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18章 叠日预言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回味着薛爷说的话,回到了村里,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匆匆忙忙,简简单单,洗漱了一遍,薛从良安歇了下来。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一场梦吗?可是,又不是梦,薛爷已经出现了几次了,说是从千年之前穿越而来,这让薛从良很是疑惑。

    不过,这是不是真的,第二天即可见分晓了,如果在明ri午时,真的出现叠ri的现象,那薛爷说的话,就真的值得信任。

    什么话都不说了,就等着明天来验证一下,看看这一切,是不是一场梦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到邻居家有人来问电话是否还能打通的问题。

    “良子他妈,你家的电话还能用吗?”

    “还能用吧,不知道啊,今天早上,还没打过电话呢!”良子的老妈在下面应承着。

    良子睁开有些疲惫不堪大眼睛,听出来这是东边邻居大婶的声音。

    当良子还在想着电话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在那个荒野庙里见到的一幕。

    薛从良惊醒了,翻身起床,看了看自己床头不远处的那个分支电话,才发现,屏幕上曾经闪烁的信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无影无踪了。

    他nǎinǎi地,这帮人难道真是把薛村的电话线个盗走了?薛从良可以确定,绝对是昨天晚上那拨人干的。这倒好了,电话线一旦被盗,别说电话了,就算上网,也上不了了。

    不过,薛从良现在有手机,对自己到时影响不大,受到影响的,只是家里的那部固定电话。

    以前,就发生过这类盗窃通讯线路的问题,虽然,镇上的派出所曾经派人蹲点守候,始终没有抓到人,导致这类事情一直在不断的重新上演。

    如果从昨天晚上听到的消息来判断,在以后的ri子里,还可能发生更大的盗窃事件。到时候就不是盗窃电话线了,可能是盗窃更多财物的问题了。

    这天的天气不是太好,天yin沉沉的,薛从良早晨起来一看,心想,糟了,说是要看看叠ri的奇观,这刀好了,来了个yin天,这还怎么来看呢?

    不过,令薛从良没有没有想到的是,快要接近中午的时候,居然云开雾散了,太阳真的重新露出了脸孔,有老头老太太,坐在外边的空地上,悠闲地晒着太阳。

    薛从良还在药房里忙里忙外,现在虽然来看病的人不过,但是需要薛从良做的事情不少,检查药品的摆放了,检查药品是否过期,还有把需要的药片写成一个单子,有空的时候,到医药批发市场拿货。

    “咦,大伙快来看呢!这太阳怎么成了三个了?”外边休息的几个老人,齐声叫着,并用拐杖指着天空。

    由于阳光刺眼,人们都打着眼罩子,仰望天空,有些人,还拿出了墨镜,戴着墨镜看天空。

    “是啊,是啊,真是奇迹呀,怎么出现了三个太阳。”

    “三个太阳,不得了了,太阳要晒死人了,后羿要出来shèri了。”

    “哎哟,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这还是头一次见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天下要大乱了吗?”

    这些老年人在门口的空地上,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吸引了很多人聚集在这里观看。

    薛从良早准备了自己的墨镜,他把那只最浓黑的墨镜拿了出来,戴上之后,就跟一位盲人一样,当薛从良仰脸去看的时候,果然看到三个太阳。

    不过,这三个太阳,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而是别有一番情形。在本来的太阳周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光圈,在光圈的左边和右边,分别出现了半个太阳,这两个一半的太阳,就像是两个耳机一样,戴在原来那个太阳的两边,看上去,就像是出现了三个太阳。

    薛从良也在惊叹这奇异的天相,但薛从良可以很容易地解释这种现象,出现这种情况,多是由于大气折shè的缘故,所以人们才会看到两个半个的月亮。

    但是,这却应验了昨天晚上薛爷的那句话,明ri午时,出现叠ri的现象。他虽然没有说出现的是三个太阳,但是他说的叠ri,也许就是这种天相。

    薛从良不得不惊叹,薛爷所说的话。

    到现在为止,其实薛爷所说的话,大都得到了验证,并没有出现薛从良所认为所谓的胡言乱语。

    虽然他所说的五行神器有些邪乎,还有什么藏宝图,不过,薛从良觉得,这些或许真的存在。

    这时候,薛从良的有些相信这老头的话了。

    他重新找到那本薛庄之魂的书,又重新拿出来进行翻阅,发现里边,其实早已经提到了关于五行神器的传说,以及这些东西的使用方法。只是薛从良从来没有细看而已,或许只是看了看之后,就扔到了一边。

    这次,薛从良又有一个重大的发现,根据书中的记载,关于薛庄的藏宝图可以在天空中找到,秋末冬初的季节,北斗七星所指的方向,就是薛庄的藏宝之地。

    这本书,就像是一本薛庄的使用说明书一样,细读之后,关于薛庄很多方面的东西,都有所涉及。但是,它说的都很含糊,比如藏宝图,宝藏到底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找到宝藏,书里并没有说。

    这让薛从良很是生气。要说就说明白嘛,怎么说话,总是半半截截的,让人看着都不爽。

    为了搞明白北斗七星所指的方向,薛从良特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站在自家的楼房上,观望了一下。

    晚上,月亮还没有出来的时候,真是星空浩瀚呢,薛从良仰着脸,看着天空中的每一颗星星,他们好像都在移动,又好像没有任何动静。

    薛从良勉强能够认得出北斗七星,但是,它们所指的方向,明显是南方啊,书上所说的,到底是哪个方向啊,这里并没有明显的说明。也许说的是村子南边的薛河,也许是村子北边的伏龙山。这么大范围,犹如海底捞针。

    所以,从这天相上来判断,发现宝藏的可能xing,太小了。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相差十万八千里,如何能够找到。

    不过,薛从良对这笔宝藏,也是相当的期盼。

    说不定,这是一个山洞的,当山洞打开之后,把里边的金银珠宝,堆了一大堆,里边有玉镯子,有金首饰,还有红宝石,其他的宝贝,就更别说了,应有尽有。有了这些东西,薛从良还用愁吃穿吗?

    到时候,薛从良的梦想就要实现了,在村子里盖上一个大宅院,然后,再在山脚下盖上一栋养生会所,修一条笔直的沥青马路从高速公路上下来,直接通到薛从良的养生会所。

    全国各地的高官富商,都来这里养生,那到时候,这薛庄可是个宝地了。

    薛从良准备把养生医院继续做大,在全国各地风景秀丽的地方,都有自己的分院,那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薛从良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禁笑了起来。他回去躺在床上,一直琢磨着如何把自己的事业,做到最大。

    忽然,薛从良的电话响了起来,这个时候了,谁还会打来电话呀?

    “喂?是薛医生吗?”对方传来一声美妙的问候,声音温柔,一听就知道,是个年轻貌美的女人。

    “嗯,……我是,您是?”薛从良本来以为是李美玉的声音,不过,很快,薛从良的就听出来,这不是李美玉的风格。

    “我姓白,明天你有空吗?薛医生,我想提前预约,您看可以吗?”对方的声音,听上去怎么有点像是**的声音,一句话,也拐上好几弯子,搞得薛从良身上麻酥酥的。

    “有,有,明天我有空。”薛从良慌忙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