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40章 龙山异象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听到白淑静的说法之后,恍然大悟了。

    都说女人们如狼似虎,原来,说的是这个道理。这更加坚定了薛从良的决心,他准备更加虔诚地锻炼自己,到时候,能够做个好丈夫,起码能够满足妻子的需要。

    同时,薛从良也忽然明白了这样一个到这里,为什么现在的中招考试,加考了俯卧撑和仰卧起坐的项目,男生俯卧撑,女生仰卧起坐。这些,都是为将来的夫妻生活打基础了,如果作为男生,你没有强健的体魄作为基础,作为女生如果连仰卧起坐都做不了几个,那削弱的小身板,别说达到男人女人的水ru交融,就是想要尝试多种姿势,也很是困难。

    想到这里,薛从良突然笑了起来。那时候,自己可是疯狂的锻炼,虽然自己只是一介书生,全靠医术吃饭,但是身体还是相当强健,就像白淑静所说的,一个晚上女人要上个两三次,对付起来也是绰绰有余,但是,如果要上五六次,那估计,薛从良也要倒下了。

    所以,薛从良的目标是要达到,一个晚上五次以上,将来能够彻底满足妻子的需求。

    这个要求很高,因为偶尔一次还行,如果想要长期坚持下去,那可不是一般的事情。从中医角度来说,这样是不可取的,至少,对男人来说,不能做到养jing蓄锐。长期下去,必定会导致肾脏功能衰竭,也就是古人说的,jing竭而亡。

    不过,薛从良这样的年轻人来说,还是无所谓的,年纪轻轻,就像是仈jiu点钟的太阳,就像是四季之中的chun天,五形之中的木元素,处于万物的生发季节,不论是什么,用完了之后,还会自行生发出来。

    这样一想,薛从良的心里,平衡了许多,并且,作为一个成年人,对于这些,甚是渴望,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薛从良至今还没有搞定对象。

    正当薛从良沉浸在想象之中时,忽然听到乡亲们在谈论这样一件怪事。

    说是,伏龙山上,出现了百年不遇的事情。刚开始的时候,半山腰上,有人发现了碧绿的山上,出现了一块黄斑。这块黄斑,不是别的,就是有山上的草木,凡是生长在那个地方的,都纷纷变黄。

    开始的时候,这样的发黄,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但是,就在一个多月之后,又有人在山上,发现了一片黄sè,是那种枯黄sè,灭绝xing的枯黄sè。

    这片黄sè大概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这个范围内,草皮,树木,都纷纷死亡。就像是农民种地,把这片区域,打上了灭草剂一样。这么大面积的枯萎,看上去,很是骇人,才引起了全村男女老少的注意。

    当地电视台也来了,还有农业专家的陪同,经过实地走访,得出的结论是,伏龙山上常年的植被吸收,导致土壤中缺乏氮元素,这种元素的缺乏,导致植物生长失去营养,当然要变黄了。

    农业专家对着摄像镜头一番解释,大家都很相信,毕竟,那是权威专家的解释,虽然不知道这专家到底是真是假,反正电视上,这么说了,肯定有一定的道理。

    据当地有种地经验的人们说,这样的情况,也曾经在农田里小面积发生过,补充缺乏元素的方法,就是烧荒了。把干枯的树木,杂草,点上一把火,统统烧掉,留下来的草木灰,就成为营养丰富的肥料了。到了来年chun天,万物萌生的时候,就会重新生长起来。

    不过,拐子薛的解释却出人意料,他没有对着电视镜头说,而是几个老者在一起讨论的时候,他说了自己的看法。这种情况的发生,在伏龙山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

    以前,这座宝山,物产丰饶,千百年来,养育了这里的人们。不过,现在随着人们对自然的过度索取,直接影响到了山体的自我修复能力。

    山体自身也有循环系统,如果循环不畅,就会导致局部出现问题。同时,山体和人,以及这里的一切,都构成了一个循环,这样的话,就会出现,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情况。

    现在,山体开始出现黄斑了,那就意味着,更大的灾难就会殃及附近的村庄,从最基本的草木虫鱼,到家禽家畜,再到人们自身,都会面临灾难。

    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拐子薛的话,并没有得到村里大部分人的认同,他们大部分还是听从电视台的解释——山体缺素造成草木枯黄。

    薛从良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很是惊讶。

    他正在练习五行基础技法,对于五行的知识,已经有所了解,如果山之木不能生发,根据五行相克相生的原理,就会导致其他四个元素,发生相克,最终引起五行失衡,导致更大的灾难。

    薛从良在闲暇的时候,准备到山上去一看究竟。

    “小玉,现在也没有病人来了,我们到山上去看看吧?”薛从良送走了最后一拨病人,脱下了白大褂,对李美玉说。

    “哈哈,薛大哥,你这是在约我吗?”李美玉总是语出惊人。

    “什么约不约的,就是到山上看看了,你没听说,那些老年人们,说山上最近发生了点状况,我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愿意陪着我呢,就去,不愿意的话,就回家。”薛从良无所谓地说着。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愿意陪着你还不行吗?”李美玉撅着小嘴,眼睛里却满是微笑。

    “嘿嘿,好,那我们就出发吧。我的手机呢,带上手机,家里有事,可以立即联系上我。”薛从良四处开始找自己的手机。

    “喏,这里呢!”只见,李美玉那纤纤玉指,正拿着薛从良的手机,薛从良心中一喜,接过手机,顺便摸了一下李美玉那如同葱白一样柔嫩的玉手。

    “讨厌,薛大哥,你怎么这么坏呀,总是占人家的便宜。”李美玉有些羞涩地说,但是心里却满是欢喜。

    “不小心碰着了而已,谁让你的手指,长得那么好看呢,是我的手,它自己不听使唤,想要摸一下的。”薛从良脸上露着坏笑。

    “哼,又开始狡辩,小心我揍你。”李美玉扬起小手,想要拍打薛从良,忽然看到门外边有人路过,她收了玉手,低声咳咳了两声,给薛从良使了个眼sè。

    两人各自骑了一辆车,准备出发。

    本来,薛从良想要骑一辆自行车,由他驮着李美玉,不过,李美玉有些害羞,在农村,这种现象很是扎眼的如果被那些老头老太太看到了,肯定会风言风语地传开了,很是吓人。

    所以,为了避嫌,李美玉最终决定,还是自己骑着自己的电动车比较好,反正伏龙山距离薛庄并不算太远。

    薛从良当然骑上自己的自行车了,跟在李美玉的后边。

    “我说薛大哥,你早该买一辆电动车了,你看人家现在哪个人不是骑着电动车?就你,还骑着自行车,吱吱呀呀的,太慢了,而且,还没有面子。”李美玉提醒薛从良。

    “我也想买辆电动车啊,不是还没有挣到钱吗?”薛从良回答。

    “哼,你骗别人,可骗不了我。你这几天,都给人看病,都挣了两千三百多了,你挣的钱,我都给你数过了,想要骗我,小心我揍扁了你。”李美玉说道这里,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啊,不会吧,我挣了多少钱,你都知道了,这也太没**了吧。”薛从良有些惊讶地说。

    “在我这里,还谈你什么**啊,你上次给我洗胸罩的糗事,还在我手里掌握着呢,还有上次,你晕倒之后,还是我给你脱的衣服呢!”李美玉说道。

    “啊,什么?我的**全暴露了……”薛从良在后边大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