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书号:81

神藏 第三百三十八章 拜师仪式(五)

作者:打眼
。    “哦,还有拜师礼?”

    见到方逸的举动,余宣不由笑了起来,伸手接过一个盒子,向孙连达说道:“孙老哥,咱们看看方逸这小子,能拿出什么拜师礼来?”

    在事先说好的流程里面,是没有方逸呈上拜师礼这个环节的,否则要是按照规矩,应该是方逸先送上拜师礼拜师,然后两位老师才还以见面礼的。

    不过余宣和孙连达都知道方逸有一手堪称大师级的雕刻工艺,看这木盒只有巴掌大小,里面十有八九就是一块玉石,所以两人倒是都来了兴致,想看看方逸送给他们的拜师礼究竟是何等物件。

    “嗯?一个八卦玉牌?”

    余宣打开木盒看到里面的东西后,不由愣了一下,在那木盒中间,赫然放着一块雕工精致的八卦玉牌,而且玉石的料子也很不错,但除此之外,这玉牌似乎就没有什么亮点了,让余宣心里稍微有那么一点失望。

    “老余,你的也是吗?给我看看……”

    孙连达也看向了余宣手中的木盒,两人顿时发现,方逸送出的玉牌居然是一模一样的,孙连达伸出了手,将余宣的那一块拿在自己手上比较了起来。

    “这年轻人怎么送了块机雕的玉牌啊?”

    “就是呀,两块玉牌都一样,一看就是机雕的……”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懂得尊师重教啊……”

    原本玉牌放在木盒里,场内的众人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当孙连达将玉牌拿在手中之后,众人顿时看清楚了,这是两块极为相似雕有八卦形状的玉牌。

    懂得玉雕工艺的人大多都知道,手工雕刻尤其是大师级人物雕出来的物件,别说相像的,基本上就连同一规格品类的都很少见,所以见到这两块很相似的玉牌之后,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玩意是出自机器雕刻的。

    玉雕的价值,是体现在几个方面的,第一当然是玉器本身的质地,只有好的玉石雕出来的物件,才能称得上是珍品,反之,一块不值钱的石头即使雕工再精湛,那价值也不会高的。

    玉雕价值体现的第二点,自然就是雕工了,只有好的雕工,才能将玉石最为美丽的一面给呈现出来,按照市场的行情,大师级雕工的价格,甚至是和玉石本身的价格相对应的,可见雕工在玉器雕琢中的重要地位。

    其余还有一些诸如打磨抛光等环节,但是和上面的两点相比,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文人玩玉,主要看的还是玉质和雕工,所以当众人以为方逸拿出两块机雕流水线的玉石当做拜师礼之后,场内顿时响起了一阵嘘声,在他们看来,方逸如此行径,绝对是对两位大师的一种亵渎。

    “嗯?怎么回事,孙老师这是生气了吗?”

    不过众人的议论声,却是慢慢减弱了下去,因为端倪着手中两块玉牌的孙连达,原本很轻松还带着笑意的脸色,却是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方逸,这东西是你亲手做的?”过了足足有四五分钟的样子,孙连达长长的吁了口气,将自己的玉牌收入到了木盒里,然后把另外一个八卦玉牌交还给了余宣。

    “不是我做的,这是我师父留下来的,一共就只有几块……”

    方逸没有承认玉牌是自己做的,因为知道法器的人,往往都会认为,法器是无法人为制作出来的,只有经过长年累月的佛经或者道经加持,才会使得凡物具有一些神奇的能力,这也使得真正的法器非常的罕见。

    方逸虽然不愿意欺骗老师,但更不想暴露出自己具备制作法器的本事,所以只能又将老道士师父拉出来顶缸了,至于老师信不信,方逸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他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我也见过几件法器,但你玉石做成的法器,我还真是没见过,这东西比你之前拿出来的文玩法器要好得多了……”

    孙连达以前是金陵博物馆的老馆长,在朝天宫办公十多年,对于道家法器并不陌生,他虽然没有方逸那种后天修炼出来的敏锐神识,但还是能区分出法器和普通玉器之间的那种微弱的差别。

    而且孙连达还感觉到,方逸拿出的这两块玉牌,恐怕要远比他之前拿出来的那些文玩法器珍贵得多,出于愿力加持的强弱和时间,这法器和法器也是不尽相同的。

    “老哥,你说什么?”

    孙连达说话的声音很小,甚至连坐在他身边的余宣都听得不是那么真切,不过听得法器两个字后,余宣的身体却是一震,握着那块玉牌的右手,顿时一下子攥紧了。

    “孙老哥,你没看错?”

    余宣开始说话的声音有点大,见到众人的目光看向自己自己,连忙压低了声音,开口说道:“老哥,你说的法器,不是那种糊弄人的法器吧?”

    余宣玩了一辈子的文玩杂项,自然知道佛道二门之中真正的法器,是具有一些科学所无法解释的能力的。

    这些法器,往往都是佛道高人加持了百十年才拥有的那些神奇力量,远不是那些寺庙或者是道观装点门面所用的“法器”,余宣这么多年见过的法器,用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可见法器的珍贵。

    “先收起来吧,这里人太多了……”

    孙连达回了余宣一句,虽然他相信那些老友们不上手,是无法看出这东西是否为法器的,但孙连达还是有点心虚的将玉牌给收了起来,话说落到口袋里那才是自己的东西啊。

    “好,好!”

    余宣眼中露出一丝激动的神色,没等孙连达多说,也是迫不及待的将那玉牌塞到自己口袋里去了,甚至连那木盒子都没要,生怕被旁人给发现了。

    “这是怎么回事?两位老师很满意方逸的礼物?”

    孙连达和余宣的举动,看的众人均是愣了一下,难道方逸那两块机雕的玉牌还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居然让孙连达和余宣如此着急的给收了起来。

    “老孙,回头也让方逸给我雕个物件啊……”

    旁人不知道方逸会一手雕刻的工艺,但前来观礼的秦海川却是知道的,看到孙连达和余宣的举动,他还以为这玉牌的工艺过于精湛,让两人舍不得拿出来给人看呢。

    “方逸他可雕不出这种东西来……”

    听到老友的话,孙连达不由摇了摇头,这玉牌虽然看上去有点像是新玉雕琢而成的,但孙连达也没将其往方逸身上想,因为通常来说,真正具备超出常人想象能力的法器,是无法人为制作出来的。

    “哦,那你回头要给我说道说道……”秦海川和孙连达认识了几十年,知道其为人性情恬淡,还真没见过孙连达对什么物件如此重视呢。

    “好了,今儿的拜师仪式就到这里了,在此再次祝贺孙老师和余老师得收佳徒,也希望方逸能在两位老师的教导下学有所成,为咱们古玩文物界注入一股新鲜的血液……”

    在孙连达和余宣收下方逸的礼物之后,作为主持人的赵洪涛又站了出来,出言宣布了拜师仪式到此结束,并且告知来宾,等一会在这宴会厅里,会摆有宴席感谢大家前来观礼。

    此次来观礼的人,不是孙连达和余宣的老友,就是想和他们套近乎的收藏家与古玩商人,有此接触他们的机会,众人当然是不愿意走了,大多都上来恭喜了一番之后,又坐回到了酒桌旁边。

    作为拜师仪式的主角之一,方逸却是没能像两个老师那样安稳的坐在主桌上陪着老朋友,他和孙超满军他们正忙着招呼客人,将没有入席的客人让到了座位上——

    ps:求月票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