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25章 醋意顿生

作者:七星通惠
    他一对白淑静动心,自己就有些紧张起来。

    这个样子,这个心态,如何给白淑静治病呢?治疗腰椎,是需要心态的,医生的心态要好。

    方案已经敲定,薛从良准备利用自己的独门秘籍:

    第一步需要药物熏蒸,第二步是充分按摩,这样三天之后,开始进行第四步,针灸拔罐。这四步进行完毕之后,腰椎病基本痊愈,不用忍受吃药打针的痛苦。

    可是,按摩需要近距离的接触这位美女,薛从良只觉得自己内心的“兽yù”太强了,这个时候,接下白淑静的单子,他有些控制不住。

    本来,这是薛从良展示自己英俊潇洒的大好时机。

    不过,没办法,现在已经这种情况了,薛从良到时候也只有硬着头皮上阵了。

    在回家的途中,途径前天晚上经过的青石门。

    薛从良突发奇想,何不在白天去看看那扇门呢?

    “小玉,你先回去吧,我拐个弯,去看一样东西。”薛从良给李美玉说。

    “你去看什么呀?让我也去看看。”李美玉觉得好奇。

    “没什么,就是去看看有块石头。你回去吧。”薛从良想撇开李美玉,自己去看。

    “石头有什么好看的,还想撇开我,走,我也要看看是什么石头。”李美玉更是觉得好奇。

    看着是甩不掉李美玉了,薛从良感觉很是无奈。只好同意让李美玉也去看。

    不说这石头的用途,李美玉肯定不知道这石头的蹊跷之处,这不就保守了秘密了吗?薛从良心里嘀咕着。

    “走吧,跟我来。”薛从良根据自己的印象,踏上了自己印象中的那条路。

    走了一段时间,这条路好像并没有到达尽头的意思,路虽然通向伏龙山,但是,望山跑死马呀,这段路还真是够长的。

    不过,根据薛从良的记忆,他们前天晚上并没有走多久啊,很快就到了。这白天,一人骑着自行车,一人骑着电动车,走过的时间,明显超过晚上的时间了。可是,那棵巨松和青石门,一点也没有见到。

    这令薛从良纳闷了。

    后来,他才想起,他们所去的时间,是午夜时分,也许这扇门,只有那个时候才会出现和开启。

    薛从良对这扇门,更觉得神奇了。那扇门里,到底是个什么世界,是否和现实世界有关,薛从良对此充满了好奇。

    “怎么还没有到啊?我们已经离开村庄很远了。”李美玉有些不耐烦地说。

    “或许是我记错了,没有找到地方。”薛从良自己也无法解释,还如何给李美玉说呢?

    “哎,算了,别找了,我们还是回去吧,你不是还约得有病人吗?”李美玉这样说,反而给薛从良一个台阶下。

    “那好吧,我们回去吧!”薛从良扫了一眼四周,并没有发现昨晚所见到的景象,就连那棵巨松也没有见到,不得不放弃了。

    两人调转车头,向薛庄走去。

    半路上,薛从良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薛医生,你怎么不在家呀?”电话里是那甜美的声音,听到这声音,薛从良几乎从自行车上软下来。

    “我……我在村口了,很快就回到家了,你等着我。”薛从良说道。

    “谁呀?让你这么激动?”李美玉听出了薛从良声音的异常之处。

    “是我以前的老同学,来看病了,就是约好的那个女孩。”薛从良轻描淡写地说。

    “不一定吧,是你的旧情人吧……”李美玉说道。

    “哪里是?人家可是大家闺秀,富贵之家,我才高攀不上呢!”薛从良说这些的时候,心中有些不平,他有个目标,就是一定要把白淑静给搞定了。

    但是,这话薛从良没有勇气说出来,只有在心中暗暗使劲了。

    说话间,薛从良已经看到了自己家门口的那辆白sè轿车了。

    蹬在薛从良诊所门口的,还有另外两个患者,其中一个人是用三轮车拉来的。

    “薛医生,你可要给我爹看看病啊,他是我家的顶梁柱,他一倒下,我们就彻底塌了……”薛从良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给白淑静打个招呼,哭天抢地的就扑上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子。

    “大姐,你好,你爹怎么了?没事的,你到这里就不用担心了,我先安排检查一下,你看行吗?”薛从良得稳住现场再说。

    正发愁人手不够,他在人群中寻找李美玉,只见李美玉倚在自行车旁边,撇着嘴唇,生气的样子。

    薛从良给她做了个“过来”的手势,李美玉爱答不理;薛从良很着急,又向她摆了摆手,她才有些不耐烦地走过来。

    “小玉,这次拜托你了,你先给这位大伯检查一下,我去给我老同学开始安排治疗,你看怎样?”薛从良有些哀求地说道。

    “不是说让我下周才过来吗?怎么现在就让我干活了,哼,不去!”李美玉故作生气。

    “哎哟,我的姑nǎinǎi,你就饶了我吧,现在看病要紧,别生气了,以后你什么时候想来都行,可以了吧!”薛从良说道。

    “这还差不多。”李美玉走到诊断室,给那位老伯检查身体。

    “老同学,真是对不起,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我这里人手不够,你别生气啊!”薛从良这才抽出空来,给白淑静打招呼。

    “可以啊,你这里生意不错啊,怎么不找个帮手啊,你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白淑静有些妒忌地说道。

    “哎,也就是今天这一天人多,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一天半天还等不来一个病人呢!”薛从良有些惭愧地说道。

    “那个漂亮小妞不错啊,当你的小秘书,我看非常合适,到时候,你们再发展发展,正好可以把人家收入囊中,这样一来,工资不就省了吗?”白淑静的话里,有些醋意。

    “不敢不敢,人家就是来实习的,哪里会看上咱这小地方。”薛从良说到。

    “那可不一定啊,我看人看得很准的。”白淑静很正经地说道,“八成是这女孩喜欢上你了,否则,女孩子是不会这么主动接触男孩的……”

    白淑静说得头头是道,让薛从良冒出了一层冷汗。

    “哎,我说薛医生,你这嘴角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呀?昨天我来看病的时候,你还好好地呢?怎么一天没见,你就破了相了?”白淑静到底还是说起了薛从良脸上的伤口。

    “这不是上午的时候,出诊途中,摔伤了,这自己又清理了一下。”薛从良含含糊糊地说道。

    “我看不像,你被人打了吗?谁会打你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啊?”白淑静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何事情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没事的,这伤算不得什么,就是一点小伤了,很快好了,你先趴在这按摩床上,我给你按摩……”薛从良手持白sè的按摩单子,先盖在白淑静的后背上。

    “薛医生,人家可是未婚女青年哦,你可不能乱摸,小心我大叫哦!”白淑静这么一说,薛从良忽然有些不敢下手了。

    “没关系的,我经验丰富,不该摸的地方,我绝对不摸……”薛从良还想说,下一句,该摸的地方我就使劲摸了,但是,他就此打住。

    白sè的按摩布单子,在白淑静后背上一盖,依然挡不住白淑静那曼妙的身材,美女就是美女呀,不论怎么看,chūnsè挡不住啊,即使被这布单子盖住,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依然凸起很高。尤其是那卵圆形的臀部,薛从良那双手,竟然不知不觉中向那个地方移动。

    “你先稍等一下啊,我做一下准备活动。”薛从良回头向院子里的井台上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