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2章 照片勒索

作者:七星通惠
    “幸会,幸会啊!”

    薛从良刚刚回到诊所,眼前就迎上来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这人中等个子,体态稍胖,皮肤白皙,方面大耳,满面红光,一看就是城市里来的人。但是,看上去并不像是病人。

    一个人是否有病,一眼望去,从外表就能够看得出来,这是薛从良在长期的医学学习中,总结出来的经验。一般的人,一脸愁容,就是心中有病,而心中有病,必然会腹中有病。

    “呵呵和,您好,您好!”薛从良本来没有打算和他握手,但是,对方却在距离薛从良还有三步的时候,就伸出了右手。

    薛从良一手握下去,这人的手掌很温热,并且不潮湿,说明这人的肾功能很强,一般手凉的人,都是肾虚。手心有汗的人,就是胆小。由此看见,这人来头不小。

    李美玉说,来了个有来头的病人,从这一系列动作来看,这人确实有来头。

    “您好,我看您满面红光的,不像是来看病的,您是?”薛从良平视着对方,习惯性地询问起来。

    “哈哈,薛医生好眼光啊,我呢!确实不是来看病的。我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市里医师协会的会长助理,我姓郭,大家都叫我郭去病。呵呵。”郭先生一边说,一边傻笑了一下,样子甚是可爱。

    “啊!是市医师协会的助理呀,有失远迎啊!真是不好意思。您快请坐,快请坐。”薛从良听了这人的话,立刻激动起来,没想到,自己居然惊动了医师协会,真是不知是喜还是福啊。

    薛从良把郭去病让进了家里的客厅,好烟好茶的伺候着。这时候,李美玉踩着轻盈的步子,来给客人倒水,郭去病的眼睛,一直直勾勾地盯着李美玉,看来看去,最后终于忍不住地说:“薛医生,这是好福气啊,娶了这样一个美女,让郭某大开眼界啊,真是深山出俊鸟啊!”

    薛从良刚才对郭去病的印象还挺好,现在,他突然听到这句话,看到郭去病色眯眯的眼睛,立刻就对这人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郭老师真是夸奖了,这是我的助理,呵呵!”薛从良就是看美女出身,对于色狼有深刻的了解,仅从刚才的眼神中就可以断定,这郭去病不是什么好鸟,不是贪官,就是色狼。外表徒长了一幅忠厚老实的脸孔。

    “郭医生真是谦虚了,我郭某啊,行走江湖,见了无数美女,像您的助理这样清纯漂亮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郭去病一直看着李美玉的背影,直到李美玉倒完开水,消失在门口。

    “郭老师您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薛从良是个直性子人,不喜欢拐弯抹角,喜欢直来直去,于是,忍不住就问了起来。

    “其实,也没什么事,你的大名,我是早有耳闻了!尤其是上次,你救了那么多人,在咱们市里,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啊!”郭去病有些夸张地说。

    “让郭老师见笑了,我只是施救及时而已,外边传出去的消息,不可信。”这人就是受不来了别人夸奖,别人一夸,自己就有些飘飘然了。薛从良同样也是,被这郭去病给捧上了云端,心中得意洋洋的。

    “外面人的传说,确实不值得相信,不过呀,我倒是听说了一件事,说是几个月前,你在城里开的诊所,有位老人在你的门口去世,我就是不相信外边的人所说的,所以,就来你这里打听一下。”郭去病一字一顿地说道,语气很平和,像是一团棉花中藏了一枚钢针,扎进薛从良的心头。

    薛从良听了这话,心中一震,什么?这小子是来找事的?薛从良刚刚还被捧在云端得意洋洋,这时候,突然就从云头掉落下来。心头像是被人揭了伤疤一样疼痛不已。

    “郭老师真会开玩笑,你找错人了吧。”薛从良想把这件事挡回去,没想到,这郭去病居然拿出了一样东西给薛从良看。

    薛从良从他的手里接过那张照片,心头一惊,照片上是:薛爷的尸体,就躺在薛从良的前面,而薛从良正痛苦地蹲坐在地上,满头大汗。

    这明显是薛从良诊所出事当天的图片。

    谁这么孬孙,居然把这幅画面给拍了下来。薛从良正想发作,但是,却被郭去病的眼神给镇住了。他现在还不能发作,说不定这是有人在陷害自己。

    “这张照片您是从哪里得到的,我想,这绝对是有人陷害我,你知道,现在人们的ps技术很高超的,说不定,这是有人拼接的图片。”薛从良的头上渗出点点汗星。

    “薛医生,我没有别的意思,这次来呢,就是代表我们卫生系统,代表工商部门,给你提个醒,你的医师资格,已经被吊销了,同时,你犯了这么大的事,现在逃到了这里,你可是要承担责任的。”郭去病的脸上,溢满了微笑,完全是一个笑面虎。

    薛从良咽了一下口水,试图镇定一下自己。但是,他却无法在这照片面前镇定下来。

    “您一定是认错人了,我虽然也姓薛,但是,一直在这里行医,从来没有到过什么城市里呀!”薛从良争辩道。

    “你究竟在哪里行医,我们都很清楚,你的资料都在卫生系统有备案,我们都可以查到,现在,我只是以医师协会会长助理的身份,提醒你,要小心了,现在这行,我们都查的很严,一旦被我们查实,那可不是一般的小事。”郭去病说道。

    薛从良被这句话给镇住了。自己确实有一些失误,但是,现在被人揪住小尾巴,感觉很是不爽。那这个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薛从良虽然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但是,这人之所以到这里来的原因,好像已经不言自明了。

    “薛医生,你不必紧张,任何事情,都有解决的方法,我这里只有这一张照片,不过这张照片,我有两个想法,一个想法是把它交给卫生局的领导,另一个想法呢,就是把它交给上面的当事人,也就是薛医生您呀!薛医生,你觉得那个做法比较好呢?”郭去病有些得意地说道。

    薛从良现在恍然大悟,原来,这人是来卖这张照片的,以这张照片,来要挟,勒索钱财。

    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薛从良只觉得怒火向上冲,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自己的小尾巴,被人揪住了,这让薛从良真是无话可说了。

    “郭去病,你的意思我明白,你说吧,出价多少?”薛从良直言道。

    “哎呀,薛医生,你说话也太直接了,怎么叫出价多少呢?依我看,你就当这是件艺术品,你掏钱买个教训,以后,把这张照片贴在自己的房间里,每天早上反思一番,这个价值,是无法估量的。所以,薛医生,您看着出价吧。这张照片,可是能够影响你的一生的。”郭去病厚颜无耻地说道。

    这人真是老谋深算了,说这些话的时候,脸色都不变。真是令人的作呕。

    薛从良别这人给难住了。

    “五百块钱!你觉得怎样?”薛从良小声地说。

    “哎,算了,我还是把照片交给卫生局吧,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说着,郭去病就要离开。

    “别别,你等会儿,两千,两千块钱,怎样?”薛从良有些着急了。

    “薛医生,不是我说你,你这人真是不爷们,两千元钱,连我的路费都不够。”郭去病无所谓地说道。

    薛从良的脸涨得通红,他的存款,现在也就一万元钱,这人非也好把钱给榨干了不可,他咬了咬牙说:“八千,八千怎样?我一个农村医生,根本没有钱!”

    这时候的薛从良,恨不得上前抽他两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