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8章 灌药风波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还是第一次给牛灌药,而且,是这种很原始的啤酒瓶灌药法。

    在以前的灌药方法中,农村医生都是用啤酒瓶子洗干净之后,给牛羊灌药,这样的方法,既方便,又省劲。所以,薛从良也准备模仿一下前人的做法。

    给牛配的药,都融化在了小盆里,薛从良把这些药,重新倒进啤酒瓶子里。牲口吃药,和人不同,它是需要人强制灌进去的,尤其是牛这种动物。由于没有试验过,薛从良心中没谱,不知道这次是否能够顺利把药灌进去。不过,既然豁出去了,那就试试吧。

    “小玉,你别站在牛嘴前面,牛会喝呛,小心喷你身上。”薛从良一手拉着牛鼻子,另一手拿着瓶子,从牛嘴的侧面,稍后一点,用瓶口撬开了牛嘴。

    薛从良看准牛的喉咙,开始把药咕咚咕咚地倒了进去。这牛也很老实,就那么很配合地把药给咽了下去。

    也许是小玉要赶走牛鼻子上的苍蝇,她的玉手,在牛鼻子前面忽闪了一下。

    这一下,可不得了,这牛像是受惊了一样,突然甩了一下头,同时,一股巨大的气流,从鼻子和嘴里喷了出来,只听得“哧——”的一声,嘴里的药水,喷涌而出。

    薛从良眼疾手快,从牛嘴里拔出瓶子,转手把牛鼻子扯向一边。

    但是,牛嘴里喷出来的药液,有一部分依然喷到了小玉的胸前。

    “啊——”小玉也是一声尖叫,吓得牛差点要跳了起来。

    还好,酒瓶里的药水基本上灌完了,虽然收尾不是那么顺畅,薛从良还是很满意这次试验。

    “哎哟,喝呛了吧!”二婶从厨房里出来,看着小玉身上的药水,和薛从良胳膊上的黑褐sè药水,惊叫了一声。

    “二婶,我没事,小玉你赶紧洗洗吧!”薛从良用右手把左手上的药水擦了擦。

    二婶已经拿着毛巾,给薛从良擦试。薛从良则把毛巾递给了李美玉。

    “谢谢薛大哥,我没事的,就这点脏,不算什么,一会儿洗洗就好了。”李美玉甜甜的声音,听上去很是迷人,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她居然没有普通女孩那种苍白的脸sè。

    薛从良打开院子里的水龙头,冲洗了双手。

    “二婶,现在就要看看情况了,解毒针打过了,解毒药也灌过了,不知道毒是否能解?”薛从良有些担心。

    是啊,做医生的不容易,心理压力大,病人不康复,他就放不下心来。

    “看看吧,听天由命,希望它能躲过此劫。”二婶也无可奈何地说道,“嗯,那个……小玉,快给你薛大哥拿水果吃,屋里放的有水果。”

    “没关系,二婶你别客气,我自己去拿。”薛从良和二婶已经很熟悉了,从来都是自己动手,有好吃的,自然不放过。

    薛从良转身走向里屋,他走路的速度很快,就像每一次急诊一样,养成的快速行走的习惯。

    就当他在里屋寻找好吃的东西的时候,眼睛突然被刺了一下,差点让薛从良应声倒地。

    “哎呀——”里屋的一声惊叫,把薛从良吓了一跳。

    小玉正在里屋换衣服。

    薛从良进去的时候,小玉完全光着上身,正在用是湿毛巾,擦洗胸部。

    薛从良还没来得及细看,就立刻捂着眼睛,试图折回去。就在转身的瞬间,他的脑地突然碰到了门框上“咣啷——”的一声,薛从良脑袋晕乎乎的。

    “啊!薛大哥,你没事吧!”李美玉顾不得穿衣服,赶紧拉着薛从良的胳膊,薛从良捂着额头,只觉得,一个疙瘩鼓了起来。

    当薛从良抬起头来的时候,小玉立刻拿来一件衣服,挡住了自己的胸部:“不好意思哦,薛大哥……”小玉的脸上,浮起一团红晕,那白皙的胸部,还有没有遮盖完毕的两只“小兔子”,让薛从良看了个正着。

