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5章 痛失爱人

作者:七星通惠
    这次危机之后,伏龙山看上去更加的清新,虽然是深秋季节,但是,山上却是一片生机。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

    白淑静被薛庄这天发生的事情给吓坏了。

    她正好开着车来治自己的腰椎间盘突出。刚走到村口,就被大片蹲坐在路边的人们吓得不知所措。

    经过询问,才知道,原来,这里发生了大规模的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她准备退回去,重新返回城里,但是,她的心里,还是在关心薛从良的安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薛从良到底是死是活?尚不得而知。

    带着这个问题,白淑静继续来到了薛庄。同时,她也给自己的亲戚朋友们,打了电话,这可是惊天的新闻呢!不上今天的头条,才是怪事。

    谁知道,没等记者找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这场灾难,就像是一场狂风似的,消失了。

    听说了薛从良在这场灾难中的卓越表现,白淑静对薛从良更是崇拜有加。

    白淑静心中很是佩服,正好,她的朋友遍天下,有位卫生局的朋友也姓白,这位白先生在卫生局可是个不小的领导,虽然不是局长,但是也是为主管业务的副局长。

    通过这次事件,白淑静准备把薛从良郑重地推荐给这个领导,这样以来,把薛从良调进市里最好的医院,也就顺理成章了。

    虽然上次说好的,薛从良只是在医院里兼职,但是,想到以后还能够见到薛从良,白淑静的心里,就有说不出的高兴。

    从薛庄回去之后,白淑静就给卫生局的那位白叔打电话。

    当她说明了事情之后,这位白叔可不是等闲之辈,他立刻就明白了白淑静的意思。当晚,就给市医院的最高领导打电话,把这件事情安排下去。

    不就是在最好的医院里,安排个职位吗?这有何难。

    白淑静准备给薛从良一个惊喜,到时候,当他知道了自己成为了市里的一位特聘主治医师时,薛从良绝对高兴得像调皮的山羊。

    当白淑静为了薛从良费尽心血的时候,薛从良却在忙碌另外一件事情。

    他翻开自己的那本宝书,发现,这书里说,还魂水只是伏龙山的一件宝贝而已。更大的宝贝,还在后边。

    这让薛从良萌发了更大的好奇心,既然有更大的宝贝,当然要去看看了。

    晚上十二点之后,薛从良准备叫着拐子薛和孔圣人,一起到薛庄灵域走一趟,或许,从那里,能够得到一些关于宝贝的信息。

    没想到,孔圣人在这场疫情之后,还没有完全康复,依然躺在床上,身体有些虚弱。

    不过,他正在运用自己调息法,调理气息,估计再过一个时辰,身体机会好转了。

    薛从良和拐子薛只好临时决定,他们两个先走一步。

    当然,薛从良的贴身护卫零零妖,在得知要回薛庄灵域之后,甚是高兴,也与薛从良一同前行。

    凌晨零点,青石门。

    一行三人,早已经做好了准备,青石门在凌晨之后,在巨树之下,按时打开。

    三人进去之后,突然就被铁骑兵拦住,铁骑兵出现的太突然了,三个人都没有防备,他们正想逃跑,但是,后路早已经被拦截。

    没想到,上次暴打了一顿骑兵团之后,这些人们依然驻扎在薛从良跑掉的地方,等候薛从良,时刻准备活捉他。

    “拐子叔,快跑。”薛从良反应灵敏,大喝一声,拔腿就跑。

    拐子薛也不敢再恋战,毕竟,这次他不想再动用自己的兵团,一心想着,早点到达薛庄。

    一阵疯狂逃跑之后,薛从良回头一看,后面早已经没有了追兵。

    这伙人,也就是虚张声势而已。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来到薛庄灵域之后,发现这里安静了许多。曾经的热闹场面,这次,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正当薛从良一脸迷惑的时候,一只灰白色的狗,低着头,从薛庄出来,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见人都夹着尾巴,溜着墙根走路。

    这让人很奇怪,村里发生了什么?

    薛从良好不容易找到一户亮着灯的人家。发现,屋里只是亮着油灯而已,没有一个人影。

    其实,这正是薛庄灵域一年一度的敬神节。

    每当这个时候,古薛庄的人们,都会到伏龙山脚下,斋戒朝拜,以期望伏龙山保护山民们,国泰民安,五谷丰登。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正是伏龙山最不稳定的时候,除了爆发灾难不说,更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薛庄发生了大规模的疫情。

    所以,这古代和现在的薛庄,就像是一张纸的两面,背面发生了什么,正面同样会受到影响。

    薛从良听到远处传来飘渺的歌吹之声。他们顺着这声音,向伏龙山脚下走去。

    果然,经过一片静寂的山路,伏龙山脚下,却是一片热闹非凡。

    篝火熊熊燃烧着。三张桌子,摆放在山脚下的空地上,周围围满了人。有人在跳舞,有人在唱歌,更有人在对着伏龙山朝拜。

    男人们正在运送着石头,好像要在这山脚下,盖一座房子。

    而女人们则在收割茅草,准备把茅草放在房顶上,遮风挡雨。

    人们的脸上,满是虔诚。好像在做一件不能再伟大的事情。

    薛从良走上前去,找到一位老者,询问道:“老先生,您这是在做什么?”

    这位老人回头一看,发现居然是薛庄主,他有些激动地说:“薛庄主,不瞒您说,据先人们传说,伏龙山在这个时期,要进入多灾多难的时节了。我们准备在这里,盖一座房子,每天都会有人来朝拜伏龙山山神,让他多多给我们降福啊!”

    薛从良听了之后,连连点头。

    “唉,就在昨天,伏龙山发生了一件大事,一场瘟疫,席卷全村,我们的人,死去了不少……”说到这里,老人低下了头。

    薛从良心中惊诧,果然呢,薛庄灵域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

    他立刻又想到,自己在薛庄灵域最重要的一个人——小焕。小焕可是薛从良在薛庄灵域的夫人。

    虽然没有和薛从良有过身体的交合,但是,却和薛从良有过肌肤之亲。一日夫妻百日恩,这次,薛从良来到这里,最强烈的一个念头,就是要见一见小焕。她那美丽的微笑,那柔美的身段,让给薛从良想起来都禁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于是,他迫不及待地问:“老先生,村上的小焕,现在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这位老人先是叹了口气,然后慢慢地说:“这也是我们难过的事情。薛庄主,您的夫人,我们没有照顾好,她在昨天,就已经病故了。”

    只觉得头顶一阵霹雳,薛从良几乎晕倒下来。他的身体晃了晃,但最终被零零妖扶住。

    “她去世之前,可曾说过什么话?”薛从良抑制住心中的悲痛,问道。

    “夫人说,如果有来生,她还愿做你的夫人。只是,希望你以后能够多陪陪她。”

    老人的话,让薛从良心中如同针刺。

    是啊,虽然没有生活在同一个空间,但是,他们的心,还是在一起的。

    作为小焕的丈夫,薛从良没有尽到自己作为老公的责任。就连最起码的天伦之乐,都没有让小焕享受到,真是枉做了一次女人。

    一时间,薛从良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觉得,心中压抑得如同暴风雨之前的乌云,想吐吐不出,想哭哭不出来。

    这时候,薛从良的周围,早已经围满了人,一个个都泪眼朦胧。

    几个同村的女人,走过来劝慰薛从良,节哀顺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