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38章 欲火中烧

作者:七星通惠
    两个人嘀嘀咕咕,边说边找,最终,也没有找到宝书的下落。

    在那大堆的书里,老三最终下了个结论——那本宝书,肯定在床头那堆书里边,现在,只有这样给老大汇报了。

    夜sè越来越浓重,已经是下半夜了,鸡叫此起彼伏,貌似已经凌晨三四点了,过了最最安全的时间段了。寒气也越来越重,几乎把二人的头发,脸蛋,外套都打湿了。

    二人从摩托车里拿出来雨布,披在身上,上牙打下牙,打着哆嗦回去汇报。

    这晚上,除了那棵倒霉的杨树,断了枝桠之外,薛从良平安无事。

    他的那本书,早已经被他藏了起来。这书太珍贵了,薛从良再也不敢拿着到厕所去看了。不过,他早早地起床来,趁着月sè尚好,开始月光之下,仔细地翻看此书。

    在月sè下,这本书看到的是另外一番景象。

    首先,前半部分,就是五行守恒之术,也就是最基本的部分。

    在第二部分,介绍了五行神器如何使用,这些东西,都是对医生来说的。

    到了第三部分,则是薛庄藏宝图,这部分,除了能够找到五行神器之外,还能够找到伏龙山在过去的时代,遗留下来的的大量宝藏。

    这本书,看得薛从良热血澎湃。

    薛从良这二十多年来,生活平凡,但是,却在人生的最低谷时期,迎来了自己的幸运之事,这本书,不仅要改变学薛从良的人生,同时,也将改变一个村庄的命运。

    他早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演习这些的技法。

    调息,练习吐纳之气。

    月亮的光华,对于修炼五行之术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条件了,月光能够促进环境中五行元素的转化,这些元素,在晚上的时候,处于归位时期,但在凌晨之时,ri出之前,处于最活跃的时期。

    当太阳出来之后,大气开始快速循环,五行中土和木开始固化,其他元素虽然活跃,但是,作为土和木的基础元素被固化,这就大大降低了修炼的效率。

    薛从良不畏疲劳,静心修炼。

    刚开始,只觉得,体内血液,流速加快,jing神饱满。万物的jing华,汇聚于四周,清新的空气,夹着阵阵花香,扑入鼻孔。这就是吸收万物之jing华。也是五行守恒技法的神奇之处。它能够让修炼者,在较短时间内,体验到练功的快乐。

    薛从良没有任何练功的基础,但是,按照书上的介绍,平心静气地练习之后,即发现,这五行技法,令人心旷神怡,身体如同漂浮于半空之中,浑身轻松,jing力旺盛,体内丹田之处,升起一股元气,像是枯树发芽一样,开始慢慢传遍全身。

    这种感觉,是薛从良从来没有感觉到的,那是一种令人振奋的感觉,比孕妇十月怀胎更令人愉悦。

    薛从良心中升起一阵欢腾。

    其实,这种技法一般人都可以来练习,并非薛从良可以练习,因为这是最基础的技法。

    人是五行的产物,是汇集了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的产物,所以,稍加调息训练,人的意识,就可以引导五行之气,在体内流淌。

    与此同时,需要在脑海中想象,万物jing华在月sè的照耀下,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身体周围,形成一个生命圈,然后通过呼吸,汇聚于人体身体内的肾部。

    丹田之气与这些jing华进行会合,达到升阳气,健筋骨,提jing神的功效。

    薛从良通过一个早晨的练习,早已经掌握了这五行技法的基本功——吐纳之气的用法,身心愉悦,觉得万物萌生,心中充满希望,就连皮肤都红润了很多。

    不过,这技法唯一的不足之处是,五行技法能够提升人的生殖能力,导致xingyu旺盛。对男人来说,身体下边那东西,在练习过程中,会变得坚硬无比,练习之后,即可慢慢消失,但是男人jing满的现状,并不会缓解,所以,看到女人,就会顿时心生爱意,看到年轻女子,总是觉得对方光彩照人,萌生邪念。

