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23章 美女护理

作者:七星通惠
    “啊——”一声大喊,薛从良像是火山一样,突然爆发了起来。

    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像是从地下钻出的巨兽一样,张着血盆大口,看到人就要咬上一口,铁拳挥舞,如同猛兽下山。

    众人很快被这发飙的人给震住了。

    他们前脚踩后脚,后撤一步,把薛从良包围在里边。

    薛从良从裤带上抽出那条腰带,疯了似的,开始四处挥舞。

    “哇啊哇……”薛从良听见自己的皮带在空中呜呜作响,同时,自己的后背也被失控的皮带,狠狠地抽了几下。

    薛从良强忍着疼痛,谁让自己学艺不jīng呢,不会耍皮带。

    这次,终于击退了那五六个莽汉。

    等薛从良这阵过去之后,这六个人又要上来。

    站在一旁观战的黑痣突然发话了:“好了,今天到此为止。告诉你一声,你的求医电话是老子打的,jǐng告你,别再跟着那拐子夜里乱跑,再扰乱我们的好事,下次让你断条腿。”

    说完这些,几个人消失在斜坡上。

    薛从良终于松了口气,瘫软在路边,车子斜倒在地上,包里的药品散落一地。

    原来,是自己中了这些人的埋伏,他们早藏在了河道上坡的草丛中,当薛从良慢下来之后,对薛从良致命一击。

    被打了之后的薛从良,更清醒了一点,他想到,那个下巴上长有一块黑痣的人,曾经出现在那个破庙里。人家都叫他二哥。

    薛从良蹲坐在河埂上,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分析了分析。

    他在薛庄以及附近村庄,并没有什么仇人,同时,也没有和任何人有矛盾。

    为什么被人算计?

    最后,那个黑痣说,别和拐子半夜里出来乱转,难道,昨天晚上出来,妨碍了这些人的利益?

    薛从良不是个笨人,他立刻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难道,这些人,或者确切地说,是那个黑痣,就是盗宝的人吗?问题的答案,已经仈jiǔ不离十了。

    正说话间,前边有人骑着电动车的从远处驶来。

    薛从良虽然心中气愤,但是为了自己医生的形象,他立刻从地上站起来,忽然觉得屁股疼痛不已。

    忍着痛,他扶起自行车,把散落出来的药品,又重新装入挎包,刚才散乱的场面,才被收拾干净。

    来人越来越近,薛从良定睛一看,才发现,来人竟然是李美玉。李美玉骑着一辆粉sè的电动车,正朝薛庄而来。

    这还得了,上次因为洗胸罩的事情,薛从良在李美玉面前颜面尽失。这次,不能再让她看到自己的惨状了。

    薛从良立刻朝河底跑去。

    那条河中河还有清水流淌,薛从良跑到河底,一方面,可以隐藏起来,另一方面,也要清洗清洗自己脸上的尘土。

    对着河面一照,才发现,自己的嘴角有些红肿,估计是刚才混乱中被击中的缘故。除此之外,右眼圈也有些发青。

    薛从良的用手按了按红肿的嘴唇,一个钻心的疼痛,让薛从良的嘴咧了又咧。

    这可怎么办?向老妈如何交代?老妈知道这件事,非要问出个所以然不可。他的宝贝儿子,哪里受过这样的罪。

    薛从良从洗净了脸之后,就地寻找活血止血药。一般在河边和路边,都生长有刺脚牙,这是当地人的对这种野草的称呼,这种草,叶缘上长着尖利的小刺,有些扎手。但是,把它们采摘之后,揉烂,又可以止血止痛,是难得的药草。

