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16章 夜路偷窥

作者:七星通惠
    “这就是我回来的原因呀!你要相信,薛庄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村庄,里边的高人,多着呢。有人说,时势造英雄嘛,现在这平凡的生活,没有任何的波澜,你当然无法看到事情的真相了。”薛从良说道,“不过,从现在来说,一切安好,我倒是希望,这种生活能够持续下去,平安就是福啊,我们谁不想平平安安呢?”

    “是啊,但愿你说的那些事情,从来都不要发生。薛庄依然像是平常的村庄一样,平平凡凡地过。人们都安好。”李美玉说的话,都和她本人一样美好,这让薛从良心中很是舒坦。

    时间已经不早了,中午时候到了。田里的人已经陆陆续续从田里回来。薛从良准备回家吃饭了。

    “薛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还会再见面呢?”李美玉有些羞涩地问道。

    “嗯,我们要不要互留手机好呀,你愿意吗?”薛从良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当然可以了,我有关于医学方面的问题,给你打电话请教哦!”李美玉的脸上,涌上一丝绯红。

    “当然了,即使不是医学方面的问题,也可以随时打来电话,欢迎来sāo扰我哦!”薛从良说道。

    “对了,一会儿我二婶回来,你告诉她我回家吃饭了。”薛从良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好的,我一定告诉她。”李美玉有些恋恋不舍。

    “我们会再见的,反正离得不远,随时都会见到的。”薛从良离开的时候,牛棚里的那头牛,都“哞——”的叫了一声。

    李美玉又转悲为喜,破涕为笑了。

    薛从良又看了一眼李美玉,心中也有点依恋不舍,不过,来rì方长,以后有机会了,再一起聊天吧。

    时间过得很快,麦收马上就要结束了。农事已经忙了大半,人们的粮仓里,都灌满了粮食,今年的口粮算是不用发愁了。现在,剩下的事情,就是把秋作物种上,今天的农事,已经过了大半了。人们的休闲时间越来越多。

    可是,越是在这个时候,农村鸡鸣狗盗的事情,就越来越多。在进入夏末以来,发生偷盗的事件,已经有两起了。

    这给本来就平静村子,带来了颇多的不安。

    薛从良自从给二婶家的牛,还有那个王nǎinǎi看好病之后,开始在周围的村庄里,名声大震。来找他看病的人,除了本村的,周围村庄的人也很多。

    薛从良买了辆自行车,开始提供上门服务。他现在,最迫切的事情,就是想买辆摩托车,毕竟,这里山路相对较多,骑自行车有些累不说,看起来也相对寒酸了些。

    如今,在乡村的水泥路上,到处都是飞驰的电动车、摩托车、小汽车,他这辆自行车,是在没脸骑出去了。

    随着名声的越来越大,薛从良也有了一个想法,他准备把李美玉也叫过来,当她的助理,这样,他们不是天天可以见面了吗?

    这个想法,让薛从良心中很是兴奋,他卖力干活的劲头更大了,这样,就能够挣来更多的钱,给李美玉发工资了。

    所以,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薛从良都会出诊。

    农村的晚上,不像城市,太阳落山之后,唯一的照明灯就是那轮明月。在十五月圆的时候还好,可是如果等到月末月初,月亮就不行了,满天的星辰,但是还是照不亮农村的小路。

    薛从良就是在初二的一个天晚上出诊的。他老妈让他带了只手电筒,以防晚上回来的时候,看不见路。

    果然,他给临近的王村看了病之后,已经是午夜时分了。

    从王村到薛村,大概还有几里路的距离。薛从良骑着自行车,吱吱呀呀地走在的路上。

    在去往薛村的路上口处,有座寺庙,名曰乾坤寺。这寺庙是两个村必须经过的地方。薛从良每次经过,心里都有点打颤。

    虽然这里每逢初一、十五都会有周围村子里的信男善女们来烧香拜佛。可是,经常听到村里人讲鬼故事,都是从这座庙开始讲起。所以,不论是否有哪些事情发生,薛从良的总是觉得,后背发凉。

    这次,是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从这里经过,薛从良当然心中紧张。

    现在,田地里光秃秃的,虽然光线很暗,但是,一样望去,村庄是村庄,柴垛是柴垛,破庙是破庙,都是一个个黑乎乎的暗影。看上去让人无限联想。

    让人惊奇的是,在破庙的门口,停了几辆摩托车。

    薛从良觉得好奇,这些人们在里边干嘛?黑灯瞎火的,他们能干点什么?难道是偷盗庙里的财物。

    说来也奇怪,在临近道路的一侧,是破庙的后墙。薛从良骑着自行车,悄无声息,忽然看到后墙上透出黄豆般大小的灯光。

    他停下车子,从这个小洞里,看了进去。

    原来,这里边点燃着一盏蜡烛。蜡烛是人们供奉用的。在蜡烛的周围,坐着四个人,这四个人,让学薛从良的心,突突直跳。

    他想立刻离开,但是,这四个人的话,立刻吸引住了薛从良。

    “大哥,老李家的羊,我早打点好了,羊圈就在东墙里边,从西边的墙角,向前数十步,就是羊圈……”一个声音说。

    “这好办,老李那人我了解,凌晨一点多的时候,睡得最死,呼噜声最大,吵死人了,这个时候,咱在他后墙上,扒个洞,明天就有羊肉吃了。”另一个声音。

    “二哥,说得好,这几天我馋着呢!晚上行动吧!”又是一个声音说。

    背对着薛从良的那个人,没有说话,一直在抽烟,那烟圈,一圈一圈地在灯光上面打旋。

    这时,薛从良才知道,原来,这几个人,是个偷盗团伙。他们是哪个村庄的,尚且不知。但是,从这样子来看,他们想要有所行动了。

    “不行,现在这段时间,严打行动正厉害,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出动,岂不是撞枪口了吗?我们要做,就做个大的,够吃个一年半载的……”这人声音,有些沙哑,而且低沉,像是从地缝里发出来的声音。

    薛从良听到这样的声音,总是有些紧张。

    管他偷谁家的呢?反正不偷我家的就行。薛从良自觉人少力单,不如早点撤了再说。

    “大哥,你听说没有,薛庄有个家伙,说是得到了一本书,那书里,藏有薛庄的宝藏路线图,我们哥几个,把他那破书弄来,估计里边有戏。”一个声音说道。

    “薛庄是有宝藏,这事我们早听说了,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劲,都没有人找到,别说他一个毛头小子了。”这位带头大哥说。

    “这次不同了,大哥,这小子的书,有来头,或许真是本藏宝图呢?”一个声音说。

    听到这里,薛从良来劲了,他们讨论的书,不就是自己那本书吗?里边并没有提到什么宝藏的事情啊?这些人,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薛从良的头上,不知何时,浸出了一层细汗。这人们居然打自己的注意,看来,自己的危险也就大了。

    前段时间,那位老婆婆说,有人打听薛从良的事情,正打算到他们这里来呢,看来,真让这位老婆婆说中了。

    “先别急,我们先观察观察,你们没看到那小子吗?天天骑了辆破自行车,哪里有什么钱,我看,藏宝图应该是人们的传说。”老大猜测道。

    “不过,如果我们不动手的话,让这小子得到了,那我们后悔可就来不及了。”其他人依然对薛从良的藏宝图感兴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