    对于女人来说,练此功法,也会导致yu望强烈,体内好像有千度yu望,在身体内燃烧,急需男人的拥抱,甚至交合,好像,只有在这激情之中,yu望才能够得到满足,释放,然后慢慢消失。

    这种情况,属于正常,当然,男女应该在此时节yu,毕竟,这才是刚刚开始。当进入更深层次的修炼之后,这些yu望,以及体内的jing血,自然会转化为身体的筋骨,起到强筋壮骨之功效。

    在五行技法的作用之下,薛从良满面红光,早已经无法忍受这强烈的yu望。他穿的衣服很少,顺势又脱掉了穿在上身的背心,下身穿了一个平角的内裤,但是,依然焦热难耐。

    他的小弟弟,早已经撑起了小帐篷,在里边乘凉了。但是,这不足以让它降温,内部的岩浆,早已经在出口处跃跃yu试了。

    薛从良突然想到了美少妇小焕,如果她在这里,那薛从良绝对无法再抑制这心中的烈火,不干他个天翻地覆,决不罢休。

    不过,这是在练功,切不可胡思乱想。

    薛从良继续按照五行技法,闭目养神,养jing蓄锐。通过耐心坚持,终于熬过了那yu火中烧的阶段,但是,内裤上,早已经cháo湿不堪,不仅有汗,还有部分溢出的“岩浆”。

    鸡叫几遍之后,东方天sè鱼肚白,薛从良翻身下床,只觉得jing力充沛,身轻如燕,好像自己年轻了好几岁。这功夫,刚开始练习,居然成效这么显著,令人惊诧不已。

    八点钟,李美玉即来到薛从良的药店,开始按时上班。

    今天,李美玉穿的衣服,格外的诱人,肉sè的打底裤,外边穿了的一件深紫sè的短裙,一眼看上去,像是没有穿裤子一样,让薛从良心中一动。

    再往上边看去,是件小外套,颜sè是那种深沉的紫sè,不过,这小外套,看起来也太小了,只到腰部上方,中间露出了那柔软的贴身的白sèt恤。这样看上去,李美玉的臀部更加丰满上翘了,好像要把裙子都撑破了一样。

    李美玉今天画了淡淡的妆,白皙的脸上,像是一块翡翠,没有半点瑕疵,或许,她脸上仅有的那颗黑点,早已经被掩盖在胭脂之下了。大大的眼睛,小巧的五官,令人上去更是jing致。尤其是那d杯罩下,那高耸的山峰更是令薛从良无法抑制的爽快。

    无意之中,薛从良忽然发现,李美玉居然长得如此漂亮迷人,以前,他从来没有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儿,居然如书中的西施一样漂亮。

    薛从良的yu火,又腾的一下,燃烧起来。

    薛从良对自己进行一番诊断,或许因为早晨练功的缘故,导致自己体内jing血旺盛,看到美女之后,越发觉得光彩照人,甚至想要揽入怀中。

    这可怎么办呢?

    “薛大哥,早上好,你身体好点了吗?昨天晚上,你晕倒了,知道吗?我们都吓了一跳,你高烧三十九度,我还给你打了一针,你还记得吗?”李美玉看到薛从良就兴奋地滔滔不绝起来。

    薛从良此时,还沉浸在李美玉的美sè之中,不能自拔。

    李美玉忽然发现,薛从良一直盯着自己的胸部,眼睛眨也不眨,有些害羞了。

    她轻轻用左手遮挡住自己的胸口,然后上前把右手掌覆盖到薛从良的额头上,温柔地问道:“薛大哥,你好点了吗?头还热不热了?”

    当她把身体凑上去的时候,那硕大的胸部,正好凑到薛从良的面前,一股淡淡的香味,涌入薛从良的鼻孔,薛从良只觉得热血喷涌,顿时晕倒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