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书号:90

五行天 第二章 报道

作者:方想
    艾辉背着破旧的行李包,脸色阴沉地站在人群之间,他的心情糟糕透却代代相传。

    感应场在五行天地位超然,想必也和此有关。

    艾辉对最终防线的了解,源自他在剑修道场整理的剑典。

    几乎所有提到这条防线的剑典对这一剑极尽赞誉。譬如分隔人类生死的一剑,譬如分隔两个时代的一剑等等。在那些缅怀剑修的人心中,那一剑宣告了修真时代彻底结束,五行天时代开启。

    这些和艾辉没有什么关系,他整理过的剑典很多,但是从来没有复兴剑修之类的愚蠢想法。

    嗯,老板就是这样愚蠢,所以生意败光,欠了一屁股债,连命都没了。不过能见到剑典中提到过很多次的遗迹,艾辉还是觉得感觉不错。除了因此想到老板,会让他有点微微感伤。

    他很快恢复如常,蛮荒三年的磨砺,见惯生死,他越来越少为这些随风消散的往事感伤。活着的人要努力活着,死去的人都会安息。

    瞻仰完遗迹,他迅速从人群中退了出来,一直退到人群的最外围,无处不在的悸动消失,他长松一口气。

    忽然,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艾辉的脸色倏地沉下来。

    一个箭步上前,闪电般抬腿当胸重踹。

    “砰”

    肥硕的身影横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没等胖子爬起来,一只脚踩在胖子的脸上,艾辉语气低沉:“钱交出来。”

    胖子眼睛不眨一下:“没了”

    “谁的钱没了”脚上的力量迅速增加,艾辉语气中的危险也在急剧增加。

    “都没了。”胖子语速飞快:“我的钱寄回家了。”

    “我的钱。”艾辉语气依然平静,但是再迟钝的人也能听到平静湖面下的怒火,就像激荡的熔。

    “买了这个名额。”胖子一脸光棍:“没办法,过了申请期,只能花钱买,我可是走了不少门路,你钱也就刚好够。你要对我好一点,欠债的都是大爷没听过我要死了,钱就打水漂了”

    脚下的胖子在滔滔不绝,艾辉的怒火突然消失,面无表情地砰砰砰狠狠踩几脚。

    周围人嫌恶地收回目光,胖子身上又是灰又是泥的,艾辉身上的衣服只能算得上干净,但是洗得发白。手上提着的行李袋也是同样的白,看上去寒酸得很。

    胖子带着满脸脚印从地上爬起来,浑然没有半点内疚和不好意思。

    两个人找了个远离人群的地方坐下来。胖子不知从哪摸出一块麦芽糖,丢进嘴里嘎嘣嘎嘣咬起来,他不停四下张望,好奇地打量着周围。

    “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胖子不解地看了一眼艾辉:“感应场啊进了感应场,咱们就不是苦力了再过个十年,就可以把全家接到五行天。那可就是鲤鱼跃龙门啊,你知道旧土有多少人想要一个名额”

    艾辉懒得理他,随手从石砖缝里拱出的一堆野草中扯了一根,嚼在嘴里:“你是哪一元”

    “火元”胖子嘿然,绿豆大的眼睛眯起来:“我以前都不知道我的体质居然这么好”

    胖子忽然意识到险些说漏嘴,硬生生刹住。

    艾辉转过头,一脸狐疑:“体质好”

    五行天感应场的规定很死。五行天内不分男女,不分贵贱,只要到了年龄,就必须进入感应场学习。而对于旧土民众,只要通过体质检测,都可以进入感应场。

    胖子脸不红心不跳:“是啊,差一点就过线了,比你天赋好得多吧。要不然,想花钱都没办法花,感应场的规矩那么严,门路哪那么好走。”

    嗯,打死也不能让艾辉知道自己是体质达标才得到名额的,要不然,钱就昧不下来。胖子在心里反复提醒自己,神情自若不露半点破绽。

    艾辉哦了一声,收回目光,他的体质很一般,离标线差很多。

    “可惜咱俩属性不一样。”胖子有些遗憾,他的体质是火之元,艾辉的属性是金之元,这意味着两人会被分到不同的队。

    艾辉心中也觉得有点遗憾,他和胖子配合默契,彼此信任无间,倘若能在一个队,他还能多照应一下胖子。

    知道艾辉在想什么,胖子嘿然道:“放心,再怎么也是混过蛮荒的老鸟,还能被那帮小屁孩欺负”

    就在此时,一朵通红的云朵,从远处天空飘来,缓缓降落在地面,引发一阵骚动。一名衣着华贵的英俊少年从上面下来,许多少女惊呼“好帅”之类。

    “非富即贵啊”胖子目光立即被吸引,语气充满羡艳:“这火浮云的品质真没话说鲜艳通红,没杂质。你看,云朵的形状是不是像火焰乖乖,极品火浮云啊。这小子的来头肯定很大,找机会去抱抱大腿”

    嘴里的青草嚼成渣,艾辉忽然有点怀念蛮荒,起码那里到处有铁脊藤。那玩意不光甜,而且韧得很,嚼半天都还有弹性。他瞥了一眼火浮云便收回目光,醒目耀眼而且还慢吞吞,在蛮荒肯定是最好的猎物。

    这朵火浮云就像一个信号,紧随其后,不断有各种奇怪的飞行物从四面八方飞来,降落在感应场门前的广场上。

    胖子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亢奋无比,嘴里噼里啪啦说一堆艾辉从来没有听过的名词。他的眼睛毒得很,不光认识这些飞行物,许多还能报出价格。

    听着胖子的聒噪,艾辉的目光漫无目的地扫过人群。在蛮荒很难看到如此稚嫩的脸庞,蛮荒的每个人都像是野兽,凶悍、机敏、危险。

    而这里的少年,稚嫩的脸庞透着特有的阳光和朝气,他们兴奋的眸子里写满对未来的憧憬。男孩们殷勤地围在女孩身边说笑着,他们表现出风度和幽默,想方设法吸引女孩的注意。女孩们的脸上露出羞涩腼腆的红晕,像早晨阳光染过的朝霞,她们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娇艳得就像花儿一样。

    野草的青涩在嘴里弥漫,艾辉有点恍惚,又有点羡慕。

    羡慕在他的眼中一闪而逝,他的眸子恢复如初,淡漠而平静。想想老板,想想三年来倒在蛮荒荒野丛林中,化作森森白骨的苦力们,自己已经足够幸运。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

    耳边胖子的聒噪,此时也变得顺耳许多。

    高耸的大门缓缓打开,艾辉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站起来,桀骜的脸庞透着坚定。他知道,大门后是一条崭新的路,他以前从来不曾想象的道路。

    那条路的远方是什么,他不知道。

    他只是像三年前走入蛮荒一样,迈开步伐,头也不回对胖子说:“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