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70章 金出水上

作者:七星通惠
    不论怎么说,这本书又一次丢失了。

    这次丢失,丢失得无声无息,上次被抢走的时候,薛从良还追了一阵子,这次是没有任何的线索。

    完蛋了,书一丢,薛从良的一切都要完了。别说什么“五行六艺”了,就算是最最基础的五行技法,薛从良还没有完全搞定。偶尔他还需要重新查看一下书籍,看看下一步该怎么做下去。

    薛从良完全没有了方向,就如同轮船在茫茫大海上,丢失了罗盘一样。

    “哎——”一声叹息,薛从良蹲在床头,抱着脑袋,没办法。

    零零妖不知什么时候,都消失不见了。这次失窃事故,零零妖确实不知实情。

    这事该怪薛从良自己,这么宝贵的书,甚至隐藏着伏龙山最深秘密的书,由于自己粗心大意,没有挖地三尺把它藏起来,反而塞在枕头里,这么轻易就被人偷走了。

    薛从良躺在的床上,极力的回忆着这本书的大致去向。

    不知不觉,朦朦胧胧中,薛从良忽然听到有人在楼下叫他。

    薛从良穿上鞋子,有些恍惚地走下楼去。但是,这个声音,却一直从前面传来。

    于是,薛从良又重新打开了大门,走了出去。

    “薛医生,薛医生,救救我,救救我。”就是这种声音,这一直在不停地从远传传来。好像这声音拐着弯子一样。七拐八拐地穿街走巷,一直引领者薛从良向村外走去。

    薛从良打了打自己的脸,没有疼痛的感觉,但是,就是醒不过来。

    好像自己的身体,脱离了**,一直在这个呼救声的引领下,朝前走去。

    一直走到伏龙山脚下,这声音才停止下来。

    声音是从一个废旧的山洞里传出来的。山中的门口,有一块大石头,这块石头上,清晰地写着几个大字“爱妻小焕之墓”。

    薛从良猛地一惊,不会吧,这不是自己在薛庄灵域的夫人小焕的墓碑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石头使用普通的大理石制作的。看上去古朴自然,好像已经经历了多年风雨,墓碑外皮那层石头,早已经被风化了。用手摸了摸,粉末沾满指头,还有白的东西掉落下来。

    薛从良正想判断一下这个声音的具体地方,谁知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

    定睛一看,居然是小焕站在远处,声音就是从她那里传过来的。

    “小焕——”薛从良呼喊了一声,之后就朝着小焕的身边跑去。

    两人同时朝着对方奔跑过来。

    薛从良张开双臂,深深地把小焕拥抱在怀中。

    小焕说,她居住的地方,很快就会被人给盗了,自己将居无定所,请学薛从良一定要救救她。

    两个人说了几句话,薛从良还没有详细地询问小焕的居住位置时,小焕就消失掉了。

    空留下大声哭泣的薛从良。泪珠像是夏天的暴雨一样,哗啦啦的滚落下来。

    薛从良听到自己的哭泣声,他抹了一下自己的枕头,枕头上湿了一大片。

    这时候,薛从良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一个梦,梦里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小焕,向他救助。

    薛从良拿起镜子,看了看自己的,依然泪眼朦胧。

    但是,反过来一想,薛从良忽然觉得,这件事情,或许不是一个简单的梦。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同时这个梦又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就好像刚刚发生一样。

    这个梦,究竟代表着什么?小焕为什么会哭得如此痛心。这令薛从良很是奇怪。

    对,孔圣人!

    薛从良忽然想起了孔圣人,这个人,有时候不靠谱,但是给薛从良说话的时候,还是有那么几分真言的。

    带着这个梦,薛从良准备去找孔圣人咨询一番。

    “喂——来看一看了啊!新到的护身符,保你一生平安,躲过灾难!”

    薛从良刚走到村口那个小超市的门口,就听到孔圣人悠扬的声音,还有他那迎风摇摆的神算小旗子。这个标志,给薛从良少许的安慰。这是薛从良自从宝书丢失之后,第一次有这种安全感。

    “孔叔,你有空没有?我有件事想要问问你!”薛从良说道。

    “哎,护身符里了,快来买了……”孔圣人不理薛从良,好像没有见过他一样。

    薛从良在孔圣人的眼前,挥了挥手手,这时候,孔圣人才回过神来。自从有谣言传说薛庄将要出大事之后,孔深人的护身符生意是越来越好,邻村的人,都过来购买护身符。

    “快,过来,过来。”孔圣人丢下自己的护身符,拉着薛从良躲进路边的小树林里。

    “怎么了?孔叔,你又没偷人家,你躲起来干什么呀?”薛从良对于孔圣人的异常举动,非常不理解。

    “告诉你个秘密,今天上午我在这里看到一拨人,他们从超市里,买了五盒子干电池,一盒十个的话,五盒就是五十个电池。”孔圣人说道。

    “怎么了?他们买电池,和我有什么关系?”薛从良一点都不理解孔圣人的话。

    “你傻呀,他们买电池,当然是晚上照明了,还有铁锹,那铁锹上,都缠着红布。”孔圣人说。

    薛从良脑袋灵光一样亮:“不会吧,他们晚上要去盗墓?”

    “对啊,这可是你小子说的。”孔圣人看了看周围,生怕被人听到一样。

    “那他们要盗哪里的墓?”薛从良问道。

    “你来找我干嘛?”孔圣人这时候又变得正常了。听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中午你猜我梦见谁了?梦见小焕了,薛庄的夫人呢!”薛从良说道。

    “怎么了?她给你说了什么?”孔圣人问道。

    “没说什么,就是一直在叫,救我啊,救我啊!但是,她没有说出了什么事,所以我才来请教你了,谁知道你刚来就推销你的护身符!”薛从良有些生气地说。

    “我给你解释一下,这种情况下,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方面是你在想念你的夫人了;另一方面是薛夫人遭难了。”孔圣人的话,等于白说。

    “孔叔,你告诉我实情,再耍我,我走了啊!”薛从良站起将要离开。

    “哎哎,别走,你看。”孔不知什么时候,转动了他的陀螺。最后,陀螺停在了北方,并且停在了稍微偏左的位置。

    这就是说,面北方向,将会有金子露出于土。因为北方为水,西方为金。金能生水,二者是相承关系,同时,水也能反过来侮金。如果指针偏向水的方向,就说明金掩藏于水下。反之,如果指针偏向于金,则说明,金出于水之上。

    现在,金出于水上,则说明,在北方,有金将要被盗。

    经过孔圣人的一番解释,薛从良终于明白了孔圣人的话。

    现在,薛从良已经拥有了最基本的五行知识,理解这些东西,还是并没有什么困难。

    “去准备吧,伏龙山的守护神。”孔圣人说。

    “准备什么?”薛从良问道。

    “准备迎战晚上的挑战!”孔圣人说道。

    薛从良的心头,骤然一紧,早听说有人一直在晚上的盗墓,没想到,这么快就和自己扯上了关系。

    曾经听拐子薛说过,有个叫金克木的人,善于盗墓,难道他们要盗的墓,是一千年前,小焕的墓吗?

    薛从良想到这里,立刻来了劲。

    我靠,竟然欺负到老子的头上了。我整死你们。

    薛从良不知为什么生这么大的火气,或许,这多少和小焕的离世,有些关系。

    他的心里,冒着火,向家中走去。

    “良子,晚上别忘记拿上火柴。”临走的时候,孔圣人说了这么句话。

    “哦……”薛从良答应了一声,忽然想起,他为何让带上火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