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17章 午夜笔洗

作者:七星通惠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下长线钓大鱼,我们不是盲目的行动,不是打游击,知道吗?”老大说话很有分量,“我们还要和当地人搞好关系,发展下线,仅凭我们几个人,现在来做大事,力不从心呢!我们现在的任务是,从各个村子里,发展眼线,到时候,谁家里有钱,有多少钱,在哪里放着,统统掌控在我们手里,时机一到,把他们一网打尽。我们顺势逃得无影无踪,那兄弟们,就过上逍遥ri子了。”

    “老大果然厉害,眼光长远呢!”一个声音说。

    “不过,现在我们也不能等着饿死,我们今天晚上的行动,就是去附近的村庄,把电话线给收集一下,现在,正是金属铜价格最高的时候。老二,去把你的面包车开来,老三老四,跟着我去收集电话线。”老大吩咐已毕,几个人开始分头行动。

    薛从良赶紧把自行车藏进沟渠里,然后,自己躲进前满不远的桥洞下边。

    没想到啊,这村里的电话线,总是被盗,原来是这些人干的。偷盗公共设施,可以犯罪呀,这些人真是不要命了。

    三分钟后,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突然响起,紧接着,几束强光打到路上,薛从良看到四个人,每人一辆强悍的摩托车,分别朝东和朝南而去。

    薛从良从沟渠里爬出来。四周安静了许多,时间已经是凌晨了,隐隐约约的村庄,一片黑灯瞎火,从村庄里,时不时传来几声狗吠。但又很快沉寂下来。

    一阵寒气袭来,凌晨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薛从良恨不得点一堆火,取取暖,但是,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赶紧回到家里。

    可是,还没有走到家,忽然看到路边有人在生火。薛从良心中奇怪,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人在这里烤火,令人有人发憷。

    不论是谁,管他呢,他烤他的火,我走我的路,谁也不碍着谁,岂不正好?

    于是,薛从良无声无息地走近那堆火,和那烤火的人。他的自行车这次很争气,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薛医生,可有时间停下来小坐?”这人突然说起话来,而且,叫的是薛从良的名字。

    薛从良差点从自行车上掉下来,吓出了一身冷汗:“你,你是谁呀?”

    只见,这人头戴一顶竹子编的遮阳帽,身穿蓑衣,这身打扮,让薛从良突然想起唐朝诗人张志和的《渔歌子》中“青箬笠,绿蓑衣”的垂钓者形象。

    老人抬起头来,薛从良突然看到了令他终生难忘的那张脸,虽然光线很暗,但是老人脸上的白斑,依然清晰可见。

    “薛爷,你不是去世了吗?怎么……”薛从良不知道从何说起。

    “略施小计而已,如果我不装死,你会回到这薛庄吗?”薛爷面前的火光闪烁,映红了他的脸。

    看来这薛爷并不是鬼,鬼是怕明火的。

    这让薛从良的心,稍微平静了下来。

    “我交给你的任务,你都打探清楚了吧!薛庄的神器,你也听说了吧?”薛爷给薛从良说。

    “都听说了,你自己怎么不去找呢?反而让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去找?”薛从良说道。

    “不是给你说了吗?我来自一千多前,本来不想管你们后人这些破事,可是,看你们越来越愚笨,所以,就不得不过来管管你们了。”薛爷轻描淡写地说。

    “你说你来自一千年前,你有什么证据,让我信心你,你是怎么来的?”薛从良看着这老头,看不出任何岁月沧桑,怎么口口声声说是一千多年前的呢?

    “哎,你这孩子,就是疑心太重,这是你们作为医生的最大毛病。给你看样东西,你或许会明白!”老人说着,右手伸进自己宽阔的袖子里。

    这引起了薛从良的好奇,他立刻走进了火堆,把手伸出来,一边烤火,一边等待着老人拿出东西来。

    摸了半天,老人摸出来了一个小小的,只有拳头大小的东西:“看,这个东西,你们现在的书法家,依然用这东西,这叫笔洗,在唐朝,他可是文人必备的工具。你看,这工艺,也只有唐朝的人,能够造的出来。你们现在人,造的东西,有这种水平吗?”

    薛从良伸手接过这个只有拳头大小的陶瓷笔洗,细腻的光泽,完美的质地,让薛从良这个陶瓷的外行,都觉得,这是件宝贝。而且,在笔洗的下端,印有隶书,景德镇,几个小字。

    “可别小看这只笔洗,它可是件宝物,如果,你能够收集到寅时的露水,置于笔洗之中,即可打通唐朝到现在的通道,在唐朝,你使用这个东西,可以看到现在的年代,人们的生活,当然,如果在现在,你也能够看到唐朝人们的生活。”薛爷这样说道。

    “这宝贝,当真这么神奇?”薛从良有些不信。

    “信不信由你了。不过,这宝贝不是送你的,只是为了证明给你看到。唐朝的每件东西,都不像是你们工业化生产的,而是因人而生产的,工匠赋予这件宝贝以躯体,而使用者,能够赋予宝贝以灵魂,所以,也就是说,只有特定的人,用了特定的宝贝,才会发挥灵xing。不知道你理解我的话没有?”薛爷点着一枚镶玉烟斗,幽幽地说。

    “你说的话我明白,不过,我还是有一个问题。”薛从良说。

    “你还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说。”薛爷嘴里吐出烟圈。

    “你送我的书里说,薛庄将会遭遇千年一遇的灾难,我不相信,我们现在生活的很好,哪里有什么灾难,必定是有些人的谣言。”薛从良说道。

    “唉,都是你们现代人滥印盗版书籍给害得了。那本书,成书于一千多年前,是经过书家撰写而成,每个字,都凝聚了多少人的心血。那时候的人,没有电视,没有网络,很多天家,夜观天象,那不是白观呢,人家在计算,在推算,根据周易八卦五行,才推算出了一千年后的事情啊!”薛爷说的很投入,并且有些生气地说。

    “那好,如果这是真的,你们说的五行神器,和我又有什么关系?”薛从良问道。

    “刚才我已经说了,每件宝贝,都由他的主人,赋予它们灵魂,你就是这五件宝贝的主人,只有你,才能够找到它们。史书上没有记载,但是,那些有通天之才的人们,就是为你而制造的这些神器,因为你的生辰八字,正好和这五件神器的五行相匹配。所以,他们的主人,只有你一个。”薛爷说道。

    薛从良听得云里雾里,没想到,自己居然肩负起了这么重大的责任,薛爷说是自己的生辰决定自己的命运,也就是时代赋予的责任。

    “薛医生,你不用再怀疑了,明天午时,薛庄的上空,将会出现叠ri的现象,也就是说,太阳的周围,还会出现两个太阳,就像你们现代人,走路都戴着一个耳机一样。到时候你看看那,信不信由你了,这是古人们的推算出来的,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科学。”薛爷大胆地说。

    “真的吗?如果你这样说,我到时候一定要看看,如果没有的话,你以后别来找我。”薛从良说道。

    “那是当然,如果你觉得我说的话有道理,本月月圆之夜,你还来这里,我们爷俩再唠唠,到时候,我将告诉你,如何找到五件神器,还有关于薛庄藏宝图的秘密。这些,都将改变你的一生。”薛爷说。

    当薛从良还想再问的时候,薛爷已经灭了火,披着蓑衣,戴上斗笠,消失在茫茫夜sè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