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10章 探访拐叔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说,之所以有这个计划,是因为薛庄人,一直都拥有神奇的抵御外界病毒的能力。

    薛从良又把从书上看到的故事,都讲给老爸老妈听了。

    他们两个,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对于薛庄的故事,闻所未闻,更别说这些耸人听闻的历史事件了。

    “良子,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老妈有些怀疑地问道。

    “千真万确,咱们薛庄,说到底,就是个风水宝地,如果不利用这里的天然条件,那不是白白浪费了吗?现在的时代,与以往不同的了,要有实力,更要有经济头脑。”薛从良说这些的时候,情绪高涨,自己都觉得是个很好的点子,只是现在还没有启动资金而已。前段时间,为了开办诊所,薛从良的老爸老妈,还从邻居那里,借来了不少钱,现在还没还上呢!

    “那好,听着你说的,还有那么几分道理,不过,不论你想开什么院,赶紧把借邻居们的钱给还上!这事不解决,我们两口子,在外边都抬不起头。”老爸说道。

    “那是肯定的,我挣到了钱,第一时间就把他们的钱给还上。”薛从良说得头头是道,可是,说道还钱这事,他有些发愁了。自己的农村医院还没开起来,怎么挣钱还钱呢?

    不过,从现在来看,老爸这边,已经没有意见了。先把老爸这边搞定了,随后的事,再说吧。

    “吃,吃,你妈给你炖的鸡汤……”老爸脸上的表情松弛了下来,看来,薛从良的计划,稍微给了老爸一点点的安慰。

    吃过午饭,薛从良准备去找村西头的拐子薛。

    不巧的是,这个时间点,都是农村人午休的时候。

    走在村路上,一切都安静无比,太阳光照得人软绵绵的,一阵阵花的香味扑面而来。住在路边的人们,都虚掩着大门,有时候会看到几只狗头,从大门后边探出来,朦胧的眼神,看一眼薛从良,就又疲惫地缩回去,睡着了。

    偶尔令人jīng神一震的,就是丢蛋的母鸡,突然从柴禾垛旁边“咯咯哒哒”地冲出来,大声地鸣叫着,像是在招呼人来收鸡蛋。

    走到拐子薛小诊所门前,只见诊所门前的树荫下,摆放着一张躺椅,躺椅上躺着一个人,鼾声阵阵,睡得正香,一根手柄处磨得发亮的木拐杖,斜靠在他的手边。

    拐子薛,是薛庄有名的村医了,由于资格老,年龄大,现在只给大家看些疑难杂症,有些头疼脑热的病,一般都到山外的小医院去看了。于是,拐子薛的生意,有些清淡。

    不过,这样也好,拐子薛却有了充足的午休时间,每天中午,都会躺在树下的躺椅上,美美地睡到下午三点多。这段时间,天气有些冷了,他一般会小寐一会儿即可起床。

    薛从良很安静地在这诊所看一看,放轻了脚步,生怕惊醒这位老人家。人都说,老人们睡觉容易惊醒,可拐子薛睡觉,那睡得可谓香甜。

    这个诊所很简陋,门口就对着外边的院子,与其是个院子,不如说是一片空地而已。诊所的门口,摆着一个长形的桌子,是那种很普通的木头桌子,由于常年的使用,桌子上被磨得油光发亮,古朴厚重。桌子上放着一个手枕,是拐子薛给人把脉用的,听诊器也放在桌子上,好像刚刚给人诊断完毕。

    后面的药柜子,大多是中药,很少有西药。拐子薛还是喜欢我们古老的传统中医,他给病人配药,也都是先写个单子,然后用jīng确到几两几钱的小称,给人拿药。然后,用一张草纸把药包起来,明确地告诉患者,回去之后如何用锅煎药,每天喝下多少。

    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喝这种苦涩的中药,尤其是小孩子,一看到这些中药,就哭得稀里哗啦。只有老年人,依然来这里抓药,他们知道,拐子薛的药,是真正的药,没有副作用,价格又不贵。

    薛从良在这中药店门口,左左右右地看,有中药店名字很奇怪,比如:麻黄、狗骨、羌青等,虽然薛从良在医学院的时候,学习了不少医学知识,但是,对于博大jīng深的中医知识,也是一知半解,老师曾经介绍说,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要学习中医知识,这才是天人合一的医术,远远比西医博大jīng深。

    “救命啊,救命啊!”正当薛从良专心地思考着中药抽屉上的名字时,忽然听到有人在喊救命。

    出于职业敏感,薛从良立刻翻身冲了出去。发现在拐子薛的旁边,几个孩子在模仿着伤兵残将的样子,张牙舞爪地怪叫。

    这声音虽然小,但是也惊动了拐子薛,他和薛从良的反应一样,他有些苍老的身体,像是安上了弹簧一样,噔的一下,就跳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是孩子们一阵爽朗的笑声,没等拐子薛拿起拐杖,这些孩子们,都四散逃跑了。

    这时候,拐子薛才看到薛从良的身影。

    “那个……我想想,你不是……”拐子薛真有些老了,他有点想不起来,眼前的这位俊朗的年轻人到底叫什么名字,“你不是薛二狗的大娃吗?”

    薛二狗是薛从良老爸的rǔ名,现在的老年人,都叫薛从良的老爸为二狗。

    “对对,拐子叔,我就是良子呀,你还记得我吗?”薛从良走上去,慌忙介绍了自己。

    “哦……对对!良子呀,看我这记xìng,你们年轻人,不常在家,我都给忘记了,呵呵……”拐子薛不好意思地说。

    “没关系,拐子叔,你的身体还好吧?”薛从良问道。

    “还好,还好,我是老中医了,一些养生知识,还是懂得的,不过,医不自治呀,有时候,自己的身体病了,也是无能为力呀,你看我的腿,自从瘸了之后,从来没有好过……”拐子薛有些遗憾地说。

    “拐子叔,你坐着别乱动,好好休息。您这腿,是怎么回事呀?”薛从良不知道为何问到了这个问题,话说出来,他忽然又觉得不合适。何必再提老人过去的伤疤呢!

    没想到,拐子薛倒是想把过去的事情给讲出来。其实,这正是薛从良想要知道的事情。他想从拐子薛这里,了解一些关于薛庄的往事。

    “唉——这事说起来,那可遥远了,我给儿子们说,我这腿当年都是摔伤的,其实,真事的故事,我一个人都没有说。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老了,再不给年轻人们讲讲,估计以后也没力气再讲了……”拐子薛像是回到了很久以前,眼神迷离,眼前的烟袋,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一股青烟,围着拐子薛的缭绕不息。

    “拐子叔,你慢慢讲,咱俩好好唠唠。”薛从良看到了希望,他知道,拐子薛想要讲些什么别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当年呢,我才二十岁,也就是近四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还年轻,不懂事,但是,我已经开始研习中医了,老师就是以前的一个老人,他对于中医了解甚深,不过,后来,他说,薛庄的中医,受到了庄神的诅咒,于是,改了姓,后来改姓陈了,之后,也搬出了薛庄。只有我,对于中医一片痴心,不论如何,要学下去。老师看我一片忠诚信,就把事情的真相说给我听……”拐子薛说道这里的时候,猛烈的咳嗽了一阵。

    薛从良起身去给拐子薛倒水,端出来一杯沏着茶叶的开水:“拐子叔,你先喝杯水……”

    拐子薛接过那杯水,咂了一口,一阵茶叶的芳香,弥漫在空气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