对生活的不易显然要领悟的更加深刻。

    “哎,我说司元杰,以后咱们吃饭,可不是像今儿这样大肉管饱啊……”

    胖子一看司元杰的眼神,心里就直哆嗦,如果这小子去了金陵之后每顿都这么吃的话,他们哥儿几个每个月赚的钱,恐怕还不够司元杰伙食费的开销呢。

    “胖哥,米饭馒头配咸菜疙瘩就行……”

    听到胖子的话。司元杰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今儿这顿烤全羊一共花了差不多小两千块钱,司元杰估摸着自己就要吃掉一千多,如果天天这样吃,那的确是谁都受不了的。

    “你过了这个阶段就没事了……”方逸笑着拍了拍司元杰的肩膀,炼精化气的初期,对于食物的需求是比较大,方逸当初也是从这个阶段过来的。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好了,胖子。你回去睡觉吧,明儿办事的时候把司元杰带上,让他了解一下咱们到底在做什么……”

    方逸摆了摆手往外赶人了,胖子明天要去和王松具体核对一下进货的种类,等后天回去的时候会先随身带着一批货,剩下的那些等王松整理完之后直接给他们发过去。

    “做什么?不就是卖东西吗。这个得靠一张嘴……”听到明儿可以带个跟班去,胖子这会又不困了,刚想要白话几乎,却是被方逸拎着脖子扔出了房间。

    “元杰,先去洗个澡吧。咱俩身材差不多,洗完澡穿我的衣服……”

    说实话,司元杰在桥洞里住了好几天,身上的气味不是一般的熏人,华子易一吃完饭就开车走了,肯定有这方面的原因,要不是方逸和胖子都是农村长大的,估计也得被他身上的那股味道给熏跑。

    “好,谢谢方哥……”司元杰点了点头,眼圈又有点发红,倒不是他多愁善感,只是人在绝境之下看到了希望,心里总是有那么一点脆弱的。

    “咱们都是江湖同道,不用说这个谢字……”方逸哈哈一笑,把司元杰推去洗澡了,然后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找出了内衣和一身外套,这些都是柏初夏给他买的还没有拆开的新衣服。

    由于房间里多睡了个人,这一夜方逸没有打坐练功,而是卧床睡了一觉,他睡的很香,不过司元杰却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等到凌晨五点多刚入睡的时候,方逸起身去晨练又把他给吵醒了。

    而胖子则是一觉睡到了八点多才起来,吃完早点就带着司元杰去了十里河,方逸今儿却是有别的事情要办,他也没有坐车,只是拿着一张地图顺着长安街一直往西走去。

    “白云观?”

    一个多小时过后,方逸站在了一个山门之前,说是山门,其实并没有山,只是一个建筑群门前修建的棂星门,为一四柱七楼木结构牌坊,正楼前后有额,前书“洞天胜境”,后书“琼林阆苑”。

    “这就是道教协会了?”

    看着那山门两边挂着的一些牌子,方逸不由感觉有些好笑,在他的意识里,道观应该就选择在深山大川或者是洞天福地,可是这道教协会却是在城市的闹市里,看在方逸眼中,未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自己以前来过的地方就是这里?”

    方逸想想心里感觉有些好笑,按照自己在道教协会的履历,他应该在五六年前来过这里培训,但方逸确确实实的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名义上的道教核心所在。

    “请问,这里就是道教协会吗?”方逸来到门前,向着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道士打了稽,开口问道。

    “牌子上写着呢,你不会看吗?”中年道士指了指门外的牌匾,爱答不理的说道。

    “那……请问,正林道长在吗?”

    方逸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道家的思想倡道法自然,无所不容,自然无为,待人谦卑有礼,方逸从来都没想到,这看门的道士居然能表现出那种官僚的特质来。

    听方逸提到名字,那个道士稍微认真了一些,低头在他面前桌子玻璃板下面压着的像是通讯录的纸张上找了一会,抬头说道:“正林道长是谁?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

    “不可能啊,就是正林道长让我来这里找他的……”方逸又打了个稽,说道:“大家都是道门中人,还劳烦师兄帮忙通报一声……”

    “恩?你也是道家中人?”

    中年道士闻言愣了一下,对于方逸没有穿着道服,他倒是没说什么,因为现在佛道的信徒虽然不少,但穿着道服走在大街上,绝对算得上是奇装异服了,所以很多道士在离开道观之后,往往都会穿着便服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