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19章 天降美女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放下电话,自己被这个姓白的女人,搞糊涂了。

    这是来看病呢?还是来**的呀?薛从良听着这声音,像是喝了蜜糖一样甜美,让他只能点头如捣蒜。现在,就连这女人要看什么病也没有问。

    对了,薛从良突然想起来,自己这穷乡僻壤的,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来看病呢?这一听就是城里人的风格,用的是普通话,声音柔情似蜜,简直可以让所有的男人酥软下来。

    难道,这女人是干那个服务行业的?薛从良不敢猜测。现在没有看到她本人,真是不能妄下结论。不过,薛从良以自己的从业经验判断,这女人,不是省油的灯。

    只是,不知道她耍什么花招。

    薛从良自鸣得意,如此看来,自己的名声是越来越大了,居然有城里的人都慕名而来,这还得了,要不了多长时间,薛从良能够鸟枪换炮,自行车换上摩托车了。何况,明天的来客还是个美女,这个美女不知婚否,不过,只有未婚的女人,才会有这么妖媚的声音。

    第二天一大早,薛从良就在镜子前面修剪胡须。在家里的这段时间,薛从良从来没有仔细地修剪过自己的胡须。一般都是用电动剃须刀,嗡嗡嗡地像是割草一样,割上几遍,连镜子也没有照过。

    现在仔细一看,脖子里一些长长的胡须,居然都没有剃掉,有的已经长得有一指长了,薛从良自觉汗颜。

    正好,为了仔细的打扮一下自己,薛从良特意找来了手动剃须刀,打了泡泡,无比仔细地修剪起来。

    “良子,终于知道干净了?今天怎么这么仔细地刮胡子来了?”薛从良的老妈从厨房里出来一看,吓了一跳,儿子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修过胡须,这让她很是意外。

    “妈,你别管了,我就是刮刮胡须而易。没什么事的。”薛从良若无其事地说。

    知子莫若母,薛从良的那点小心思,哪里逃得过老妈的眼睛,她知道,该给儿子找个媳妇了。

    上午十点钟,果然,一辆白sè的小轿车,停在了薛从良家门口的空地上。

    薛从良早已经在门口盼了多时了。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热情地对待一个患者。

    此刻,村里的闲人们不知什么时候,都聚集到了这里,薛从良望了一样周围的人们,老头们居多了,都在齐刷刷地聚焦在轿车上面。

    薛从良很讨厌这种眼神,有什么好看的,不在家里看电视,都出来干嘛?

    车门开了,薛从良慌忙等候在车门口,只见,一条白皙修长的腿,伸了出来,脚上穿着一双红sè的小皮鞋,皮鞋上擦得一尘不染。这农村的黑土地,与这双一尘不染的皮鞋,实在不相称。

    这个时候,薛从良突发奇想,要把这片土地硬化成水泥地。以后,这么漂亮的皮鞋,就不用被粘脏了。

    薛从良的两只眼睛顿时放光,好像在等待着什么激动人心的时刻。

    果然,当这美女弯着腰,从车里出来的时候,薛从良立刻被那喷薄yu出的胸部震撼了。那两座山峰,高高顶起的衣服,那道深深的山谷里,足足可以放进去一个鸡蛋。

    紧接着,一个滚圆的臀部,被超短裙半包裹着,从轿车柔软的车座上挪了出来。

    薛从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美女,即使见过李美玉那惊艳的美丽,也没有见过这两座山峰如此迷人。薛从良的两只眼睛,几乎从眼窝里跳出来,然后,掉落进那条深深的“山沟”里。

    “薛医生……还记得我吗?”同样是一波三折的柔美声音。

    薛从良只觉得头晕目眩,几乎跌倒在地,当他的身体有些歪斜的时候,突然被这美女柔软的胳膊缠住,自己想倒下,也没能倒下来。

    “你,你不是老同学白淑静吗?”薛从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自己的大学同学,居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现在居然如此的美丽迷人。

    白淑静是薛从良在医学院的大学同学。薛从良曾经暗恋过这位美女,只不过,从来没有敢表达过自己的情思。

    那时候,白淑静可是班级里最有钱的“白富美”了,班里拥有第一台笔记本电脑的人是她,拥有第一台苹果手机的人是她,就连每周来接她的轿车,都不重样,一般都是宝马、路虎、保时捷等豪车。

    据说,白淑静的老爸,是当地最大的煤矿主,煤老板有钱啊,几乎成了当地首富了。白淑静当然也成为医学院里最有钱的美女了。不仅班里的男生没有人敢高攀,就是整个医学院最风流倜傥的富二代,也没有人敢与她相提并论。

    别说一个薛从良了,就算是一百个薛从良,也不敢在白淑静面前说声“我喜欢你!”因为喜欢白淑静的人,太多了。

    毕业之后,班级里有很多传说,说白淑静在最后一学期就结婚了,老公好像是当地一把手的大公子,前程无量。

    没过一年,又有人传说,白淑静已经是市长夫人了,牛气冲天。

    薛从良看着这些消息,觉得自己和白淑静的距离,何止是十万八千里,简直可以用光年为单位计算了。

    两年过去了,薛从良终于把这个美女给忘记了,他释怀了,自己就是只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真是异想天开。

    当在心中丢掉了这个美女之后,薛从良也轻松了很多,他也开始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不再做什么幻想了。

    如今,这个美女的突然出现,完全打破了薛从良本来平静的心绪,他那一潭湖水,像是投进去了一枚巨石一样,掀起了滔天巨浪。

    “白同学,赶紧到客厅里坐!”薛从良忽然觉得,自己的客厅太过寒酸了,与白淑静的穿着相比,这里简直是贫民窟。

    “叫我淑静,什么白同学,两年没见,你摆起架子来了啊!”白淑静有些嗔怒道。

    “哎哟,不敢,不敢,哪里敢在老同学面前摆架子,我只是不知道如何接待你这位贵宾而已。”薛从良只觉得热血上头。

    “小薛,这两年没见,你的名声挺大的呀,我也是慕名而来!”白淑静一边走进薛从良的家的客厅,一边找了把木头椅子做了下来。由于裙子太短,白淑静不停地向下拉着裙子,一边把双腿紧紧地合拢在一起。那光滑的臀部,让薛从良的眼睛无处可放。

    “没有吧,我只是做点小事情而已,哪里有什么名声,你来之前,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好把家里收拾一样。”薛从良有些抱歉地说。

    “没关系,没关系,其实,我也是从农村出身,谁家向上查三代,不是农民啊?我也一样,只是这次来,穿的有些不合时宜了,呵呵!”白淑静并没有薛从良想象的那样高傲。

    “听说你已经是市长夫人了啊,真是恭喜恭喜啊!”薛从良有些惭愧地和白淑静攀谈起来。

    “什么市长夫人,你听谁说的,我什么时候成市长夫人了?”白淑静有些激动地说。

    “咱们的班级群里,前段时间天天说啊,你可是我们班男生关注的头号对象啊!”薛从良露出一脸坏笑。

    “切,都是你们的谣传,我想还没结婚呢,更确切地说,还没有找好男朋友呢!”白淑静有些害羞起来。

    “啊,不会吧,你这么好的条件还没找好男朋友,谁会相信呢!”薛从良心中涌起一阵暗喜。

    “你知道一个规律吗?男女谈恋爱,最好的和最差的总是被剩下,这就是剩女规律,你看我这种金字塔最顶端的,就是被剩下了!”白淑静说道。

    “唉,我这金字塔最底端的,也被剩下了。”薛从良感叹道。

    两人哈哈大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