    “我……我什么也没看到,你别……”薛从良吞吞吐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正在这时候,李美玉已经把外罩搭在了身上,胸罩正躺在床头,来不及穿了。反正,先把身体遮住了再说。

    “没关系的,薛大哥,我不怪你……”没想到,李美玉居然这么回答薛从良,从李美玉的眼睛里,薛从良忽然看到了一丝光亮,是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也许是羞涩,也许是心甘情愿。薛从良不敢看下去了,他只是捂着脑袋,退出了房间。

    两个人在院子里无语,好像两个人之间,突然有了秘密一样,他们在保守着同一个秘密。

    薛从良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时候,李美玉已经从房间里拿出来了苹果,虽然农村的苹果,没有城里的漂亮,但是,李美玉已经把苹果皮削得干干净净,拿着苹果,翘着小指,递给薛从良:“薛大哥,你吃吧!”

    薛从良的嘴角,挤出一丝微笑。

    “我们家小玉,从来没给人削过苹果,你可是第一个呀,薛医生!”二婶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出现,吓得薛从良的不知所措。

    “哎呀,良子,你看,这牛是不是好点了?”二婶走到牛棚,又开始惊叫了起来。

    薛从良和李美玉也急忙走近牛棚,只见,牛正在用嘴叼着一根麦秆吃,眼睛里开始放光芒,当他们几个人走近的时候,牛像是想要站起来似的。

    薛从良举起手腕,看了看表,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了,药效开始发挥,从目前来开,情况良好。

    “二婶,牛就要脱离危险了,药效起作用了。”薛从良看着牛,一字一句地说。

    “哎呀,良子,你可是救了我家一条人命啊!我得好好谢谢你!”二婶拍着薛从良的肩膀,没想到,薛从良瘦弱的肩膀,有点吃不消。

    “嘻嘻!”李美玉看着自己的干娘,把薛从良拍得摇摇晃晃,忍不住笑了起来。

    “二婶,现在只是表面上好多了,并不完全算康复……”正当薛从良说话的时候,这头牛,开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同时发出底气很足的“哞——哞——”两声。叫的薛从良心花怒放。

    没想到,这牛好的这么快,还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够站了起来。

    “二婶,现在牛已经好了大半了,不过,由于毒药的毒xing还没有完全清除,明天早上还需要再灌一次药,我把药留在这里,你们自己灌呢,还是我再来一次呢?”薛从良问道。

    “那当然还得你再来了,你二叔不在家,我们两个娘们,哪里能干得了这样的事!”二婶激动地说道。

    “那好,那我明天早上再来一次,你们记得,给牛喂些好吃的,和人一样,大病初愈,需要补补身体。”薛从良说这些时候,回头看了看李美玉。

    李美玉也正在看着薛从良,两个人想要说什么话,好像心照不宣一样,但是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那我走了,婶,明天再过来!”薛从良给二婶告别。

    “小玉,快去送送你薛大哥,把苹果拿上。”二婶在牛棚里,给牛放料草,向李美玉说道。

    “好,我去送薛大哥。”李美玉应声道。说话间,李美玉已经从果盘里,拿了两个苹果出来。

    薛从良走在前面,李美玉走在后边,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大门。

    外边就是村外的田地了,很多的麦子,都已经发黄了,等待收割,这正是收割麦子的时候。

    “小玉,刚才的事,你别介意,我是不小心才……”薛从良还没说完,就被李美玉做了打住的手势,给堵了回去。

    “我不介意,薛大哥,以后我还要去给你打下手呢!到时候,你不嫌弃我就行!”李美玉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又浮起一团红晕。

    李美玉把苹果塞进薛从良的手中,转身离去。留给薛从良,一阵淡淡的香味……

    薛从良伸长鼻子,深深地吸了口气,恋恋不舍地回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