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34章 千金赎人

作者:七星通惠
    拐子薛和孔圣人走进军营。

    大眼看去,这个军营人数不多,也许这里是边境的缘故,这里只驻守了少量的士兵,守卫自己的地盘,大概数百人而已。再加上这里人口稀少,物产贫瘠,人们对这里并不感兴趣。

    薛从良到底是否被关押在这里,还是个未知数。

    他们二人走进将军营房之前,通过观察,并没有发现任何薛从良的踪迹。

    “这小子难道没有被关押在这里?”拐子薛说道。

    “你问我,我问谁?不过,这方圆十里,能够限制这小子ziyou的,只有这一个地方了,他不是被抓起来了,是被怎么了?”孔圣人的推算,一般并没有多大的偏差。

    “欢迎二位,听说你们是来找人的?”刚一进门,就看到一个肥头大耳的将军,端坐在营房里,面南而坐。

    孔圣人一看,这人野心不小,只有皇帝才面南而坐,这里一个小小的将军,居然也敢面南而坐。管他呢,先把人救出来再说。

    “大将军,我们确实是来找个人,不知道您是否见过一个少年,他穿着运动鞋子,一身运动装。”拐子薛问道。

    “少年我倒是见到过,不过,他已经被我的手下砍了。”这人若无其事地说。

    拐子薛的心里却是咯噔一下。砍了?不就意味着杀掉了吗?

    “啊?您的意思是?”拐子薛问道。

    “我的意思是,他早已经死了,你们找不到了。”这人转头点了根粗大的烟卷,吧嗒吧嗒的吸了起来。

    孔圣人一看,不对啊!这其中必定有诈,慌忙给拐子薛使了个眼sè,意思是让我来试试。

    “大将军,您是贵人多忘事呀,昨晚上,您不是又抓了一个人吗?这人真是活该,大半夜的跑什么跑?抓了真该杀,违反大唐的法律,谁都饶不了,您是个执法严格的将军呢,number1。”拐子薛向将军伸出了大拇指。

    “嗯,看你这人,还懂得一些道理,说吧,你们找他干什么?”将军完全被自己的烟雾所笼罩。

    “这小子是我的孙子,只因误闯无装,扰乱了贵地,您看,那你就行个方便,让我把他带回去,好好管教管教。”孔圣人说道。

    “这倒是可以,反正我留着他也是一点用都没有,早晚会砍了他。不过,你们想要领回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是……”这人说话总是半半截截的。

    孔圣人对这种人甚是了解。他立刻把后背上的那些东西,拎了出来,然后让将军的助手拎到将军的跟前,“这里是给孝敬您的一点料草,军需物资,都在这里边,也是我们这些老百姓对您的一份心意,官兵们都很辛苦,请你笑纳。”

    看着孔圣人卑躬屈膝的样子,拐子薛就有点呕吐的感觉。

    没想到这孔圣人还有这套本领。

    拐子薛忍了再忍,把心中的那团火压在心底。看着孔圣人在那里表演。

    只听将军“嗯——”了一声,挥了挥手,一个小兵,走出了营房之外。

    “这袋子里边,大概有多少啊?”将军问道。

    “大概有三千个数。您可以数数。”孔圣人答道。

    “不错,像你们这样的老百姓,实在是让本将军省心!如果,你们这些人再多一点,那本将军也不用兴师动众,四处巡逻奔波了。好,本将军这次就放了你们的孙子。不过,下不为例,如果再我抓到,那可不就是三千个数了,要翻倍了。”这位将军,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喜不自禁,终于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太感谢将军了,如果不是您在这里保家卫国,ri夜坚守,我们老百姓那里有今天的平安ri子。”孔圣人的马屁,拍得太响了,让拐子薛有些受不了了。

    正在这时,薛从良突然走进了军营,身上的绳子,早已经被解除干净。

    “拐子叔,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薛从良兴奋地说。

    二人给薛从良使了个颜sè,示意他别讲话。

    “感谢将军了,那我们就告辞了。等以后有机会了,我们再来孝敬您。”孔圣人说到。

    这将军背对着里边,挥了挥手。

    三人赶紧走出帐篷。

    “赶紧走,能够多快,就走多快。”孔圣人在一步三回头,生怕这将军发现什么破绽,又重新追了出来。

    三人紧赶慢赶,终于出了军营。这时候,正是下午时分,太阳西垂。

    “拐子叔,这位是?”薛从良问道。

    “这位是你孔叔叔,是我们村里的神算,就是你经常在村里超市门口见到的那个算卦先生。”拐子薛说道。

    “啊,孔叔叔好。”薛从良突然想到,自己小的时候,就在村口经常见到这位算卦先生,身上穿的破破烂烂,不像是个好人,那时候,他和几个孩子,还朝着他吐唾沫。

    没想到,现在,这位孔叔,居然把自己给救了出来。这真是太奇怪了。这孔叔到底是个什么人?

    “小子,傻眼了吧,还记得你小时候,朝着我吐唾沫的事情吗?”孔圣人果然又提到了过去的事情。

    “哦,哈哈,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事,您别计较啊。真是对不起。”薛从良羞愧难当。

    “哎,想当年,你是多么的淘气,可爱,没想到,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都长成了一个小伙子了。”孔圣人感叹道。

    听了这句感叹,薛从良知道孔圣人已经不再怪自己了,心中轻松了起来。

    “对了,二位叔叔,你们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

    “为了救你,我可是花了三千两银子呀,你到时候,可得还我。”孔圣人说道。

    “啊,三千两啊?”薛从良惊叹道。

    “得了吧你,还三千两,不就是锡纸包的泥巴吗?还充什么能?刚才你拿低头哈腰的样子,我看了都恶心。”拐子薛说道。

    “我不低头哈腰,你能救出来人吗?我不作假,你有那么多银子吗?”两人开始争执起来。

    这时候,薛从良已经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你们几个,给我站住。”正在两人吵来吵去的时候,后面突然有人大喊一声。

    只见,在几百米之外,三匹快马,尘土飞扬,追将过来。

    “不好了,肯定是他们发现银子是假的了,我们怎么办?”孔圣人这时候有些紧张。

    “快跑啊,别让他们再逮着了。”薛从良说道。

    “不行啊,他们是快马,我们是人力,再跑也跑不过人家。”拐子薛说道。

    “快,藏起来。”孔圣人说道。

    “这里是平原,你去哪里藏啊?”拐子薛说道。

    “拐子,这次就看你的了,硬拼的话,我可不是对手。”孔圣人有些绝望地说道。

    “好,既然事到如今,只好硬拼了。不过,你们先把这信号给放出去,我的人马上就会赶到。”只见,拐子薛扔过来一个短棒。

    这时候,三匹快马早已经到了眼前。

    只见,拐子薛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剑来,一场恶斗就要开始。

    虽然对方是在马上,并且手持长矛,但是拐子薛伸身手灵活,对付这三个毛贼,绰绰有余。

    只见他挥舞长剑,剑光起初,飞沙走石,步步寒气逼人,招招致人死命。

    薛从良仔细一看,手中的东西,发现,这不就是一个两响炮吗?貌似是个烟花,两脚蹬,地上一响,天上一响。

    怎么?要在这里放了它?

    孔圣人已经拿出打火机。薛从良立刻把炮放在了地上。这东西,威力很大。

    一阵青烟之后,这炮一声巨响,腾空而起,又在百米高空如雷般炸响。

    正在这时,将军的营里突然又冲过来十几匹快马。

    糟了,炮声反而把敌军引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