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24章 做做春梦

作者:七星通惠
    没想到啊,出诊也有骗诊的,这年头,什么事都有,薛从良算是长了记xìng了。但遭到了群殴,是薛从良最不忿的。

    本来,薛从良想要喊人的,可是,在这偏僻的地方,救援人员来到这里,没有半个小时赶不到。何况,这群人,像是旋风一样,来无影,去无踪,谁又能拿他们怎么样呢?

    薛从良暗暗把这次事情,记在心上,等候时机,新仇旧恨一起算。

    不过,这次唯一让薛从良觉得安慰的是,李美玉的出现,不仅给自己做了细致周到的护理,同时,也让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

    薛从良不知道该如何在自己的心中定位李美玉。

    这个女孩,温柔贤惠,开朗活泼,漂亮迷人,还有几分妖媚,是乡间极为难得的美女。十里八乡,再也找不到这么漂亮的女孩了。

    不过,在农村,如果某家小伙子,喜欢上了某个姑娘,是需要找媒人上门提亲的。然后给女孩家送彩礼,这样才能够开始来往。如果双方都愿意,那也就开始定亲。

    这一来一往,男孩家需要的开销,当然不少。

    不知道为什么,薛从良虽然喜欢李美玉,但是,他还从来么有考虑过这些,没有把自己的感情提上rì程。他总是感觉,自己的老婆,将是一个富贾巨商,到时候,自己一结婚,就一飞冲天。

    薛从良在做着属于自己的美梦。而这个梦,最合适的对象已经出来了,这个人,或许就是煤老板的女儿白淑静。

    是啊,这绝对是薛从良心中的白雪公主,她不仅妖娆迷人,同时家财万贯,如果和这样的女孩结婚,薛从良的梦想,一夜之间就会实现。

    何止这些,他还会成为薛庄第一富豪,所有曾经看不起他们的人,就此改变了眼神。薛从良也因此改变了三代人,父辈,自己这辈,还有孩子这辈。

    这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事情。薛从良想到这些,心中就自豪不已。

    不过,现在,薛从良正和李美玉,行走在回村的路上。

    薛从良蹬着自行车,自行车被摔得吱吱呀呀的,没有了以往的安静,脚蹬每转一圈,就吱呀一声,随着薛从良连续不断的转圈,自行车就“吱呀吱呀”响个不停。

    这种声音,让薛从良突然想到在城里租房的时候,半夜楼顶上响起的有节奏的吱呀声,还有女人的呻吟声。

    薛从良不有自主地笑了起来。

    “你傻笑什么?”李美玉骑着粉sè的电动车,和薛从良并排走在水泥路上,薛从良不由自主的傻笑,让李美玉很是奇怪。

    “没笑什么,哈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觉得好笑。”薛从良只觉得嘴角有些疼痛,肌肉僵硬。

    “什么好事,说出来听听。”李美玉看着前边的路,说道。

    “不能说,未成年人不宜听这样的事情。”薛从良坏笑道。

    “真讨厌,脑子里全是那些东西,你都不会想点健康的东西。”李美玉瞪了瞪薛从良。

    “美女走在身边,我怎么想正经的东西呀?还不是想点男女那点东西?”

    也很奇怪,薛从良只要和李美玉在一起,总是会胡思乱想,而且想的花样,还每次翻新。也许,这就是美女的魔力,她们总是能够让男人产生联想,陷入一种美好的幻觉中,从而被美女所诱惑。

    “唉,真是没救了。算了,饶了你,说点正经事。”李美玉说道。

    “什么正经事?你不舒服吗?”薛从良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类问题。

    “我……我想到你的诊所实习,你看怎样?”李美玉有些犹豫地说道。

    “实习呀,可以啊,我现在正缺人手呢?不过,我这里可没有什么工资啊,每月挣不了多少钱的,咱们农村,都是凭良心看病,货真价实,不像城里边,医生都有回扣,昧着良心给人看病。所以,我这里,可是没有多少的利润。”薛从良详细地把自己的情况,给李美玉介绍。

    “没关系,我图的不是钱,我家里也不缺钱,就是想找点事做做,老闲在家里,时间长了,受不了了,学到的东西,都要荒废了。”李美玉说道。

    “不可能吧,现在谁家里不缺钱呀?我的钱,从来都没有够花过!”薛从良这样说道。

    “要想有钱,贵在经营啊!”李美玉像是挺会理财的。

    “那你家是干什么的?挣到钱了?”薛从良问道。

    “我老爸以前是收辣椒的,后来,成为方圆最大的辣椒收购商了,现在,和几个老板合作,办了辣椒加工厂,效益还不错。”李美玉轻描淡写地说。

    “哇!不会吧,你原来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薛从良像是发现了一块宝贝似的,有点惊讶地说道。

    “也不算有钱吧,反正比干农活稍微好点。”李美玉说。

    “你们这么有钱,你怎么学了护士,为什么不和你爸一起做生意呢?”薛从良的眼里,冒出了火花。

    “人各有志啊,我从小就对医学行业感兴趣,觉得,这是个救死扶伤的职业,是伟大的事业,所以,就学了医了。”李美玉说起这些的时候,依然很是自豪。

    薛从良自从耳濡目染了社会上的一些风气之后,就对医生行业的纯净,产生了怀疑。不过,在这里,薛从良又在李美玉的身上,看到了一个从医人员的纯净内心,这让薛从良觉得很是惭愧,同时,也深受启发。

    “不错,你的思想绝对会让你成为一名好医生。对了,你怎么称呼我二婶为干娘呢?”薛从良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这说来话长了。是我小时候的事情了。”李美玉陷入了沉思,“听我老爸说,我们那时候,生活条件很差,当怀上我的时候,我老妈身体虚弱,所以,导致我身体也很差,所以,我一出生,就经常生病。”李美玉说。

    “自古红颜多薄命啊!”薛从良自言自语地说。

    李美玉没有理会薛从良的话,继续说道:“有人说,身体不好的孩子,最好认一个干娘干爹,就会有所好转了。后来,不知为什么,就选了你们家二婶,作为我的干娘了。”

    “后来呢,我看你们相处的还不错。”薛从良说道。

    “是啊,后来我们的关系很好,干娘很喜欢我,虽然每年我过生rì的时候,去他们家里一次,但是,每次她都很热情,久而久之,我有空的时候,就到他们家里玩,后来就越来越好了。”李美玉说到这里,很幸福地笑了起来。

    “那你如果来我的诊所实习的话,想什么时候来呢?”薛从良问道。

    “什么时候都可以呀,明天?或者下周?反正我也是闲着。”李美玉说道。

    薛从良心中一琢磨,不行,这半个月来,白淑静每天上午都会来这里看病,薛从良对白淑静抱有一定的幻想,毕竟白淑静就像是美女下凡间,那种摄人心魄的美丽,让薛从良看了都神魂颠倒。

    如果李美玉看到了,非要说自己的糗事不可,所以,至少现在这段时间,还不能让李美玉过来,一方面要避嫌,另一方面,他要和白淑静单独相处,好好享受给美女按摩的快感。

    想到这里,薛从良忽然有些责怪起自己来了,作为一名医生,还会对女患者有这种想法,真是令人汗颜。这是违背职业道德的。不过,薛从良也只是想想而已,男人都是这样,对于美女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不论是什么职业的,不论意志力有多强,最终都将败倒在石榴裙下。

    “这样吧,今天周二了,你下周来我这里吧,你看怎样?”薛从良说道。

    “啊,下周啊,这么长时间?”李美玉感叹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