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书号:90

五行天 第一章 决定

作者:方想
    身旁胖子嘴里的麦芽糖咬得咯吱咯吱响,落日的余晖洒落大地,风柔和得像羽毛,没有半点平日里的肃杀和冷,艾辉不知道自己以后还会不会记得这一天。

    “决定了”胖子含糊不清地问。

    “决定了。”艾辉回答得很肯定,他早已做出决定,没什么值得犹豫的地方。

    胖子像是在叹息,又像是在羡慕:“你不要被那些小屁孩比下去,那会让我觉得丢人。我就不明白了,打打杀杀有什么好拿了这笔钱,够咱们回去好好活半辈子跟咱们一批进蛮荒的多少人两千个就咱们两个活下来这是买命钱,懂吗我死了,这钱我家还能领得着,你要死了”

    “所以我得活着。”艾辉打断越说越激动,直接站起来的胖子,他桀骜的脸庞此刻说不出的平静。

    能够进入五行天的机会来之不易。他的资质不够出色,本来是没有资格进入五行天的,但是三年来他的表现非常优秀,在复杂紧张的环境下表现出的冷静,以及在关键时刻体现出的勇气和斗志,都令人印象深刻。

    当他提出希望能得到一个进入五行天名额的请求时,上面考虑过后最终同意。

    两千名苦工,只有两人幸存,哪怕说是运气成分居多,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胖子颓然地坐下来,艾辉的倔强他实在太熟悉了。转念想了想,他重新变得振奋起来,满脸真诚道:“记得抚恤金那栏写我的名字,便宜别人不如便宜我。”树如網址:.关看嘴心章节

    艾辉懒得理他,随手拔了根青草放在嘴里,枕着脑袋惬意地躺了下来。在蛮荒的这三年,每天的神经都是高度紧绷,鲜血、生死、搏杀,那是个暗混杂着猩红的冰冷世界。

    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他不知道,也不想去回忆,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落日的余晖照在身上,温暖而舒适,艾辉的眉头不自主地舒展,脸上的冷峻桀骜一点点松弛下来,宁静祥和。

    真舒服

    暖烘烘的身体逐渐放松,艾辉的思绪也变得涣散,就像失去束缚的雾气,无声无息弥漫开来。

    温暖的阳光,微醺的风,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感觉,唤醒脑海深处那些陌生又熟悉的回忆。

    三年之前的三年,剑修道场的阳光和风,也如这般。

    太阳没有升起,呼吸着清冷的空气,他开始打扫废旧仓库改造出来的道场。先擦三遍地板,算是热身。擦完地板,开始打木头架子。木头都是平时他从附近街道捡来的,长短粗细不一,架子的形状自然也就没办法讲究那么多。

    打好木头架子,他便开始整理老板最近收来的剑典秘籍。

    这些秘籍一元二十斤是市场价,纸书便宜,铁券金贝要贵一点,玉简最不值钱。工作量不小,但是没人催,艾辉也从来不急,顺便翻翻,点评一下。

    偶尔的时候,他还会幻想一下,倘若在修真时代,自己该是何等风光,卖剑典都要卖到手发软。

    整理完剑典秘籍,他就要开始整理飞剑宝剑。

    太阳此时已经升起,暖暖的,就像现在一样。艾辉的嘴角不由微微勾起一道浅浅的微笑。

    尽管飞剑宝剑灵力尽失,黯淡无光,只是一堆废铜烂铁。然而在阳光下,艾辉往往被它们的古韵之美所吸引。

    飞剑代表着修真世界的巅峰,是历代炼器大师最偏爱之物,千奇的九音剑风铃被扯得稀巴烂,老板说那是当年声名显赫一时的九音剑门的镇山重器,九剑出,天音破虚空。

    他没忍住,像一头负伤累累濒临绝境的狼,疯狂扑了上去。

    只是挣扎而已,嗯,垂死挣扎而已。

    艾辉不知道老板的名字,找了块木板写下“老板”两个字作灵位牌,细树枝作香,把所有能烧的剑典都烧给老板,磕完头,许愿老天保佑老板在天堂能够圆剑修梦。

    带着满身的伤,凝视满地狼藉的道场良久,他转身离开。走过阳光穿透沿街高低参差的房到钱,马上脑门有点隐隐作痛,这家伙只要一沾到钱字,就会像打了鸡血一样。

    果然,看到胖子脖子上的青筋开始要跳动,艾辉当机立断,立即丢出一个布袋:“给你的”

    胖子有些不解地看了艾辉一眼,却更快一步的以与身体不相符合的灵活一把接住,布袋一入手,胖子的小眼睛立即瞪圆了。

    粗得像胡萝卜的手指一扒拉,瞬间就解开布袋,胖子看了一眼,激动得浑身肥膘都在颤。

    艾辉一脸嫌弃地别过脸去,胖子看到钱的嘴脸简直不能看。

    “啪”胖子冲过来,握住艾辉的双手,脸上满满都是感动,眼眶的泪水在打转。

    看到胖子这模样,艾辉心中也感动,觉得自己还是把胖子想得太不入流了,两人并肩作战那么久,这份情谊真挚深厚。他不太习惯这样的场面,很想喊一声滚,但是想到马上就要分别,他努力克制,放缓声音,有些生涩道:“反正我一个人,用钱的地方不多,你回旧土,家里人多,用钱的地方比我多”

    “好兄弟真是我的好兄弟”胖子哽咽地拼命摇动艾辉的双手,热泪盈眶:“五行天包食宿,剩下一半你也用不上,不如一起给我”

    自己居然还会对这个家伙心存侥幸,真是太天真。艾辉被握的双手突然反握,轻轻发力,胖子就像一朵轻盈的胖云,呼地飞出十多丈,砸在地上溅起一嘴麦芽糖。

    “滚”

    终于可以直抒胸臆的感觉真好。

    艾辉云淡风轻地拍了拍手,顺便摸了摸自己怀里的钱袋,胖子的手脚非常快,防不胜防。

    胖子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

    远处营地集合的哨声响起,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

    分别的时候到了,这是最后一次集合。艾辉将要前往五行天,而胖子要回旧土。快跌落地面的橘红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艾辉,活下来”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