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22章 半路遇袭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只见一道道闪光在半山腰上闪亮。

    二人慌忙赶到山腰察看情况。只见,在盔甲兵的砍杀之下,这些穿着现代服装的人们,像是一道闪电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留下任何踪迹。

    “拐子叔,他们这些人呢?”薛从良奇怪地问道。

    “他们都是现实世界中,穿越而来的人,到这里来挖宝了。”拐子薛说。

    “啊,他们原来是现实中人?他们怎么知道了这里的秘密,难道他们也能穿越到过去吗?”薛从良惊讶地说。

    “这就是这件事的复杂之处,千百年来,人们对薛庄的了解,有极个别人,找到了进入薛庄过去时代的口诀。所以,就穿回来,偷盗宝物。唐朝可以说是中国最鼎盛最富裕的时代,所以,物产丰盈,资源丰富。”拐子薛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他们为什么不在现在的伏龙山上挖宝呢?”薛从良问道。

    “现在的伏龙山经过上千年演变的,如今,已经被厚厚的黄土所掩埋了。谁也不知道以前的宝贝在哪里。没有办法找到宝贝了。”拐子薛有些遗憾地说。

    “那这些人们,穿越回来,就可以找到宝贝吗?”薛从良对此有很多问题。

    “因为据历史的记载,在一千年前,有皇帝来过这里,于是,把一大批财宝,隐藏在了伏龙山,但是,没有人知道具体的位置。所以,自从极少数人发现了可以穿越时空的青石门之后,有些人,就开始在这里寻找起来。但是,据我所知,他们收获很少,只是找到一些碎石碎银而已,并没有发现大量的宝贝。”拐子薛说道。

    正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刚才的那个将军回来报告:“报——,盗墓者已经清理完毕,除了逃跑的人,其余所有人均已被捕。”

    薛从良看到,被捕的人,都穿着破衣烂衫,看起来并不是什么有钱人,他们也许是由于饥饿,而目光呆滞,各个都瘦得像是螳螂一样。

    “众将士听我命令,所有被捕的人,没收盗墓工具,每人发放白银二两,回家给妻儿置上二亩薄田,安心种地去吧,如果再被发现前来盗墓,就地处死。”拐子薛的在这里发布命令,然后吩咐将士发放白银。

    众人感激不尽,纷纷拜谢而去。

    “拐子叔,这些人们,他们怎么没有逃跑呢?没有穿越回现实?”薛从良问道。

    “这些人本来就是在这个时代的,他们都是些穷苦人家,为了生计,被抓成为壮丁,作为盗墓的帮手。他们也是被穿越过来的现代人所控制,所以,我们一般采取给路费盘缠,让他们重新回家生活,这不改变历史的规律。如果,有些人屡教不改者,我们只能就地处决。”拐子薛如此说道。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时辰已经开到,青石门即将关闭。”拐子薛一边说,一把用拐杖敲了三下地板,只见一道白光乍现,薛从良突然回到了松树下。

    如同一场长梦。

    “今晚上的事情,千万保密,这是我们的责任。”拐子薛说。

    一切都归于平静了。薛从良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但是,他摸了摸那块石头,又发现,这一切都是存在的,石头冰凉的寒气,让薛从良打了个激灵。

    但是,他一直在怀疑,刚才的所见所感,是真的吗?

    在这深深的夜里,薛从良像是梦游一样,跟着拐子薛,重新回到了村庄。

    到了家,薛从良发现,自己手里的手电筒,真的没有一点电,他重新给手电筒充电,才又恢复了正常。

    这时候,薛从良才相信,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清晨的时候,他又重新去来一趟拐子薛的诊所,发现拐子薛依然像平常一样,在自己的诊所里给人配制中药了。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在薛从良的潜意识里,一直存在着这样一个世界。原来,薛庄之所以神奇,是存在这样一个穿越之门。但是,知道这扇门,并且知道口诀的人,寥寥无几。

    现在,薛从良知道了这扇门,实在是一件幸事了。

    上午的时候,薛从良就接到了出诊的电话,说是附近的村庄有人病倒了。

    他看了看表,时间尚早,昨天约好的白淑静,估计还需要两三个小时才能够到来。这样,就有时间到邻村去看看情况。

    令薛从良没有想到的是,走到半路的时候,就出事了。

    从薛庄到邻村,需要经过一条河,这条河就是薛河的上游,足有百余米宽。但是,真正流水的范围,又很小,所以,就形成一条河中河。河水,就从河中河里流过。一座桥就架在河中河的上边,所以,这就导致了途径这里的道路,需要下到河中河之后,才能过桥。于是,形成了两个很大的坡面。

    薛从良本来就很讨厌走这条路,但是,对方打来电话说情况紧急,让赶紧过去。所以,薛从良没有想其他的,就出发了。

    当车子下了坡,穿过河面上那座桥的时候,为了上到对面的斜坡,薛从良加快了自行车的速度。但是走到半腰,前面突然闪出一个人来。

    “停!”那人一伸手,薛从良刹车不及,用脚擦地,腾起一阵尘土。

    来人面目狰狞,下巴上一块黑痣,看上去似曾相识,但薛从良又想不起来,他在哪里见到过。

    “你们是?有什么事吗?”薛从良一脚着地,跨在自行车上。

    “等会你就知道了,先给我打!”只听得此人喝了一声,后面突然窜出来四个彪形大汉,一拥而上。

    薛从良反应灵敏,他也不是等闲之辈,扔掉自行车,疾步向上坡的方向跑去。

    这个迅速的反应,让这几个壮汉,有些措手不及,他们扑了个空,自行车晃啷一声,砸在其中一个人的脚上,只听得这人嗷嗷大叫。

    “废物,快追!”黑痣大声的叫道。

    正当薛从良准备夺路而逃的时候,前面又出现了两个人。这下,薛从良的前路和后路都被截断,无路可走了。

    薛从良下意识地扎起了马步,然后双手抱拳。虽然没有受过专业的拳击训练,但是在这关键时刻,出招自卫,薛从良还是有两下子的。

    打蛇打七寸,打人要打脸。这是薛从良首先想到的,现在对方人多势众,薛从良立刻在脑海中形成了自己的作战方略。一是打脸,一招致命,而是打肚子,丹田之处,是人体防卫最薄弱的地方,打上去之后,效果明显。

    正在这时,对方一拥而上,来势汹汹。

    薛从良毕竟年轻力壮,采用事先想好的战术,快速出拳,准确地打到了其中一个人的脸上,“啊!”对方惨叫一声,败退了回去。

    第二个人很快采取护脸的姿势,但是,薛从良声东击西,出其不意,突然攻击他的下腹,只听得又是一声“啊!”的惨叫声。

    不过,后面的四个人相当凶猛,薛从良被从后面团团抱住,动弹不得,然后被一个人,高高举了起来。

    薛从良突然就失去了控制,像是一床被子似的,被摔在了地上。

    薛从良听到自己一声惨叫,头晕目眩,眼前一黑,几乎失去意识。

    紧接着,一阵拳打脚踢,雨点似的落在薛从良的前胸后背,还有屁股和头上。

    当时尘土飞扬,场面混乱,脚踢拳打,几乎看到不了薛从良的身影。只见一个土疙瘩在地上缩成一团,大声喊叫!

    薛从良用手护着头,咬着牙,一股怒气从胸中突然升腾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