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5章 红爹牵线

作者:七星通惠
    农村的人有个特点,不论男孩女孩,只要一到二十多岁的适婚年龄,父母最着急的事情,不是你是否建功立业,而是你是否成功婚配。如果已经结婚生子,一切好说,如果没有,那你就惨了,不论你创造了多大的事业,都是白搭。在村里走动的时候,父母是抬不起头的。

    薛从良的父母就抬不起头。尽管薛从良成了附近无数村民的救命恩人,但是,薛从良已经二十七岁了,婚姻的事情,至今没有着落。还是光棍一个,每天也是忙得不亦乐乎。薛从良的母亲张氏,则在后面看着,垂头丧气,这让他们看来,都是白忙活一场啊。

    不过可喜的是,自从薛从良成为这里的济世良医之后,来说媒的人络绎不绝。薛从良还没有婚配的消息,是从张氏的嘴里传出来的。她见人就哀叹到“唉,我家小子还没有找到媳妇呢!真是愁死人了。”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有一种喜出望外的感觉。这等好事,一方面可以撮合一对男女,另一方面也可以在周围看看热闹。所以,人们对这类事情,特别上心。

    但是,他们没有勇气直接跟薛从良提起这件事,因为薛从良总是会一口回绝。年轻人的观念就是自由恋爱,尤其反对这种父母包办的婚姻。

    父母托人介绍女孩,往往成功率相对较高。所以,虽然这是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父母们依然乐此不彼。

    “人家这闺女,你知道多俊吧,一米七的身材,苗条着呢!那小腰,要多好看,有多好看……”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坐在薛从良的母亲张氏对面,眉飞色舞地说着某个姑娘。

    “哎呀,有这么好的姑娘啊,那一定得见见,她家里情况咋样?”张氏有些忍不住地问道。

    “家里条件好着呢!就说她父母吧,虽然上了点年纪,但是,以前是村里大队的会计,有钱呢!她还有个哥哥,哥哥外出打工了,说是在南方一家大公司,世界一千强的公司,当经理呢!工资高啊,人家的两层小楼,早就盖起来了。”这妇女一看就是媒婆,伶牙俐齿的,说得张氏满面红光,恨不得赶紧把这姑娘娶到家里,就像是捡了个漏宝似的。

    “这么好的姑娘,她年龄多大了,我家良子啊,今年二十七了。”张氏说道,张氏对姑娘的很是关心,男大女小,是最合适的。

    “哎,这女方吧,有点大了,今年已经三十岁了。这外出打工的姑娘啊,都是这样,为了挣钱,耽误了结婚的年龄。不过……”这媒婆还没把话说完,张氏就有些坐不住了。她挥挥手,示意媒婆赶紧离开。

    媒婆也带着无限遗憾,起身离去,就像是自己没有被相上似的。家里条件再好,年龄不合适,就被否决掉了。毕竟,这女人吧,生孩子的最佳年龄,也就是在二十五到二十八岁,越年轻越好。薛从良就是在张氏二十四岁那年出生的。

    所以,张氏一直想给薛从良找个年龄小点的,这样正好,一结婚就赶紧怀上,到第二年,薛从良就升级当爹,而张氏则升级当奶奶。

    不过合适的媳妇当然很难找了。

    第二个来找张氏的,是一个有些门路的男人,这男人,是当地有名的红爹,红爹其实和红娘是对应关系,人们习惯把喜欢牵线搭桥的男人,成为红爹。

    “良子妈,你想找个什么样子的?我手里的货,是这十里八乡最全的,有十八到二十岁的,有二十到二十四岁的,还有二十五到三十岁的,甚至三十到四十岁,当然是离过婚的或者丧夫的,都应有尽有。”说着,这个红爹就从怀里掏出来一本被磨得发毛的小本本,这小本本上,记得密密麻麻,都是蝇头小字,正面一半是女的,反面一半是男的。

    “真的?你手里有这么多货?我家良子想要二十二岁到二十四岁的那种,长得妥妥的,你有没有?”张氏无限期待地看着红爹的小本本,像是在挑选商品一样。

    “我给你说,这个年龄段的女娃,咱应有尽有。我给你说几个,你挑挑。小李庄的李珍珍,常庄的常小芬,还有马庄的马小凡,都还没有结婚,父母急得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他们的女娃都长得妥妥的,只要男方上进,有事业心,那这门婚事,很快就能成,你对那家比较感兴趣?”红爹说得张氏有些蠢蠢欲动,恨不多把这几家的姑娘都赶紧拉过来看看。

    “你说他们几家,哪家条件比较好,我儿子好说也是医科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啊!现在事业搞得也是这么大,对方起码也得是大学生啊。”张氏开始提出自己的条件了。

    “大学生好,大学生有啊!你看着马庄的马小凡,她就是大学生,虽然不是医学毕业,但是,学的是师范!”红爹说。

    “啥是师范?吃饭吗?”张氏反问道。

    “哈哈哈,这你就不懂得了吧,师范出来就是教学先生,当老师了,当老师多好啊,国家给发工资,那可是国家的人!到时候,给你生个孙子,自己都可以教了,多好!”红爹说的心花怒放,好像是给自己说媳妇似的。

    “当老师啊,这个好,那这个姑娘家长得什么样子?”张氏对女娃的长相,要求也比较高。

    “哎,老邻居,说实话吧,这人无完人,金无赤足,这女娃是大学生,但是,长相有点对不起观众,身材呀各方面,都挺好的,但是,唯一不足的,就是右脸上有个胎记,这胎记很小很小,头发一甩,就挡住了,还是大美女一个呀!哈哈!”红爹说着话的时候,有点心虚。

    “你给我实话实说,这胎记到达有多大?”张氏有点急了。

    “我不是给你说了吗?很小啊,就跟鸡蛋那么大!”红爹说道。

    “那还很小吗?一个女娃的脸有多大呀,胎记都跟鸡蛋那么大了,还有脸没有了?”张氏说道。

    “其实,实话实说的话,应该是跟鹅蛋那么大!”红爹有些心虚,还是照实的说了。

    “啊,你这个红爹,真不老实呢!都有鹅蛋那么大了,还说小啊?你这不是成心害我儿子的吗?”张氏上前打了红爹一巴掌。

    “别急,别急,我说过,我这里的货,多着呢!我再给你介绍几个,保准让你满意!”红爹继续给张氏介绍。

    不过,剩下的人,不是年龄偏小,就是偏大,或者就是没有和薛从良相互匹配的学历。

    一番下来,张氏也有些疲惫了,听得耳朵都生茧子里,而红爹也说得满口白沫。双方都疲惫不堪。

    这事,说了这么久,张氏还是没有给儿子物色到合适的媳妇,心中甚是不爽。

    看着儿子在人群中忙碌,张氏叹了口气,好像自己有多么对不起儿子一样,这么大了,还是单身一人,天天忙碌,晚上连个暖被窝的人都没有。想到这里,张氏又是一声叹息。

    “儿子,你先别忙了,妈问你个事情!”张氏最终忍不住,叫住了手拿药盒的薛从良。

    “什么事呀?妈!”薛从良停下来问道。

    “良子,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娘给你介绍一个。”张氏脱口说道。

    “哎呀,老妈,我正忙呢,你有点正事没有啊?”薛从良显得有些不耐烦。

    “什么正事,找媳妇就是正事,你这孩子,越来越不听话了。”张氏有些恼怒了。

    “妈,你等会儿,我的给病人打了针再说啊。”薛从良匆忙离去。

    “哎——吆——”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那声音,一波三折,听得张氏的小心脏都有点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