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7章 春色饱眼

作者:七星通惠
    目光绕着美女转了一圈又一圈,几乎有些傻了下来。

    职业的敏感,立刻把薛从良拉了回来。薛从良忽然被牛棚中的牛,给惊呆了。

    虽然不是病人,但是这毕竟也是条生命。那牛卧在地上,耷拉着头,直不起来,喉咙里发出一阵一阵的呻吟声,是那种yu要叫出来,可是又不能叫出来的感觉,声音憋在喉咙里,打着旋。

    薛从良走进一看,牛嘴里吐着白沫,粘稠的液体,从它的嘴角流出来。牛眼里,满是哀求的目光,它看到薛从良之后,低低地鸣叫了一声:“哞——”

    这声音,叫得薛从良慌了神。这是一声救命的呼喊,虽然低沉,但是却令人无比同情。动物不像人,能够通过各种表情,传递自己的痛苦,但是,它们又和人一样,就是通过这种低回的声音,让别人知道它的痛苦。

    薛从良本来就是个心软之人,虽然心中有些张狂,可是看到这种情景,更是招架不住,心如刀割。他想要跨进牛棚,看看牛得病到了何种程度。

    “小玉,快帮薛医生一把。”二婶扭头朝刚才的美女叫了一声。

    小玉立刻走了过来。

    薛从良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小玉。

    小玉跨进牛棚,左手拉着牛缰绳,右手轻轻地抚摸着牛头,温柔地呼唤着:“乖,别乱动。”这声音,立刻让牛安静了下来,同时,薛从良听到这句话,心里也像是河里的清水,冲过水草一样,服服帖帖。

    薛从良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美好的声音。牛棚里的sāo味有些重,可是,有了这朵盛开的玫瑰,薛从良奇妙地觉得,这牛棚也美好了许多。没想到,当这朵花开放在牛棚里的时候,牛棚也这么漂亮。看来,鲜花不论插在哪里,都是同样漂亮。

    虽然,薛从良主攻的是人医,但是,对于动物医学,也有所涉猎。当年,在图书馆的时候,为了寻找动物和人的经脉内脏的工作原理,他曾经好奇地翻看了动物医学的各种书籍,对于动物的各种病症,有了大致上的框架了解,再加上自己的医学天赋,薛从良决定冒一次险,对这牛进行一番诊治。

    如果这牛命不该绝,那就好了,如果又搞砸了,那明天就吃牛肉。

    薛从良现在什么都不怕了,豁出去,大干一场。

    “中毒了,绝对是中毒了!”薛从良下了这样的结果。

    “是啊,是啊!昨天晚上还好好的呢,今天早上,我给它加了点料,没想到,刚吃了没几口,牛就有些烦躁不安,口吐白沫,后来,就站不起来了。”二婶跟着附和道。

    薛从良从医药箱里,拿出来一盒解毒药。他准备采取两套方案,使用大剂量的药品进行解毒,现在只有这样,才能奏效。一方面是注shè解毒针,另一方面是口服解毒药,两套方案如果有效的话,半个小时之后,牛头就能够抬起来。这就有了希望。

    说干就干。

    农村这条件,没有什么正规的医疗室,薛从良把医药箱放在院子中间的木桌上,换上兽用注shè器。

    砰砰,两声清脆的玻璃针剂破碎声,薛从良拿着麦秆般粗细的针头,吱的一声,把药剂吸进针管。对着天空,又把注shè器手柄,向上推了推,针尖冒出一股喷泉,这样,可以赶走注shè器里的空气。

    “小玉,你帮我个忙,抱住牛头,别人它乱动,我给它注shè。”当薛从良给小玉说话的时候,小玉正专心地看着薛从良的背影,眼神里满是敬佩和惊讶的表情。

    薛从良很是喜欢这种眼神,他在心里得意了一番,没想到,在这牛棚里,拥有了一位粉丝,而且,还是美女粉丝,嘿嘿!

