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29章 一庄之主

作者:七星通惠
    狗叫声响起之后,在通向村庄的道路两旁,腾起两排火把。火光冲天,熊熊燃烧,像是要照彻天地。

    火光闪烁处,只见两排身着长袍的男人,列队两旁。

    薛从良这时候才突然醒转过来,原来,这些人们,是来迎接自己的。

    “欢迎庄主回庄!”这些人都很激动,像是见到了阔别多rì的亲人一样。

    薛从良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有些迷惑地向大家挥手致意:“各位前辈们好!”

    在阿呆的带领下,在薛爷的陪同下,薛从良跟随大家,一起涌进一个院子,这个院子,是全村人开会的地方。周围是低矮的土墙,在火把光线的照耀下,薛从良看到一排房子坐落在院子的北边。

    几个妇女正在房子里忙碌,有人烧火,有人做饭,院子的空气里,弥漫着煮肉的香味。

    薛从良看到院子里支了口大锅,大锅煮了一锅的肉,香气扑鼻。他问薛爷:“薛爷,这是做什么呢?难道我们要在这里大吃一顿吗?”

    “薛庄主,你不知道,这是咱们薛庄,接待贵宾的礼节,只要有贵客来到这里,村里人就要杀猪宰羊,款待客人。”薛爷说道。

    “那这么说,我还是这么的贵客了?”薛从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的确是贵客了。薛庄主经过多年才回来一次,是最尊贵的客人了。我们也都盼了很多年了。”薛爷介绍说。

    “他们知道我是谁吗?其实,我并不是真正的薛庄主啊,我只是薛医生而已。你千万要告诉他们,以免大家产生误会了。”薛从良说道。

    “这个,其实大家早已经知道了。只要是五行神器的主人,就是薛庄的主人。你虽然经过了十多次的转世,但是,依然是五行神器的主人,所以,依然是薛庄的主人。”薛爷说道。

    “可是,寻找五行神器的宝书现在已经丢失了,五行神器找不到了。”薛从良有些无奈地说道。

    “没关系,只要是你的东西,别人永远都得不到。早晚有一天,我们依然能够找到藏宝书。到时候取回神器不迟。”薛爷镇定自若。

    “你们有宝书和地图,为什么不直接取回神器,却等着我取回神器呢?”薛从良有些纳闷的问道。

    “问得好。其实,任何物品都有自己的主人,即使我们有了地图,也取不回这五行神器的。”薛爷说道。

    正说话间,美酒佳肴已经端了上来。

    薛从良看到,jīng致的古老瓷器里装着香醇的美酒,美味的食物,慢慢的摆满了那张有些陈旧的实木桌子。

    这里的一切,都看上都无比的简朴,好像经历过长久的岁月。

    “请庄主上座。”阿呆伸出右手,做了一个引导的姿势。

    “这怎么好意思呢?薛爷上座,这里您的年龄最大。”薛从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不不,在薛庄主年轻的时候,就是坐在上座,我们岂敢坐在最上座呢?”薛爷有些谦虚起来。

    “你们说的那个薛庄主,现在在何处,怎么没有见到他呢?”薛从良问道。

    “现在这个时间段,薛庄主早已经不在人世了。”薛爷有些惭愧地说道。

    “啊,不在人世了?你们不是找到了穿越时空的方法吗?怎么没有把他给找回来呢?”薛从良问道。

    “其实,你就是薛庄主的第十二世啊,虽然转了这么多次转世,但是,容貌依然没有变化。”薛爷感叹道。

    薛从良听到这些,心中稍微平静了下来,大家之所以称他为庄主,不仅是因为自己的容貌和庄主相似,更重要的是,自己居然是薛庄主多次转世之后的化身。

    这个说吧,让薛从良在心中慢慢树立了自信,好像自己真的就是薛庄主了,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帮助薛庄的村民们,改变命运。

    “过去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吧,既然命运让你重新回来,那就说明,这时薛庄之魂的一种安排,是我们薛庄命不该绝呀。”薛爷说道。

    “是啊,过去的一切,都过去了。可是,我现在不就回到了过去的时光吗?过去的一切,其实并没有过去呀!薛从良说道。

    “这么给你说吧,你回到的现在,只是时光的一部分,薛庄之魂,特意让这段历史重现,薛庄发展到现在,面临着即将来临的灾难,薛庄之魂,为了拯救薛庄,特意安排到了这次会面,我们,其实都是历史发展中的一个小浪花而已,但是,却在改变着历史。”薛爷说得义正词严。

    但薛从良听着,一头雾水,实在无法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么解释吧,为了救薛庄,就要有一个人,回到过去,然后,找回五行神器,铲除异类,驱走邪魔,然后利用五行神器,拯救黎民百姓。而这五行神器,联系着过去和未来,所以,你要通过这个方法,把五行神器找到才行。”薛爷这样说道。

    “哦,我其实就是那个能够在现实中拯救薛庄的人,薛庄之魂,把希望寄托在了我的身上,同时,为了让我找到拯救薛庄的工具,所以,就打开了这个时光之门,让我回来,在你们的协助下,找到需要的东西。”薛从良捋顺了一下。

    “也可以这么理解吧,不过,实际上的情况,要复杂的多。如果你想搞明白,会在以后的经历中,慢慢搞明白的,这些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完的。反正,你知道,这里就是你最原始的家乡就好了。”薛爷这样解释道。

    “来,喝酒,今朝有酒今朝醉,我首先敬薛庄主一杯。”阿呆举起酒杯,邀请薛从良一同共饮。

    薛从良有些惭愧,自己今天被推上这庄主的位置,也实属无奈。既然大家都把我当成了庄主,那就勉为其难,当这一回吧。

    薛从良突然坚定了意志,终于从心中把自己当成了一庄之主:

    “来,承蒙大家厚爱,既然我现在坐在庄主的位置上,那我就当一回庄主了,不论是什么原因,也不论将会面临多大的困难,我薛从良既然是男人,就该承担起这一切。干杯!”

    薛从良举杯一饮而尽。

    这酒,和现实社会中那种酒jīng勾兑的酒完全不同,入口之后,柔软绵长,唇齿留香,果然是上等的好酒啊。

    从不喝酒的薛从良,突然喜欢上这种令人沉醉的佳酿了。

    这就是为何古人喜欢饮酒的原因,有人说,酒是粮食jīng,喝上一杯酒,抵得上十斤粮。在古时候,人们劝贵宾多喝酒,其实是把美好,最富营养的佳酿,让给最尊贵的客人喝。

    不像现在,酒其实就是一种毒药,完全使用酒jīng勾兑而成。哪里见得到一粒粮食在里边?

    三杯酒下肚,薛从良就觉得头有些晕了,但是,唇齿之间的酒味,依然香气迷人。

    但是,薛从良知道,不能再喝了,如果再喝,必定烂醉如泥。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只见头顶上的月亮,正挂在枝头。薛从良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这无比熟悉的月亮,突然想到了那现实生活中那张小床了。

    一般在这个时候,正是薛从良在床上做着美梦的时候,现在这一切,也像是做梦一般。

    “薛庄主,我们扶你回去睡觉吧!”迷迷糊糊中,薛从良听到阿呆在一边说道。

    “好,回去睡觉吧。”薛从良说道。

    这个大院,到薛薛从良所住的地方,有一段距离。他们沿着村里的一条东西路,向西走去。

    推开门,薛从良看到,自己的房间里,有一位美貌的妇人,正等在床帏之中,薛从良有些慌了神,这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