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20章 摄人心魄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和白淑静两人聊得火热。薛从良的老妈给他们二人泡上了香茶。

    “这位姑娘啊,一看你就是来自富贵人家,我们贫困人家,没有什么好的茶水,一杯香茶,你们慢慢聊。”老妈有些惭愧地说,顺便瞧了瞧这个女孩,心中也涌起一阵喜悦,如果儿子能够娶到这样的老婆,那不知是哪世修来的福气。

    “谢谢大妈,白开水就行了。我不挑剔的。”白淑静回答,让薛从良顿时觉得亲近了许多。虽然穿着十分前卫,但是从谈话上来说,薛从良觉得,白淑静和学校上学的时候差别不多,没有本质上的变化。

    “对了,只顾说话了,忘记你来做什么了?”薛从良的心终于镇定了下来,想到正事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了,我早听我们邻居说,他的腰椎间盘突出就是在这里治好的,说这里可是个风水宝地,所以,也来看看了。”白淑静微笑着说。

    “不会吧,你腰椎间盘突出吗?腰痛吗?女人腰痛,不一定是椎间盘突出哦,也有可能是大姨妈不正常哦。”薛从良说道。

    “那个很正常了,我是长期久坐的原因,才发生了腰痛的。大学的时候,就有轻微发作了,不过,那时候对这方面不是很在意,到现在,好像严重了很多……”白淑静活动了活动腰肢,她柔美纤细的腰部,有些僵硬。

    “那就有可能了,要不你趴在那张医疗床上,我给你检查一下。”薛从良说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心中涌起一阵强烈的yù望,这yù望莫名其妙,让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遏制。

    白淑静穿的太xìng感了,不得不让人产生这种联想。当白淑静趴在床上的时候,她滚圆的臀部,更是令人心cháo澎湃,甚至影响到了薛从良的诊断。

    薛从良的手,差点落在白淑静的臀部上,那里,就好像是一块吸铁石一样,把他的眼睛和手掌吸向那个xìng感的部位。

    还好,薛从良终于控制住自己,开始耐心的检查,终于专心起来。

    “腰痛啊,主要是检查腰椎的第四节和第五节,如果有异常的话,用手就能摸到。”薛从良隔着白淑静薄薄的衣服,用手指摸了下去,他用指腹进行感觉,这是一门很奇特的技艺,它不需要昂贵的超声波检测,只需要这样上下感知,就可以获得病情的状况。

    “你这本事是从哪里学来的,咱们学校好像没有教授这些呀,只学了学人体的构造。”白淑静趴在医疗床上,幽幽地说道。

    “当然是自己摸索了,琢磨的多了,就知道了。同时,也见过别人这样做过。这样的病,可以通过针灸和熏蒸达到治疗的效果。当然,这是前期了,如果后期的话,只能动手术了,动手术对人的伤害,是不可逆转的,虽然不痛了,但是造成了永久xìng的伤害。”薛从良说道。

    “那我的严重吗?”白淑静问。

    “不太严重,起码通过中医治疗就可以恢复,不过,大概需要十到十五天。”薛从良做了初步的判断。

    “好啊,我有的是时间。那我以后,每天都过来一趟,你给我治疗,你看行吗?”白淑静显得很兴奋。

    “看来,只能这样了。不过,这很浪费你的汽油啊!”薛从良说罢哈哈大笑,他知道白淑静不在乎这点油钱。

    看病来不得半点分心,虽然是给这么漂亮的身体检查,薛从良也是专心致志,不敢再有丝毫的分心。

    不知不觉间,时间悄悄流逝。

    就在这时,白淑静的手机响了起来。

    “嗯,有什么事你说……对的,按照我们的第一套方案来执行,……对对,你们看着做,要尽全力。我一会儿就回去。好的。”白淑静看了看表,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薛从良。

    “怎么了,有事情了?”薛从良问道。

    “是啊,有点杂事,虽然我不是老板,可是,我比老板都忙,这刚出来一会儿,电话就打过来了。”白淑静穿上那件只到腰部的小外套,“那就这样说好了哦,我们明天开始治疗。”

    “嗯,好的,到时候,你每天按时过来就行。”薛从良像是对待普通的病人一样,叮嘱道。

    “好吧,我有事,先走了,我们明天再见。”白淑静回望了薛从良一样,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水灵灵的,看上去真是摄人心魄。

    薛从良不敢和她对视,只是默默地帮她开了车门,看着白淑静坐进去,然后,司机发动了汽车。

    直到汽车淡出薛从良的视野,薛从良依然觉得,像是在梦中一样。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有四五个患者,在排队了。刚才,他们都已经来了,只是看到有这么豪华的汽车停在门口,都不敢进来,现在,汽车离开了,他们才缓缓走了过来排队。

    薛从良手上,还留着白淑静的体香,这淡淡的香味,让薛从良从未有过的兴奋。他恨不得三天不洗手,也要把这种美妙的气味保留下来。

    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

    薛从良早已经用清水和肥皂洗了手,开始下一轮的诊断了。

    ……

    晚上的时候,一个小孩突然来到薛从良的家门口,叫着“薛医生,薛医生!”薛从良立刻放下碗筷,来到门口,问这个孩子,有什么事情。

    “薛叔叔,村西头的拐子叔叫你有事。”这个孩子说道。

    “好,我马上就去,你知道他叫我有什么事吗?”薛从良问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他说让我来叫你……”这孩子说完,就和另外几个孩子一起玩耍去了。

    薛从良心中嘀咕,有什么事情啊,现在正是吃完饭的时候,让人过去?

    薛从良重新端起那碗没有吃完的捞面条,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之后,就放下碗,去了拐子薛那里。

    拐子薛的诊所半开着门,已经是傍晚了,他的诊所也快打烊了。

    吱扭一声,推开门,拐子薛正戴着一副老式眼镜,站在中药柜子旁边,认真地整理中药箱子。

    “拐子叔,是你叫我么?你吃了饭吗?”薛从良问道。

    “我早就吃过了,我是一人吃饱一家人不饿。”拐子薛是孤身一人。

    “您找我有什么事呀?”薛从良问道。

    “他们要来了……”拐子薛莫名其妙地说。

    “谁要来了?有病人要来了吗?”薛从良的脑子里,总是这些内容。

    “要来找宝贝了,我是听人传说的。”拐子薛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

    “啊!谁要来找宝贝了?有什么宝贝?”薛从良问道。

    “上次不是给你说了吗?一直有人在寻找薛庄的宝贝,现在风声传的很紧呢,不过,有人说,薛庄的宝贝,就在后山,一个山洞里面,所以,今晚就有人去找了。”拐子薛说道。

    “会是什么宝贝,他们的消息确凿吗?”薛从良有些怀疑寻宝者的判断。

    “这个不好说啊,不过,薛庄的宝贝,是不允许外来的人偷盗的,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看看是否有方法能够阻止他们。”拐子薛这样说道。

    这时候,薛从良才知道拐子薛的意图,原来,他是找自己来商量如何阻止捉贼的。

    “那我们把他们赶跑不就行了吗?这有何难?”薛从良很轻松地说。

    “不容易啊,他们为了寻宝,已经找了半辈子了,现在依然不肯放弃,他们不可能善罢甘休的。”拐子薛说道。

    “那我们就好好吓唬他们一下,让他们永远不敢再来。”薛从良说道。

    “这个方法,已经用过很多次了,没什么作用。”拐子薛有些无奈地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