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6章 美玉斗心

作者:七星通惠
    听到这一波三折的声音,张氏一回头,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朝这边走来。

    看她的样子,那走路的姿势,小碎子步,犹如戏剧舞台上的丫鬟,手里还拎着一个红色的手绢,满脸笑容,千姿百态,比二十多岁的美女看着都妖娆多姿。

    “哎呀,红他娘来了!”张氏有些激动地说。

    薛从良一听,这称呼怎么这样子,难道是骂人的吗?但是,看着老妈的表情,俨然是互相打招呼的表情,不像是在对骂。

    “良子啊,三奶可等得很久了,就等你这个一表人才的帅哥破壳而出了。”红他娘好像认识薛从良。

    “良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的远房亲戚,你三奶,你三奶也爱说媒,说得个个都成,他的孩子叫薛红,所以我们都喊你三奶为红他娘,这名字好记。”老妈激动地介绍说。

    “哎呀,良子他妈,你可别这么说,我这人那,也只是撮合有缘的人,在良子这里,我可是想了好久好久,才找到一个特好特好的姑娘……”红他娘说着就哈哈大笑起来,她一笑,那有些退了的门牙,露了出来,看得薛从良心中烦躁不安。

    “三奶好,老妈,你们先聊会儿,我这边的病人,都还等着呢,我一会儿就过来。”薛从良找了个借口,赶紧离开这聒噪得令人头疼的女人。

    虽然,离开了这里,但是,红他娘的声音,依然穿过人群,传入薛从良的耳朵里。

    “哦哈哈,良子是个好孩子呀……你放心,我一定给良子找个中意的姑娘!”红他娘的声音,很有穿透力,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薛医生啊,还没有结婚的吧,赶紧吧,像你这年龄,我家老大都两个孩子了……”薛从良正在给病人打针,这病人也在催促着薛从良的婚事。

    “哎哟,你轻点!”薛从良顿时有些冒火,他像是投飞镖一样,把锋利的针头,刺进了病人那白嫩的臀部。

    这时候,薛从良才忽然感觉到有些失态,毕竟,这是人家的屁股,你拿着针头当镖耍,肯定是不对的。薛从良打心里有些抱歉。

    “按好了,按好,一会儿就不疼了。”薛从良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特意挑了一块大点的酒精棉球,按在病人的针眼上,关怀地说道。

    “来来来,良子,你忙完了吗?来听你三奶好好说说。”老妈又招手让薛从良过去。

    薛从良烦恼不堪,可是,不过去也不行,他有些不耐烦地走过去。

    这动静这么大,李美玉早得清清楚楚,她这会儿,正在药房里忙着,听着外边那女人尖亮的叫喊声,说话声,每一句话,都像是针头一样,此在自己的心头。

    “哼,什么帅哥啊,表面上一脸老实,背地里拿着人家女孩子的胸罩看来看去,哼——”李美玉自己一个人,在药房里嘀咕,薛从良以前的糗事,又被李美玉翻了出来。不过,李美玉想到这件事,就忍不住的偷笑了起来。她想到起薛从良那尴尬的表情,想起当时简直无法收场的场面。

    李美玉想这些的时候,反而觉得很温馨呢?这倒是奇怪了,李美玉不理解自己为何有这种心情。难道女孩到这个年龄,都希望自己喜欢男孩,看到自己的私密用品吗?

    可是,李美玉分明很生气啊,她从窗户里,气氛地看着窗外石桌旁边坐着的薛从良母子和那个红他娘。突然,计上心头。

    这时候,薛从良正拿着红他娘的手机细看。

    只见手机里,是一群女孩的照片,她们正在给其中一个女孩举办生日派对,红他娘用小拇指指着其中一个女孩说:“喏,看到了没,就是那个女孩,人群中间,穿着紫色衣服的女孩,看看怎样,她可是这群女孩中最漂亮的女孩,比你小两岁,今年二十五了,还没有男朋友呢!”红他娘激动地说道。

    薛从良使劲等着眼睛,出神地看着红他娘所指的那个女孩,有些吃力地发现,这女孩确实有几分姿色,小脸圆圆的,很上镜,那乌黑的头发,从脖子里一分为二,垂在胸前,只是,不知道身材如何,她的身体,被那群活蹦乱跳的女孩给挡住了。

    薛从良看了照片,有些心动了,这时候,他试图把照片放大,忽然听到后面有人说话:“来,大家喝杯水吧,良子,这杯是你的……”

    “啊——”薛从良正要回头去看,只听得一声惊叫,一只盛着满满一杯的开水,突然从托盘里,倾倒下来,杯子里的水,不偏不斜地完全倾倒在红他娘的胸前。

    薛从良闻声跳了起来,才没有遭受连累。

    “哎呀——”红他娘这时候的叫声,更加尖利,树上几只休息的麻雀,吓得扑棱棱的飞走了。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李美玉端着托盘,赶紧扶起刚才倒下的杯子,然后,转身去找干毛巾。

    一转身,李美玉的脸上就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这是她的小伎俩,她想把这烦人的老婆子赶紧赶走,于是就出了这么一出。

    “没事,没事,一会儿就干了。”没想到,红他娘的脾气,很是平和,居然没有爆发出来,她起身用自己的手帕,擦了擦胸前的水,把外套脱了,坐下来继续聊天。

    李美玉忙活了一阵子,又给这红他娘上了一杯开水,有些无奈地重新回到药房。

    “这样吧,你如果感兴趣的话,你们见个面,我给你们约时间和地点,你看怎样?”红他娘说道。

    见薛从良没有吱声,张氏迫不及待地说:“好,好,我替孩子答应了,到时候,我让他去见面啊!”

    良子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老妈给挡了回去。

    “好,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看,这良子也这么好,这女孩也不差,他们两个呀,绝对成!”说完了这些,红他娘屁颠屁颠地离开了,张氏不忘给红他娘拎了一包红薯。红他娘高兴坏了,像是拣了个宝似的。

    李美玉无心在药房抓药了,她有些生气。

    薛从良进来的时候,她故意把一个空瓶子打翻了,叮叮当当地在地上滚了老远。

    “小玉,你怎么不小心呢?把瓶子都打翻了。”薛从良说道。

    “我就是不小心,怎么了?打翻瓶子我高兴,我乐意,你怎么样?”李美玉撅着嘴巴说道。

    女孩子生气,薛从良见多了,这就是女人的特点,每到每个月的那几天,她们总会如此,不仅心情不好,而且,还会粗心办错事。

    薛从良对女人生理特点的了解,甚至比女人自己都清楚。他已经意识到,李美玉可能在例假了。

    可以理解,薛从良说道:“小玉,你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回去休息两天,过两天再来。”

    这本是一句关心的话,但是,这算是戳到了马蜂窝了。

    李美玉立刻爆发了起来:“怎么了?我打翻了个瓶子,你不要我了,去找美女去呀,去呀,别在这里装正经了,你们男人,没一个好的。”

    李美玉的突然发作,让薛从良很是无奈。他只有保持沉默,让李美玉继续说。

    “说啊,你怎么不说话?刚才那人,不是给你说媒的吗?你有喜欢的了,就烦我了,是吧?”李美玉发飙了,还真是惹不起。

    这是薛从良第一次遇到这么凶的女孩。薛从良知道,如果一个女孩对某个男孩特别凶,并为此流泪,那就说明,这女孩十有**,是喜欢上他了。

    薛从良想到这里,心中倒是高兴了起来。

    但是,约定的事情,还是要去的。薛从良即将见到的女孩,是否就如照片上那样漂亮呢?

    薛从良决定去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