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41章 深山怪音

作者:七星通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边走边聊,不觉间,已经来都了伏龙山脚下。

    从山脚下望去,高高的伏龙山上,那大片的黄斑,异常的刺眼,两人把车子放在山脚下,沿着山路,向山上爬去。

    伏龙山其实并不算一座大山,最多一个小时,就可以爬到山顶。山路都是附近村民们慢慢开凿出来的,刚开始的时候,是斜坡小路,再向上走的话,是石头台阶,台阶上早已经长满了碧绿的苔藓,踩上去软绵绵的,但是,有些湿滑,非常容易摔倒。

    两人都穿的是运动鞋,爬起山来也轻松很多。

    正是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阳光充足,天气不算太热,风轻云淡,非常适合户外郊游。

    但是,这次,薛从良的心中,并不轻松,他是来察看伏龙山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的,自觉重任在肩。

    那大片的黄斑,就出现在半山腰上。经过半个小时的攀爬,薛从良有些气喘吁吁,才到达那些黄斑的边缘。

    虽然周围山上,草木茂盛,并且还能够听到潺潺水声,但是,却在这里,好像经历了一场大旱。不仅地上的山草干枯不已,同时,就连三四米高的野槐树,都干枯了,好像风一吹,就会折断了一样。

    这里,完全是另外一种地理环境,貌似是沙漠地带。

    薛从良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当两人在这片焦黄的土地上,仔细察看的时候,山里忽然走出来一个老者。

    大眼一看,这老者,就是经常在山上打柴的,他皮肤黝黑,面容干枯,背上背着一捆干柴,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山草干了,要出大事了,庄稼绝收,人畜传病,这一带,不知要出多少人命了……”

    这人的话,立刻引起了薛从良的注意,他叫住了这位老人。

    老人很淡定地把东西放在地上,和薛从良攀谈起来。

    据这位老人说,以前,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当时,不仅仅薛庄,就是周围几个村庄,也面临灭顶之灾呀。那时候,附近的庄稼寸草不生,即便是旺盛的庄稼,到了秋天,也结不出果实来,全都变成烧锅的柴禾而已。

    刚开始的时候,附近村庄的牲口都莫名其妙地死掉了。后来,人也开始莫名其妙地死掉了。人们都说,山神发威了。难逃的人们纷纷离开家园,投亲靠友去了。

    后来,薛庄就衰败了下来。没有人知道,经历了多久,这里才又重新人丁兴旺起来。

    时隔不到一百年,这山上,又开始出现黄斑,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薛从良听着这些故事,心中骤然紧张起来。不论这些传说,是否是真实的,它总是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

    和老人告别,薛从良站在山腰,朝南仰望薛庄,那条乡间公路,像是毛细血管一样,延伸到远方。

    “薛大哥,那个老爷子说的是真的吗?怎么听着这么玄乎呢?好像是一个故事一样。”李美玉疑惑地问道。

    “这东西,没有人记载,知道呢?无凭无据的,不过,老人们的传说,总是有的一定道理的。如果真的发生了他说的那些事情呢?该怎么办呢?”薛从良自言自语地说道。

    “那还不简单,早点离开薛庄,去逃难呀!”李美玉说道。

    “那怎么行?我不能扔下父老乡亲们不管呀。”薛从良严肃起来,好像真的发生了那些事情一样。

    “算了,别谈这些杞人忧天的事情了,反正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你发愁什么?这么好的天气,我们好好去玩玩吧,我还是第一次到这山上呢!”李美玉兴奋地说道。

    “好啊,我也是很久没有来爬山了。走,我知道哪里有野枣,我们去摘野枣去。”薛从良也来了兴致。

    两人顺着山路一直向上走,绕过了一个山头,翻过了一条山间小溪。他们的面前,突然豁然开朗,在山的后面,有一个山坳子,这山坳子里,悬崖峭壁上,长了很多的野枣树。

    这个时候,正是野枣成熟的季节。远远望去,山上变红了的野枣,像是一个个彩灯一样,布满整个山坳子。

    在远处,居然还有柿子树,柿子树上的红柿子,早已经挂满枝头,如同一个个小灯笼。

    “哇,太好了,我们有好吃的东西,快走啊,我们去吃。”李美玉像只快乐的小鸟,飞奔起来,她秀美的长发,在肩头飞扬,那柔美的裙子,也飘荡起来,简直是这伏龙山上,最美丽的风景。

