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6章 鸿鹄之志

作者:七星通惠
    夫人的去世,给薛从良带来不小的震动。虽然这夫人如同虚拟的夫人一般,但是,却是薛从良单身生活的一种心灵慰藉。在没有人说喜欢薛从良的时候,小焕却是喜欢薛从良的第一个人,在面对自己的同学们一个个都结婚的时候,小焕也是薛从良自豪的理由。

    如今,这个心灵上的支柱,在这场瘟疫中也倒下了,这给薛从良多少带来了一些冲击。从此以后,他无法再幻想自己已经有了爱人,无法再安慰自己不必担心婚姻的艰难。他需要面对自己将近三十岁的年龄,以及来自父母的一声声催促。

    这就是现实,来不得半点的马虎。

    薛从良现在才发现,自己以前都沉浸在对小焕的幻想之中,以至于,忽略了周围的人。这段时间,几乎忽略了李美玉,忽略了白淑静,更忽略了有些在默默地喜欢他的人。

    这次薛从良的薛庄灵域之行,是想搞清楚,薛庄的现在和过去是否有一定的联系,同时,如何想要找到伏龙山上造成各种奇异现象的原因。

    薛从良找到一个老者,问道,这里多灾多难,你们为什么没有想到从这里搬迁出去呢?外面的世界那么大,何必非要在这里遭受困苦呢?

    这位老人或许对薛庄有些了解。

    他说,之所以薛庄人在这里安营扎寨,其实,也是受到了老祖宗的引导。在过去,有位姓薛的老祖宗,是位神人,他能掐会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古今中外之事,无所不通,他之所以看中伏龙山脚下这块风水宝地,是因为他始终相信,这块土地上,虽然不能出将相帝王,但是,却可以造就济世神医。这项职业,对于古代的人们来说,是最值得敬仰的职业。在战争时代,可以免于战争,而在和平时代,却是人们最尊敬的职业。正是有了这样一个梦想,薛庄人一直都在朝着这样的一个梦想前行。

    老者的一番话,让薛从良明白了很多。原来,老祖宗的大智慧,实在是能与天地相媲美,他们在千年之前,就把薛庄人定位为医学世家,怪不得薛庄近百年来,一直以出医生而闻名于世。

    也有人说,经过千年的积累,薛庄将出现一位神医,他会从伏龙山中找到五件神器,辅佐这位神医,顶天立地,以高超的医术,横扫中国。

    于是,薛庄人就一直怀着这样的梦想,坚守着这样的理念,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

    有人说,人类一代又一代,永无休止地繁衍下去,到底在等待着什么?薛庄人已经有了答案,那就是在等待着那个辉煌的时刻出现,等待着千年的积累之后,出现一位神人,成为空前绝后的神医。

    于是,每个薛庄人,都在伏龙山脚下怀着的这样的梦想,虔诚祭拜,他们的心中,都在想着,也许,自己的孩子,就会成为那个顶天立地的人。

    在这些年中,薛庄的确出了很多医者,但是,始终没有出现呼风唤雨的神医。

    这期间,伏龙山也像是一个巨大的病毒团一样,隔上一百年,就会发作一次,把瘟疫和灾难带给周围的人,造成大规模的死伤。

    真是多难兴邦,一代一代的医生传承下来,发现了很多济世的良方。同时,祖祖辈辈的人们,能够活下来的,都是身体免疫力最强的人。这些,无形中优化了薛庄人口的素质。

    在与这些人们的座谈中,作为庄主的薛从良知道,人们将会面临更多的灾难,更多的瘟疫,同时还有无法预测的其他事情。

    薛庄灵域将进入一个不稳定的时期。

    福祸相生,同时,这个时期,也是寻找到伏龙山宝藏的最佳时期。

    薛从良虽然一介书生,但是,他却在这个时候,树立了极大的信心。如果现在不发威,更待何时呢?

    他在薛庄五行世界和薛庄灵域之间,打通一条通道,改变历史,不论是现代人,还是古代人,都能够享受到伏龙山的甘露,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如今,薛从良已经基本上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最主要的任务,一是把五行技法,练习到炉火纯青地步,另一方面就是把伏龙山的几件宝贝及时找到手。

    不过,还魂水作为其中的一件宝贝,已经被薛从良找到了。

    也就是说,五行之中的水水元素,已经找到。现在,就还差金木火土四大元素。这四大元素找到之后,配合薛从良的五行技法,薛从良有可能成为薛庄人千百年来等待的那个济世神医,成为改变薛庄历史的人,更成为改变人类医学历史的人。到时候,人类除了能够拥有起死回生的智慧外,更能够通过五行技法,长生不老,延年益寿。

    同时,还有一项更加重要的可能,那就是结合现代科技,实现人体空间的传送。由于宇宙空间中,各处都存在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所以,人体可以通过拆分组合的方法,进行空间和时间的转换。这种装换,将是绿色的,对人体无害的。当然,这只能算是薛从良的一种设想而已。

    悲痛,经常能够催人奋进。薛从良从失去夫人的悲痛中,找到了前行的动力。谁说这不是一种前进呢?小焕如果地下有知,必定也会含笑九泉的。何况,按照五行技法守恒原理,小焕其实并没有消失,她只是改变了一种存在方式而已。在未来的某一天,她还会组合成崭新的一个人,亭亭玉立于五行世界。

    至于,是否还能够与薛从良相遇,这就要靠缘分了,毕竟,缘分也在一定程度上,主宰着人类的命运。

    “良子,这次的事情我们已经办完了,该回去了。”拐子薛有些沉重地说。

    薛从良重新回到小焕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他想要带点东西回去。

    走进房间,木窗子上褪了色的喜字依然粘在窗户上,家里的摆设依然如故,那张木床上,红色的被子摆放整齐,就像是小焕刚刚离开家,出了一趟远门似的。

    薛从良坐在床上,回忆着当初那激动人心的时刻。他似乎又看到了小焕那洁白如雪的肌肤,一声声轻柔的呼唤,还有那顺直的秀发,散发着清幽的香味。

    当薛从良的手在床上轻轻摩挲的时候,一根青丝触到了薛从良的肌肤。依然是轻柔的,痒痒的,是那种小焕身上特有的清香。

    薛从良心中一喜,就像是发现了小焕似的,心中涌上一阵喜悦。

    他立刻把这根头发,从床上捏了起来。然后,细细的端详。

    拐子薛看在眼里,摇了摇头,慢慢地走出了房间。

    然而,就在拐子薛刚刚走出房间内的一瞬间,外边突然有人大喊一声,具体喊叫了什么,拐子薛没有听明白,但是,远处闪烁的火光,告诉拐子薛,出事了,有人放火开始焚烧村庄了。

    “良子,出事了,我们快走。”拐子薛还没有走出多远,只听得远处的杀声越来越近,不知什么时候后,薛庄为数不多的人,被包围了起来。

    来者不善,他们早已经听说了有人在伏龙山挖到了驱邪针,这次突袭薛庄,就是想要找到这件宝贝。

    如果不交出驱邪针,薛庄的男女老少,统统杀掉。

    薛从良心中纳闷,这些人是谁呀,怎么如此嚣张,什么是驱邪针?

    拐子薛看了看这群人的头目,也是没有见过。这拨人只能说是一拨土匪了,他们究竟来自哪里,无从知晓。

    薛庄灵域的人,能够逃过这一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