    “薛大哥,是薛大哥吗?”薛从良刚把揉烂的药草敷在自己的嘴角,就听到有人高声的喊着自己的名字。

    薛从良从河边站起来,就看到李美玉站在桥头,看着他喊叫。

    本来,薛从良以为李美玉会顺着村路直接离开,谁知道,她居然没有走,反而停下车来,喊叫起来。

    “哎,是我。”薛从良心中涌起一阵暖意,嘴角的疼痛减轻了许多。

    “薛大哥,你在河边干嘛呢?”李美玉大声的喊道,并且,停下电动车,朝这边走来。

    “别,你别过来,我在采草药,这边有蛇,危险。”薛从良一说这话,李美玉立刻停了下来。

    “什么?有蛇?你别吓唬我,我可胆小了,看到蛇会晕倒的。”李美玉站住脚说道。

    “你回去吧,我等会儿还有事,要去出诊了。”薛从良生怕李美玉看到自己的伤口,想把她先支走再说。

    “没事,现在还早呢?我和你一起采药材怎么样?”李美玉站在远处,拉长着声音说。

    唉,这丫头,怎么这样?薛从良自认倒霉,看来,这次李美玉又要看自己的笑话了。

    “那你顺着那条小路过来。”薛从良指了指不远处,人们踩出来的小路。

    “好,我这就过去,你等着。”李美玉顺着那条窄窄的小路,摇晃着柳条一样婀娜多姿的身体,向这边走来。

    “哎呀,薛大哥,你怎么了?嘴角肿成这样了,哎呀,眼圈也青了。”李美玉刚走过来,就一惊一乍地叫了起来。

    “没事,你别叫了,叫的人心脏都发颤了。”薛从良说道。

    “薛大哥,你怎么了?被蛇咬了,还是别人打的了?”李美玉看着薛从良嘴角的伤口,关切地说。

    “我真的没事,刚才摔倒了。”薛从良遮遮掩掩地说。

    “哈哈,你怎么摔成这样了?快,赶紧回去擦点碘酒吧!”李美玉是护士专业出身,一看到别人受伤,就忙着要擦碘酒。碘酒是护士们止血杀毒的首选。

    “没事的,小伤,我已经用草药止血消毒了,明天就好了。”薛从良轻描淡写地说。

    “你等会儿,我带的有东西。”李美玉一边说,一边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来一个东西。

    “不会吧,这可是你们女生的用品啊!”薛从良惊讶地看到,李美玉居然从包里掏出来一包女士护垫。

    “啊,错了错了,不好意思。”李美玉忙里出乱子,竟然把自己的私密用品给掏了出来。“这个才是,这个才是。”李美玉红着脸说。

    “你居然还带着创可贴,真是想的太周到了。”薛从良看到李美玉从包里掏出了一包创可贴,还有一包湿巾啊,一个棉签。

    “一般了,都是职业习惯了,每次出来,都装着这些东西,以备不时之需。”李美玉撕下一只创可贴。

    “我不用了的吧,没有什么血!”薛从良说。

    “哎呀,你别乱动,我给你清理一下伤口,你等会儿。”李美玉让薛从良半蹲下来,自己则举着双手,帮薛从良用湿巾和棉签清理伤口。

    李美玉距离自己这么近,她的脖子,和薛从良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不断地散发出淡淡的香味。薛从良总是忍不住偷偷地看看李美玉的胸口,只是,今天,李美玉穿得很严实,薛从良只看到了两座山峰的轮廓,其他的,什么也没有看到。

    “别乱看啊,小心我揍你。”正当薛从良想入非非的时候,听到了李美玉的jǐng告。

    “看什么啊,你离我这么近,还不让我看你,我看什么呀?”薛从良坏笑着说。

    “看远处,反正别乱看。”李美玉有些脸红了。

    “嘿嘿,不乱看,不乱看。”薛从良一边说,一边用目光扫了一眼李美玉的胸部。

    “真讨厌,不理你了。”李美玉有些嗔怒,这时候,薛从良嘴角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了。

    薛从良只觉得嘴角有些僵硬,原来,被贴上了两个创可贴。

    “哈哈哈……”李美玉看着薛从良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薛从良跑到水边,对着水面一照,“啊,我怎么成了这样了。”

    不过,他的心里却说不出的高兴。毕竟,是一个美女给自己做的护理,创可贴上,还留着一股清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