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书号:81

神藏 第一百一十四章 警钟

作者:打眼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柏初夏一着急,却是越解释越乱,一张白皙的脸顿时飞上了两片红晕,那种娇羞的样子第一次流露在了柏初夏的脸上,让已经是四十多岁中年人的孙超满军他们都看的一阵失神。

    方逸是更不用说了,坚守了二十年的心神,在此时柏初夏的面前也露出了丝丝裂缝,他从来都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竟然可以流露出这种让人心动的神情来。

    “哎呀,余老,他他欺负我”

    最后柏初夏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她终究只是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当下干脆一搂余宣的胳膊撒起娇来了,不过他指责的人却不是刚才说话的赵洪涛,而是一直没作声的方逸。

    “我我怎么欺负你啦”听到柏初夏说自个儿欺负她,方逸顿时有些傻眼,自己除了拿出珠子说了句让余老掌眼的话,其他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啊。

    “嗯,方逸,你怎么能欺负柏小姐呢”赵洪涛笑着说道:“快点给柏小姐道个歉,不然余老可饶不了你”

    “赵哥,这这还有天理吗”方逸听出了赵洪涛开玩笑的意思,当下夸张的说道:“柏小姐,求求你原谅我吧,以后我可再也不敢欺负你了”摆渡一吓潶、言、哥关看酔新张姐

    “哼,谅你也不敢”被方逸这么一说,场内那种尴尬的气氛倒是消失掉了,而柏初夏原本就是个外向爽朗的性子,过去那一阵也恢复了正常。

    不过只有柏初夏知道,她现在心里还在纳闷呢,一向都是自己开别人玩笑的,今儿居然被别人给开了玩笑,更重要的是,她还感觉到了不好意思,这要是让那些从小被她打大的那些大院子弟知道,恐怕会跌碎一地眼镜吧

    “余老,您还是给看看这串东西吧”方逸也被刚才柏初夏那小女儿状搞的心头像是敲鼓一般,当下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到了余宣手中的珠串上。

    “这串金刚的包浆倒是不错,年代也有二十年左右的样子,虽然里面稍微有点污垢,但并不妨碍其本身的品相,算是一件接近完美的老金刚珠子了”

    余宣拿在手里只是微微一捻搓,就大致说出了金刚被盘玩的时间,而且给出的评价和赵洪涛差不多,都是接近完美,这在现代文玩中可是极其少见的。

    “不过这东西卖五万,有点贵了吧”

    余宣微微皱起了眉头,就算是完美品相的大金刚手串,受材质的限制,也并不值那么多钱,如果要让余宣出价的话,三万块钱都已经算是贵了。

    “余老师,您再看看,方逸的这个手串可是不怎么简单啊”

    赵洪涛见到余宣并没有进一步的鉴定下去,当下出言提醒了一句,和普通文玩的包浆不同,法器的包浆中蕴含着一股很奇特的光泽,只有对其非常熟悉的人借助放大镜才能看出来。

    当然,另外还有两种人能识得法器,一是像是方逸这样的人,本身就具备真气,对于法器会有一种很敏锐的感应能力,即使不借助肉眼也能感应到法器中的法力。

    第二种就是像赵洪涛这样的人了,朝天宫作为当年的道家圣地,就算历经数次战火,流传到现在也是库藏了不少法器的,赵洪涛平时可没少上手把玩,摸的多了自然就有了分辨的能力。

    “这里面还有玄虚”

    余宣闻言愣了一下,继而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看来我真是老了,最近看东西总是不专心,那本永乐大典如此,这珠串也是如此啊”

    赵洪涛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却是像警钟一般在余宣耳边敲响了起来,仔细回顾一下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余宣心中不由一惊,他是有点过于自满了。

    “老余,经验害死人啊”

    孙连达上前拍了拍老朋友的肩膀,说道:“老余,咱们搞鉴定的,就是要大胆推演小心求证,光是靠经验那可不行,就像是这本书,你看一眼就会放下来,这个漏也就归小满所有了”

    “老哥,你说的是,是我的心理有些膨胀了”

    余宣脸上露出了一丝惭愧的神色,作为国内古玩杂项类数一数二的专家,他平时所受到的奉承实在是太多了,这也导致余宣心理起了一种微妙的变化,能看一眼断出真假的东西来,他往往就不再看第二眼了。

    “老余,你接着鉴定吧,我告诉你,这东西我和洪涛都看出来了,你要是看不出来,那就要丢人了啊。”

    孙连达并没有给老友留情面,在他看来,鉴定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容不得任何的虚假,余宣要真是看不出这是一件法器的话,那只能说他对相关学问的研究不够,称不上是最顶级的鉴定专家。

    “我先看看”

    余宣摆了摆手,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孙连达的话给了他不小的压力,要真是被面前的晚辈们给比下去了,那他的脸面真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嗯这物件透着一种宝光啊”

    余宣仔细端倪了一会,眉头一挑,脸上露出了几分惊容,抬起头说道:“洪涛,这串金刚被得道高人加持过,算是一件不错的法器,怪不得小方开出那么高的价格呢”

    佛道两门的法器,除了祭祀所用的大型法器之外,很多法器其实都是手持的,可以归类到杂项古玩之中,所以余宣对其并不陌生,稍微一打量就看出了方逸这串金刚的不同之处来了。

    “余老,什么是法器啊”余宣说到法器,在场的人除了柏初夏之外,几乎全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初夏,法器是佛道中人经过长期的加持,将自身念力法力注入其中的器物”

    对柏初夏的问题,余宣感觉有点不太好回答,因为法器这东西牵扯到了宗教信仰和神秘玄学,不是对此深有研究的人,通常都会认为那只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传说故事。

    但见多识广的余宣却是知道,法器在一些特定的环境下,的确有着神奇的功效,远了且不说,就是面前的这一串金刚法器,平时佩戴在身上也是能趋吉避凶的。

    余宣在十年前的时候,曾经去过一次藏区,在一座破旧的喇嘛庙里结识了一位活佛,当时那位活佛说余宣在三年后会有血光之灾,于是取下了自己佩戴了几十年的一串凤眼菩提送给了余宣。

    当时的余宣虽然知道法器包浆和普通的文玩略有不同,但并不认识活佛所送的法器真有什么作用,等他回到家之后就将那串凤眼菩提当成了一串文玩珠子放置在了文玩箱里。

    三年后的一天,余宣应邀参加一次电视节目,节目中请求他自带几件文玩作为展示品,当时余宣鬼使神差的就选了这一串凤眼菩提和另外几样东西。

    但是余宣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前往电视台录制节目的路上,却是遇到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电视台前来接他的司机当场就死于非命,但坐在后排的余宣却是很神奇的毫发无损。

    一场车祸让余宣想起了三年前那位活佛的话,连忙将随身带着的那串菩提子给找了出来,让余宣不敢相信的是,质地坚硬的一百零八颗凤眼菩提子,竟然毫无缘故的全部碎成了粉末。

    经历了这件事,余宣对于法器也变得重视了起来,他为此专门又跑了一趟藏区,想和那位活佛探讨一下法器存在神秘力量的原因,但让余宣失望的是,那位活佛在他走之后一年就转世重生去了。

    ps:第二更,求求求订阅啊,除了之外啥都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