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书号:81

神藏 第五十五章 顺口溜

作者:打眼
    “文玩这东西,如果不论材质的话,首先是在个玩字上,通过手的把玩,赋予物件以包浆和灵性,一串新的文玩和老的物件,那价格也是天差地远的

    赵洪涛看向了方逸等人,开口说道:“打个比方说,两串相同的珠子,一串被人把玩了十年,而另外一串则是放置了十年,你们说说哪一串珠子的价值更高呢”

    “当然是把玩了十年的珠子价格高了”胖子抢先答道。

    “说的对”

    赵洪涛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不仅如此,文玩物件每天把玩十个小时和一个小时,其包浆和色变的效果也是不同的,所以我说文玩重在一个玩字上,你们现在能理解了吗”

    “能理解,不过玩文玩的人,为什么要每天把玩个珠子呢”胖子有些不解的问道,在他的印象中,好像只有老道士和方逸这样的出家人,在诵念经书的时候才会把玩念珠的。

    “小胖子,玩文玩可是一种情操啊”

    听到胖子的话,赵洪涛不由乐了,笑着说道:“咱们就说这珠子吧,通过揉搓捻动珠子,可以使人平心静气,陶冶情操,而看到珠子在自己的手上逐渐包浆变色变得漂亮起来,更是会有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感”

    玩珠子的人有句话我说给你们听听,那就是手捻菩提似念经,目中无物两耳空,辛苦不为成佛道,只为菩提早日红,这几句话的意思你们懂不懂”败独壹下嘿言哥

    “不懂”胖子和三炮同时摇起了脑袋,眼睛均是看向了方逸,像这类和佛道有关的问题,方逸才是专业人士呢。

    “这句话应该是讽刺假和尚和假道士的吧”

    方逸笑着开口说道:“从佛道这方面来理解这几句话,说的是手里捻着念珠,好像在念经念佛修行,其实佛的教导根本没看进心里听到耳里,只是在装腔作势,辛辛苦苦的修行不是为了修道成佛,而是为了获得名利”

    说到这里,方逸顿了一下,看向了赵洪涛,说道:“赵哥既然说的是文玩,应该有不同的涵义吧”

    “嗯,这句话其实说的也是文玩的玩家”

    赵洪涛点了点头,说道:“不管是哪一种菩提子,玩到最后都会变成红色,这几句话的意思指的是那些整日里盘玩菩提子的人,并非是在修道问佛,而只是想让自己的珠子变红而已”

    文玩最大的魅力,就是在于通过自己的把玩,使得珠子包浆变色,这个过程会带给玩家无法言喻的满足感,喜欢文玩的人,几乎都经常将这几句话挂在嘴上。

    “赵哥,我们明白了”胖子和三炮开口说道,他们没有玩过文玩,之前自然不了解那种心理上的变化。

    “我看你们还是不明白”

    赵洪涛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方逸,我看你们摊位上摆了不少东西,为什么你们哥几个不都佩戴几串把玩一下呢只有自己亲手把玩了,体会到那种变化,才算是真正懂了文玩啊”

    “方逸倒是玩了一串,我们哥俩那会不懂啊”听到赵洪涛的话后,胖子和三炮面面相觑起来,敢情做文玩买卖,自己也是要去玩的。

    “那好,今儿给你上的第一课,就是要你们每人都把玩一串金刚菩提,一串星月菩提,并且每隔三天就用笔记录一下它们所发生的变化,这就算是给你们的作业了吧”

    赵洪涛最初也只是喜欢文玩杂项,但是当他将第一串星月菩提把玩到包浆变色之后,赵洪涛就深深喜欢上了这个过程,并且深入的研究了下去,到现在他还留着那串早已开片了的星月,一直挂在他的脖子上的。

    “没想到文玩有这么多的门道啊回头我也身上也戴几串”

    听着赵洪涛讲文玩,满军也是听得入了迷,他当年入行的时候虽然也做文玩买卖,但那会是瞎子摸象没有人教,根本就不知道文玩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学问。

    “我再给你们讲讲菩提子的把玩和保养吧”

    金陵玩文玩的人虽然不少,但赵洪涛一来工作繁忙,二来身份摆在那里了,平时和人交流的机会并不怎么多,今儿喝了点酒算是谈兴大发,又给方逸等人讲解了起来。

    “金刚靠刷,最初是七分刷三分盘,要把金刚菩提锯齿里的缝隙全都刷到,否则那里面很容易藏污纳垢,等到包浆之后就再也刷不掉了,你们切记,金刚上手一定要狠狠的刷”

    至于星月菩提,主要是靠盘,一颗一颗的用手去捻,也可以用手去撸,行里有个顺口溜,你们想不想听”

    “想听啊”包括满军在内,几个人全都小鸡啄食一般的点起了脑袋。

    “好,那你们记好了,这个顺口溜基本上涵盖了很多可以把玩的东西”

    赵洪涛沉吟了一下,用手指点着面前的茶几,开口说道:

    “撸星月,刷金刚,腕上橄榄得包浆

    搓密蜡,挑松石,南红还是保山强

    小凤眼,大牙头,椰壳想猛就得厚

    玩玳瑁,血砗磲,菩提根变大象皮

    红酸枝,金丝楠,只玩金星小叶檀

    血龙木,帝王木,木中之王是海黄

    玩葫芦,养鸣虫,叫的怀里暖洋洋

    玩核桃,得看准,黄尖白皮把心伤

    一只红,一只黄,不如砸了听个响

    寻扇骨,求扇面,其实自己是文盲

    各种骨,各种牙,它们家属很悲伤

    红珊瑚,睡美人,搭配起来更高档

    刨琥珀,寻蓝光,犀鸟头的,我是大开中门欢迎您啊”听到孙老的话,满军那是喜上眉梢,别说一顿饭了,就是孙老在他家里吃上个几年,满军都不带皱眉头的。

    “那行,明儿我再过来”

    孙连达笑着笑,不过他却是打算给方逸一笔钱,让方逸转交给满军,他孙连达的弟子,日后岂能传出去个白吃白喝的名声

    --

    ps:打眼会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发些文玩的相关知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用微信搜索下da-real,打眼会定时冒泡解答下大家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