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9章 欲望难遏

作者:七星通惠
    自从见到了李美玉,薛从良的魂,像是留在了二婶家。她家的东西,不论是那个砖砌的牛棚,还是院子里的桌子,都是那么令人难以忘怀,好像都有了韵味一般。

    想着想着,李美玉的身影,就会出现在院子里,她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忙碌着给薛从良拿东西。她滚圆的臀部,从牛仔裤里,凸出出来,再加上短上衣的衬托,那种感觉,真是勾人心魄。

    尤其是在里屋,看到李美玉换衣服的那一幕,更是让薛从良久久难以忘怀。

    这是薛从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上身,当然,是有记忆以来。李美玉雪白的胸部,还有半遮半掩的那件衣服,都给薛从良难以抑制的yu望。以前,薛从良很讨厌那种暗红sè的衣服,可是,当这件衣服,和晃动的小兔子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居然这么美丽动人。

    如果这两只小兔子,贴在薛从良的胸前的话,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薛从良的想象力,如同野草一样蔓延。

    薛从良忽然觉得,做个男人真好,做个成年大男人真好,终于到时候享受一下异xing的**了。想到这里,薛从良那个地方的东西,突然就有了反应。

    这次去二婶家,真是没有白去。

    让薛从良收获更大的是,自己一个堂堂医学院高材生,给人看病的医生,今天居然救了一头牛,这真是一个奇迹。看来,自己不仅适合给人看病,居然还适合给牛看病,两栖作战,勇猛无比呀!

    薛从良在自己的小屋里,手舞足蹈,一次一次重复着拿着兽用针头,突突突地给牛打针的样子。这个样子,让薛从良很是受用,就像是一位战士,冲锋在沙场上。

    这给薛从良带来了充足的自信,同时,也让他找回来过去的雄风。

    自从那位薛老头倒地之后,给薛从良带来了无法弥补的yin影。虽然他不是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死去的,但是,却是在自己的门口死去的。这对于一个医生来说,是从医史上的奇耻大辱。

    如今,这头牛帮他把一切都冲洗干净。

    正是早晨,薛从良躺在自己的小屋里,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窗外的阳光倾泻下来,外面的鸟儿传来婉转的鸣叫,显然在演奏着一曲动人的交响曲。这和城市相比,简直就是天堂了。要想在城市里看到这样清澈的阳光,那是掏钱都买不来的好事,还有,这欢快的鸟鸣,也许只有在动物园里才能听到。现在,这个村庄,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鸟园。

    “薛医生,你还好吗?我来看看你!”正当薛从良眯着眼睛想要睡个回笼觉的时候,忽然听到有说话声。

    薛从良睁开眼睛一看,惊呆了!

    这不是到诊所里来的薛老头吗?怎么活着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

    薛从良一个鲤鱼打滚,翻下床来:“薛大爷,你不是驾鹤西去了吗?怎么跑到我们薛庄来了?”薛从良的声音有些哆嗦,莫不是来找自己什么麻烦的吧?

    “应该是我们的薛庄,我曾经也是薛庄的一员!”薛老头说道。

    “你不是去世了吗?”薛从良问道。

    “我其实生活在一千年前,你可以说,我早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我还在我当时的那个年代呀,只因为不能和你们现在的这个年代同时存在,所以,我们只能这样隔空对话了。”薛老头这样说道。

    “啊?那你是怎样过来的?你到底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薛从良还是无法明白他的意思。

    “不论活着的,还是死去的,我们都将与薛庄同在。如果你非想要得到一个解释的话,可以这么说,你们人们有七魂六魄的,其实薛庄也有自己的魂魄,而魂魄时刻穿越的。”薛老头说道。

    “哈哈,你真会讲故事。我才不相信呢?谁让你过来的,你这次来有什么事?赶紧说,别坏我的好事,别倒在我的门口。我刚治好了一头牛,你可别给我搞砸了。”薛从良最怕这薛老头给自己带来霉运。

    “我来找你,是引导你,拯救薛庄的,你是千年来最好的人选了,昨天,你也听你大爷说过了,薛庄迎来了第二个千年轮回,需要一名勇士,来拯救薛庄,我给你的书里,不是给你讲得很清楚了吗?你怎么这么贪玩,不长记xing?”薛老头居然有些嗔怪薛从良的粗心大意。

    “我的薛大爷呀,你搞得那的那些神神奇奇的东西,让我怎么相信呢?现在是和平年代,我们都生活得挺好的,你却经常出现在这里,搞得我心神不宁,你赶紧走吧,我是没有本事做你说的那些事情。”薛从良摆摆手,想要送客了。

    “薛医生,我的话,你可以不信,但是,有一个人的话,你一定会相信。”薛老头说道。

    “谁?”薛从良有些好奇了。

    “村西头的拐子薛!”薛老头说完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唉,你别走啊!”薛从良还没来得及问清楚,起身上前一步准备拉着薛老头一把。只听得“扑通”一声,自己居然摔倒在地上。

    薛从良惊醒了过来,才发现,刚才的一切,原来是一场梦。

    可是,梦里的一切,却如此的清晰,就像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样。

    薛从良回味着刚才的话,这薛老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对薛从良来说,是个谜。他已经多次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虚虚实实,令人一头雾水。

    不过,他临走的时候,让自己去看看村西头的那个村医拐子薛,这倒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如果真的能从这个长辈身上,得到一些问题的答案,或许还令人相信。

    “良子,你下楼吧,吃饭了!”楼下传来老妈悠长的喊叫声。老妈现在迷上了听戏,现在说话的时候,都是抑扬顿挫的,恨不得再走几串碎子步。

    薛从良一看表,呀!真的快中午了。这一上午过得真够快的,就眯了一下眼,就过去了。

    饭桌摆在一楼的客厅。

    薛从良的家里,虽然并不富裕,但是,院子里和田地里,都种的有蔬菜,所以,每顿饭吃上三四个菜是不成问题的。

    家里的鸡笼里,养的有柴鸡,土生土长的柴鸡,营养丰富。可以吃柴鸡蛋,可以炖了吃柴鸡肉,这种鸡蛋和鸡肉,味道鲜美,这才是真正的补品。

    老妈想得真够周到了,薛从良刚回来不久,需要补补身体,所以,就炖了一只老母鸡。桌子中间,那碗鸡汤,看上去香喷喷的,薛从良的口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他正yu夹上一块肉,舀上一碗汤,没想到,老爸薛大志发话了:“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老爸正说间,老妈在桌子下边,用脚踢了踢老爸的腿。

    “良子,别管你爸,你先喝点鸡汤,补补身体,想在家住多久,就住多久啊!”老妈说道。

    薛从良被勾引上来的食yu,突然就被打下来了半截。他放下筷子,有些闷闷不乐。

    其实,也是该规划一下自己未来一年的发展了。这次,薛从良准备把自己的计划,给说一下,以便博得家人的同意。同时,也会让老爸老妈放下心来。但是,自己回来的真正原因,尚不能说。等一切搞清楚了之后,再说不迟。

    薛从良告诉老爸,他回来就是要搞一个农村医院,外加一个疗养院。这里环境优雅,空气清新,是城市里环境所不能比的,是个疗养的好地方。同时,现在交通和通讯都这么发达,如果在这里开一个疗养院的话,那未来的发展,必定前程无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