    小玉听到薛从良叫她,立刻回过神来,走到牛的身边,用右胳膊夹着牛的脖子,小玉的配合,真是完美,她似乎天生就有一种照顾他人的本领,她知道哪种动作,对动物来说,最舒服。只见她夹着牛脖子之后,左手轻轻地抚摸牛的头顶,这就安静了下来。

    薛从良毕竟是专业出身,虽然牛皮不同于人的皮肤,奇厚无比,但是,任何事情都有技巧,薛从良拉起牛耳朵,牛耳朵后面的皮肤最薄弱,一般兽医都选择在这里注shè。

    薛从良看准位置,把针头迅速地侧着插进去,肌肉注shè,那牛还没来得及呻吟,薛从良就把药剂注shè进去了。

    “好了,小玉,你可以放开它了。”薛从良的话,对于小玉来说,总是很有分量。小玉立刻按照他的话做了。

    下一步,是给牛灌药片了。这个药作用是在针剂之后,保护牛胃,同时也有后续的解毒作用。

    薛从良很得意自己的两套方案,这样,一方面,可以在二婶家多磨蹭一会儿,同时,还能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如果能把牛病给治好了,这可是一举两得呀。

    当薛从良在给牛配药的时候,小玉也在旁边帮忙。对于有些中成药,需要把药捏扁,捏烂了,放在小盆里,然后再装进一个瓶子里。小玉就站在薛从良的身边,打下手。

    薛从良通过眼睛的余光目测了小玉的身高,至少有一米六五以上,体重最多九十五斤,这苗条的身体,该凸出的地方凸出,该凹下的地方凹下。小玉的头发,是那种女孩常见的披肩发,在发梢的地方,稍微有些卷曲,头发的下半部分,有些发黄,很明显,是做过头发的,烫卷再加焗油。

    当小玉蹲下来拿盆子的时候,薛从良一不小心,从领口里看到了小玉双峰隆起的地方。一眼望了过去,薛从良想要收回目光,可是为时已晚,那浅粉sè的胸罩,好像勾住了薛从良的目光,无论如何也不肯丢下。

    薛从良预测,小玉的胸罩至少也是d杯,因为上半部分肌肤,喷薄yu出,像是两只雪白的小兔子似的,想要跳出来了。

    薛从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胸部,就连在医学院学习的时候,也从来没见过哪个女孩有这么令人yu火升腾的胸部。

    薛从良心中的某根弦,好像被拨动了一下,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yu望,他想立刻就趴在小玉的身上,然后,把她温柔地压在自己的身下……

    “薛医生,你看我做得怎样?”正在这时候,小玉突然仰起脸来,看着薛从良。

    “挺好的,挺好的,做得很对。另外,你叫我薛大哥吧,别叫我薛医生了,咱们都是邻居,那么客气干什么?”薛从良特意纠正了小玉对自己的称呼,意图拉近了自己和小玉的距离。

    “小玉,你是哪年的,我好像比你大很多了?”薛从良一边把药放进瓶子了,一边问道。

    “我二十二了,你呢?”小玉倒是主动得很,一看就个开朗的女孩。

    “哈哈,我比你大六岁了,我都二十八了,快老掉了。”薛从良有些惭愧地说。

    “你二十八就老了,我们这些做婶的,那岂不是要老死了?”二婶不知什么时候,从里屋走了出来。

    “嘿嘿嘿,我们随便说说而已。”薛从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小玉是我的干闺女,家在咱们的邻村——李家庄的。”二婶给薛从良介绍起小玉来。

    “那应该叫李小玉了?”薛从良问道。

    “我的名字叫李美玉,所以,大家都叫我小玉,你还可以叫我小玉的。”小玉说道。

    “哈哈,这名字挺好的,人长得这和一块美玉一样漂亮。”薛从良打着哈哈说。

    “谢谢薛大哥,我在学校学的也是医学方面的,不过,学的是护士专业,现在在家休息,过段时间,想找份工作……”原来小玉学的也是医学专业,怪不得薛从良觉得和自己有些趣味相投呢!

    “好啊,好啊,我们学的都一样,那可以有共同语言了。”薛从良恨不得和李美玉拉得更近一些。

    “来,该灌药了。”薛从良说道,“婶,家里有没有类似啤酒瓶子的东西?”

    “你要啤酒瓶子干嘛?”二婶问道。

    “有用,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薛从良准备用这种原始的工具给牛灌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