    薛从良本来是个木讷的人,但是,看到这么美的景sè,看到李美玉那美丽的倩影,也高兴起来。他叫喊着,追赶李美玉。

    到了那些枣树下面,那些从树上落下来的红枣,都摔扁在地上,由于没有人稀罕这些野枣,它们在地上,落了一层,从未有人来捡拾。

    树上还有刚刚成熟的野枣,看上去,只有指头肚般的大小,鲜艳而富有光泽,一嘟噜一嘟噜地悬挂在枝头。

    “薛大哥,我要吃鲜枣,你赶紧给我打一些鲜枣可以吗?”李美玉指着树上的鲜枣,有些激动地说。

    “好,没问题,看我的。”薛从良不知从哪里找到一个木棍,朝着那红枣最多的地方,一棍子一棍子的打去。

    只见红枣像是下雨了一样,哗啦啦地掉落下来,砸在薛从良的头上,咚咚咚地响。

    不疼,一股清香的枣味,扑鼻而来。

    李美玉早已经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怎么样?好吃吗?”薛从良弯腰捡起一枚红枣,这时候,李美玉已经把枣在袖口擦洗干净,咬了一口。

    “哇,脆甜脆甜的,你尝尝,真的很甜呀,皮很薄,核很小,真是美味。”李美玉把这野枣说的比任何美味都好吃。

    “嗯——果然不错,比咱们在超市里买的大枣要好吃多了。”薛从良也咬了一口,一股沁人心脾的甜味,让薛从良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些鲜枣。

    “快装啊,口袋里能装多少,装多少。附近的人们,怎么没有人来采摘这野枣呢?真是奇怪了。这么好吃的枣,白白浪费掉了,多可惜。”薛从良一边举着棍子打枣,一边喊着李美玉往口袋里装枣。

    李美玉的淑女装,口袋本来就很小,她一手揽着长发,蹲下身,另一手开始给自己的小口袋里装枣子。

    薛从良卖力地在树上打来打去,枣树叶子和着果子雪花似的飘落下来。

    “薛大哥,够了,你赶紧来拣枣吧,太多了我们也拿不走,明天有空再过来。何况,太阳要落山了,我们还得早点回去呢。”李美玉说道。

    这时候,薛从良忽然发现,太阳已经西垂了。这山坳子,长满了树木,茂盛无比,太阳还没完全下山,山坳子里的光线就已经暗淡了下来。

    薛从良的口袋,显然比较大,他装满了裤子口袋,又装上衣口袋,装了上衣口袋,又把内衣口袋也装满了。

    “薛大哥,我们要走了。这地方越来越冷了。我害怕。”李美玉有些慌乱地说。

    “啊,就是啊,天sè越来越黑了,这地方怎么这么冷啊?”薛从良这时候,才忽然意识到,夜幕已经降临。山间的寒气,一阵阵地扑来,薛从良不仅打了个寒颤。

    “走,我们走啊!”薛从良裹紧了衣服,准备和李美玉一起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发现,李美玉不见了……

    “小玉,小玉?”薛从良身上突然蹦起鸡皮疙瘩,李美玉怎么会突然消失了?薛从良虽然是无神论者,但是,这个时候,他头上的冷汗,涌了出来。

    就在他准备的继续向树林深处寻找李美玉的时候,只听得身后有“沙沙”的脚步声,

    扭头一看,身后空无一人,什么都没有。但是,当他再次向前走的时候,那沙沙声,又一次传来。

    薛从良的头发,突然炸了起来,“有鬼啊……”他叫喊着,向山牙子上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