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书号:81

神藏 第九十八章 何为古玉

作者:打眼
    “方逸,没事吧”看着方逸神情恍惚的样子,满军有些担心的问道:“不是我上次撞了你留下什么后遗症了吧”

    刚才方逸在台上的样子确实把满军给吓的不清,差点摔倒不说,那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就像是生了什么重病一般,直到现在方逸的脸色也还没有恢复过来。

    “满哥,真没事,是我昨儿没休息好”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总不能给满军说是自己使用精神力过度才导致如此虚弱的吧。

    不过方逸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从来都没有想到,精神力过度使用竟然会给自身带来如此大的伤害,方逸估计没有个十天半月的恢复,恐怕自个儿都无法再动用神念去释放那种神通了。

    “得,没事就好”满军知道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如果方逸真有事,十有八九也是那次车祸留下来的后遗症。

    “满哥,我养下精神”

    此时台上的人都已经从上面下来了,而除了展台上之外,各处的灯光也调的相对暗了一点,方逸将双腿盘起坐在了沙发上,闭目行功滋养起自己的神识来。

    “凡事都是有双面性的,如此神通看来还是要慎用啊”

    虽然方逸修习的道家功夫,本身就能蕴养神识,但却是没有专门针对神识的功法,所以在感应了一下自己的神识之后,方逸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次神识受到的伤害,还要在之前的预估之上的。柏渡亿下潶演歌馆砍嘴新章l节

    原本方逸的神识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内视的境界了,但是此刻却是连运转体内真气行走周天都有些勉强,方逸尝试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放下了腿,因为这种伤害可不是一时半会能恢复过来的。

    “各位朋友,相信大家都找到自己心仪的物件了,那么现在拍卖会就正式开始,咱们先从重器青铜器上开始,第一号工艺品是这尊四足方鼎。

    大家都知道,鼎在古代为国之重器,这件自然不是真品了,但也是仿品中的精品,完全仿制古代的制作工艺,造价不菲,所以起拍价为一万元”

    就在方逸探查自己的神识时,台上的那个主持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没有什么寒暄与客套,开门见山的就开始了拍卖。

    不过第一件那四足方鼎的拍品明显就是拿来凑数的,就算主持人不说明这是纺织品,在场的人也都知道这玩意儿不可能是真的,所以只有一个人应声叫价,显然这哥们是准备买回去摆在店里当摆设的。

    “参加这种拍卖的人,是各怀心思啊”

    方逸上手的那册永乐大典拍在了二十二号,所以对于前面拍的这些东西,方逸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反正不管是真是假他都买不起,要不是环境不对,方逸说不定就在这里打坐入定了,因为他很不习惯神识所产生的虚弱感。

    “余老”就在方逸正准备行走一个小周天的时候,他耳中传来了一声细不可闻的声音,说话的应该就是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位柏警官。

    “有倒是有出土的物件,不过有也没用”

    余老的声音传到了方逸的耳朵里,虽然神识受到了些伤害,但方逸的听力还是远非常人所能及,就算那位柏警官和余老的对话近乎耳语了,还是被方逸听得清清楚楚。

    “余老,这话怎么说”

    听到余老的话后,柏初夏不解之余还有些着急,这次的任务可是她主动请缨的,为此柏初夏还让自己的一个长辈给相关部门呢打了招呼。

    虽然上级给柏初夏的任务就是好好观察不要打草惊蛇,但是柏初夏的心劲可是很高的,她想在这次拍卖中抓到一些线索,然后顺藤摸瓜的将这个隐藏极深的盗墓团伙给连根拔起。

    所以一听余老的话,柏初夏就有些着急了,如果一点线索都找不到的话,自己这次出任务岂不就是像个花瓶一样的来转一圈,一点收获都没有。

    “有块玉,一看那沁色就是出土的东西,可是出土的玉实在是太多了,本身那块玉的品质也只是一般,够不上文物的级别,拿这个找不到他们的茬”

    余宣摇了摇头给柏初夏解释了一下,玉石也属于文玩杂项里的分类,以余宣的眼力根本不用上手,一眼就看出了那是块出土的古玉,有点像是龙山文化的东西。

    前文曾经说过,古玉并非都是值钱的,埋藏在地下的那些前人把玩的古玉,在出土之后一要看玉器本身的玉质是否上佳,二要看雕工是否精致,三要看沁色是否合理,这三者缺一不可。

    道理很简单,市场上五块钱就能买到的玉石,它就算是历史再悠久,那也不值钱,试问山上的石头够久远吧,那都几十亿年了,谁拿它当文物卖钱去

    而雕工则是决定一块好玉的价值高低很关键的因素,就拿汉八刀的工艺和普通的雕琢相比,无疑汉八刀雕刻出来的玉石价格更高,这是行里公认的。

    至于说到沁色,这在出土古玉中就更加关键了,因为再好的玉石再精湛的雕工,如果埋在地下被各种沁色侵蚀的厉害的话,那同样也是一文不值。

    就像是展台上余宣看到的那块古玉,整块玉都被各种沁色给沁透掉了,即使盘玩出来各种色彩纠杂在一起,也无法展现出古玉那种独有的魅力了。

    而且除了传说中的那块和氏璧之外,像这种小件的玉器并不属于国之重器,也不在出土文物之列,除非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它是哪个墓葬中出土的东西,才勉强能作为立案的证据。

    “别的东西也都不是出土的吗”柏初夏低声问了一句,难掩心中的失望。

    “别的十件里面有八九件都是假的”

    余宣闻言不由笑了起来,像这样的拍卖,别说是隐藏很深典藏公司了,就是那些初出茅庐倒斗的人也不会拿出真东西来的,拍卖只是个印子,拍卖后面的单线联系才是真正的交易呢。

    不过警方想要涉及到那一层面的交易,却是极不容易的事情,别看苏世伦财力雄厚,但他在古玩行只能算资历尚浅,加上主要收藏的是文玩杂项,那些盗墓者想脱手国之重器,却是不会找上他的。

    “初夏,别那么紧张,放松一点,今儿就权当是来学习了”看着柏初夏气嘟嘟的样子,余宣顿时笑了起来。

    其实这次余宣能来参加拍卖,有八成是看在柏初夏的面子上的,这个女孩家中的长辈,可是王老交情很深,要不是王老亲自给他打了电话,在国内古玩行文物界,谁又能指使的动他余宣呢。

    “余老,我明白了,明儿可还要麻烦您啊”

    柏初夏刚才只是钻了牛角尖,但是听到余宣的话后,她也想明白了,这桩悬挂起来了好几年的案子如果那么容易破,岂不早就被破掉了,哪里还能轮到到自己

    “行,明儿我跟你去看看,正好介绍你认识个老朋友”

    余宣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现在社会上的骗子太多,古玩行尤甚,好像我那老朋友的弟子就喜欢收藏文玩类的东西,到时候你找他买就行了”

    其实昨天来到金陵,听柏初夏说有人要卖他一串价值五万的大金刚手串时,余宣就在心里将那物件给否掉了。

    因为在文玩中,金刚并不是很贵重的东西,和海南黄花梨与沉香木根本就无法相比,材质决定金刚这类东西是卖不到很高的价格的,就算品相很好盘玩不错的精品,充其量也就是价值两三万块钱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