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49章 全村覆没

作者:七星通惠
    众人见老大已经进去,一阵观望之后,在洞口列队等候。很快,王大宝便从洞口失望而出。这洞中,本来就是空空如也。

    随后,便听到有人在第二个洞中鬼哭狼嚎,夺路而逃,原来,这洞中悬挂的干尸,被几个进去搜查的人,看了个正着。

    当众人稍微平静下来之后,从洞口那如林的干尸中,发下了王二宝的身体。

    因为来的太晚了,王二宝早已经一命呜呼了。被黑旋风作为废弃物品,抛弃在山洞中风化。

    王大宝悲痛欲绝,想不到,二弟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这是所有人都未曾想到的。

    很快,已经有人从第三个洞中,救出了掉队的两个兄弟,这两个人,就浸泡在药池之中,也许,黑风把最后一丝阳气吸干之后,就会作为陈尸,挂在洞中风化。

    众人开始拯救行动,有人做人工呼吸,有人掐人中,终于把昏迷不醒的两个人重新救了过来。

    “兄弟们,抬着老二,其余人,放火,把这鬼地方,给我烧了。”王大宝怒火冲天,恨不得把这里所有的东西,都焚烧干净。

    正是秋天,地上的干草,早已经开始枯黄,火把朝草堆中一投,熊熊的火焰窜了起来。

    只听得,噼里啪啦,**,烧得呼呼作响。

    这时候,一阵阴风从烈火中窜了出来,顷刻间,便消失在夜空之中。漫天的草木灰,飘飘洒洒地飞落下来,如同沙尘暴之后,那遮天蔽日的沙尘。

    众人抬着王二宝,在山间行走,有些艰难。谁也没有注意到,刚才还清澈的夜空,突然之间,蒙上了一层尘土。这尘土,从伏龙山向四周蔓延开来,如同暴风雨前的乌云,笼罩着这里的天地。

    月亮消失不见了,夜色更加浓烈起来。

    “不会吧,老大,你看,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落满了尘土。”有人开始惊叫。这尘土,味道怪怪的,说是燃烧后的草木灰的味道,但是,又有一股酸臭味。就像是刚刚从污泥里排出来的一样。

    王大宝这才看到,不仅每个人的身上又落满了尘土,就连伏龙上的石头上,都布满了灰尘。原来模糊的山路,由于被灰白色的尘土覆盖,看上去更加灰白,山上的树木上,都蒙上了一层白色的粉末。

    这天空,到底是怎么了?烧了一个山坳子,都腾起来这么多灰尘吗?

    众人面面相觑,均不知如何解释。

    但是,后果很快就出来了。

    “老大,我的肚脐疼,忍不住了,需要蹲个厕所,你们先走。”这时候,众人刚刚下到山脚,正欲骑车离去。

    这人就顺势蹲在山脚下路边的草丛中,就地解决。

    只听得一声声轰隆隆的声音,这人早已经拉得稀里哗啦。

    他有些夸张的声音,让其他人大笑起来。还有人说,这人真是个吃货,晚饭吃的什么东西,竟然搞的一塌糊涂。

    但是,没有走出五百米,又有人喊着肚子疼了。这人也像第一个人一样,停下车来,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就地解决。

    由于车上带着王二宝的尸体,所以,整个队伍行进困难。完全没有了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的样子。

    但是,当第三个人蹲在路边开始拉稀的时候,引起了王大宝的注意。

    一两个人拉稀还有情可原,但是这么多人拉稀,明显是出了问题。

    正说间,第四个人已经从车上下来,冲进了路边草丛中……

    随着众人一步步前进,每隔百米,就有一人冲进路边草丛中,手纸已经不够用了,拉稀的人们,只好在路边找到南瓜的叶子,作为手纸。虽然这叶子粗粗糙,但是,还是凑合着用吧。

    当众人基本上到达薛庄的时候,能够直立行走的人,已经所剩无几。其他人,均在路边草丛中,拉得稀里哗啦。只要开始拉,就再也站不起来。因为,每走一步,就会重新出现拉稀的感觉。

    王大宝一看,这还得了?他知道,这绝对是出事了。

    正好,附近是拐子薛的诊所。拐子薛作为一个老中医,无人不知,所以,王大宝决定去找拐子薛救命。虽然他们的恶行,早已经被拐子薛不齿,但是,作为治病救人的事,拐子薛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咚咚!咚咚!”拐子薛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他看了看表,凌晨两点钟。

    这时候,谁会有什么事呢?

    当他披上衣服,起床之后,忽然发现,外边的世界,像是下雪了一样,漫天的白乎乎的一片。对面的房子是黑色的砖瓦房,抬头一看,完全是灰白色的。再加上隐隐约约的月光,这种白色,看上去更是令人奇怪,像是完全改变了的世界。

    他一开门,只见王大宝满头大汗,站在门口。

    拐子薛早知道王大宝无恶不作,以为他今天来抢劫自己,慌忙要关上门。

    王大宝焦急中把手伸进门缝中,拼死不让拐子薛关门。

    “拐子叔,我是来看病的,你救救兄弟们……”王大宝说完这句话,扑通跪在了地上。

    拐子薛一看,原来是找他求医的,心中稍微轻松,打开了门。

    “怎么了?王大宝,你也有求我的时候?”拐子薛说道。

    “拐子叔,出事了,你看……”顺着王大宝的手看去,拐子薛忽然发现,不仅前面一排房子的瓦房一片灰白,就连远处的道路,树木,还有伏龙山上,全都是一片灰白。

    “这是怎么了?下雪了吗?”拐子薛疑惑地说道。

    王大宝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拐子薛。

    拐子薛二话没说,立刻转身到药店里,取出一捆口罩,戴在自己口鼻之上。众人也都分到一个口罩。

    “病毒啊,病毒啊!你们闯了大祸了。伏龙上里的病毒,全被你们给放了出来。村里要遭大难了。”拐子薛忘掉了自己的瘸腿,他飞快地跑到了村口察看情况。

    在伏龙上脚下,几乎是灰蒙蒙的一片。如果,这都是病毒的话,那扩散的范围,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想象。

    “拐子叔,先救救我的弟兄们吧,他们快不行了。”王大宝说道。

    “我开始准备药物,你快去到薛从良诊所去找薛从良,让他也赶紧来帮忙。”拐子薛说。

    稍微能够活动的兄弟,开始慢慢地把拉得不成样子的人,从远处拉了回来。而王大宝,已经飞速去找薛从良了。

    拐子薛开始熬药了,撑在院子里的大锅,直径足有一米,熊熊的柴禾被点燃起来。当这些药物的水蒸气挥发出来的时候,周围的灰白色病毒,开始像融雪一样的散去。

    尚能动弹的人们,都围在大锅旁边,用鼻子呼吸锅里腾起的水蒸气,以便给呼吸道消毒。但是,这依然没有止住肚子拉稀不止的症状。

    薛从良正在酣睡,半夜这个时间点,正是人们睡得香的时候,谁会知道,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咚咚咚!咚咚咚!”是王大宝敲打薛从良的大门的声音。

    薛从良从睡梦中被惊醒,他迅速明白了怎么回事。虽然眼前这位是他曾经在破庙里见到的那个老大,但是,这个老大已经完全没有老大的样子,一副哀求的表情。

    两人踏着满地的灰尘,火速跑到拐子薛的诊所。这里已经拥挤了很多的人。几乎都是王大宝的兄弟们。

    他们都围住那口被大火烧开的大锅,呼吸着水蒸气,试图获得一丝喘气的机会。

    薛从良开始帮助拐子薛支起另外几口大锅,由尚有活动能力的人,开始生火熬药。很快,三口大锅,在院子中支了起来。

    火光映红了周围的房子。一个小时没有过去,只见,外边的道路上,零零星星地出现呻吟的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