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73章 与君离别

作者:七星通惠
    随着火势的减弱,寒气又重新逼了上来。

    刚才还是完好的墓穴,现在,稍等只剩下里一堆草木灰。薛从良感到有些可惜,毕竟,这是小焕所留下来的唯一的东西了,如今,也变得灰飞烟灭了。

    “良子,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何必总是放不下呢?”拐子薛看着薛从良的表情,有些劝说的意味。

    “唉——”一声叹息,谁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也许是应了那句话,自古红颜多薄命啊!就这样吧,就让这一切都过去吧。不过,薛从良的身上,还留着小焕的一封书简,这东西,足矣安抚薛从良有些悲伤地心灵。

    “快看!”只听得孔圣人惊叫着。

    薛从良和拐子薛顺着孔圣人手电筒的光柱去看,只见一件东西闪闪发光,躺在那堆草木灰中。

    薛从良上前一步,把这东西从地上捡起来,原来是刚才在火光中所见到的穿甲枪。这东西,经过烈火的煅烧,有些变化,变得只有十厘米长度。

    这正好可以拿在手中。或者装在口袋里。

    它有些温热,或许是煅烧的缘故,颜色是那种暗灰色,同时不乏高贵的金属光泽。拿在手中,重重地,很有分量,但却没有重压之感。这枪说是穿甲神枪,但是刀刃却并不锋利,钝的连一棵草都无法割断,刀刃的厚度有零点五厘米,摸上去十分光滑。

    一个小玩具而已,和小孩子们玩的没什么两样。

    薛从良并不知道,它有什么妙用。

    “拐子叔,你看这东西干什么用的,怎么被烧得只剩下了这么短了。”薛从良把这东西拿给拐子叔看。

    三个人凑在一起,也没有发现这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只是感觉,这柄精巧的武器,有种不同寻常的感觉,总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它在通过自身的力量,改变着周围的磁场,或许是其他人眼无法看到的东西。

    薛从良把他放在口袋中,正好放下。他的心里,溢满了快乐的感觉,像是农民丰收之后,把粮食都装进粮仓之后的感觉一样。

    “好,我们把墓穴重新恢复原样吧!”拐子薛说道。

    三人拿起铁锹,把被翻上来的土,重新填埋进去。半个小时过去了,他们才把墓穴复原过来,这时候,天还没有亮,但是外面已经有露水开始打湿了薛从良的头发和衣服。

    孔圣人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了几根筷子粗细的香火:“良子,把你的火柴拿出来,点燃一下。”

    薛从良把火柴擦亮,腾起的火光,照亮了薛从良的脸庞。

    孔圣人把三根点燃的香火,插在松软的土上,然后念了三遍往生咒。往生咒是超度亡灵的咒语,如果人在死后,有人给他诵读往生咒,灵魂就可以得以冲破阿鼻地狱,飞升到极乐世界,从此得以顺利进行转世。

    薛从良听着的孔圣人的声音,字字如同天籁,不仅让人心灵得到平静,同时,也使人心变得强大起来。这就是咒语的神奇之处。

    “走吧,小焕在那边的世界,可以安息了,一个灵魂在得到了洗礼之后,就会得到重生。”孔圣人有时候的话,说得有些道理。

    三人准备下山去,只见伏龙山上,有人影站在山头,远望着他们慢慢消失在夜幕中。

    这人影其实就是小焕,她如今,终于可以获得解脱,很快就要重新进入生死轮回了,而不必再牵挂这里的一切了。

    薛从良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拯救了小焕,同时也得到了小焕留给薛从良的那些宝贝。

    薛从良回到家的时候,听到一阵鸡鸣,时间已经快五点了,这阵鸡鸣之后,天色就会鱼肚白。

    薛从来刚刚躺下,就听到有人在呼唤他。

    他迷迷糊糊地直起身来,发现小焕正亭亭玉立于眼前,她告诉薛从良,那本羊皮书简和穿甲神枪,都蕴含着的一定的秘密,让薛从良认真研读,勤奋练习,到时候,自会发现其中的秘密。同时,她说,她要重新投胎转世了,要去的是个富贵人家,生活将会很好,就在方圆不出十里的地方,可能这户人家姓康。

    薛从良正欲和小焕说话,但是,一瞬间,小焕从薛从良卧室的门口消失掉了。薛从来舍不得小焕离开,他大声的叫喊,只可惜,无论如何都叫不出声来。

    这种激动,让薛从良突然从梦中惊醒,只觉得,枕头上有凉凉的东西,原来,薛从良不知在梦中,流下了多少的泪水。他的手,还在紧紧地抓住被单,其实是,试图抓住小焕的衣服,可是一切都消失了。

    只有床头的小包里,依然静静地躺着那本羊皮书简和那柄穿甲枪。

    薛从良回忆着刚才的梦境,他清晰地记得,小焕说她即将投胎到附近村庄的一户人家,可能对方也姓康。

    这附近,有即将临盆的孕妇吗?如果有的话,会是谁家的呢?到时候,打听打听,或许就会知道,小焕将会转投于哪家了。

    正待薛从良无法入睡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急促的敲门声。

    “薛医生,薛医生,快开门呢!”薛从良一个鲤鱼翻身,就从床上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还没等到薛从良下楼,就听到门口老妈张氏与来人的对话。

    “我家媳妇难产了,请薛医生快点去救命啊!!”来人满头是汗。

    “别急,别急,良子马上就下来了。”张氏安慰到。

    “你家住哪里,我这就准备东西去!”薛从良站在二楼问道。

    “我家在南边康庄,康庄村西头大池塘东边,只要看到我家的池塘,就看到我家的二层小楼了。”来人给薛从良说道。

    “好,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这是薛从良地第一次接生,他从来没有接生的经验。可是。人命关天,他是赶鸭子上架,不得不上。

    他顺便给李美玉打了个电话,让她和自己一同前去,一个女人跟着,毕竟会方便很多。

    准备物品的时候,薛从良忽然想到了那柄穿甲枪,也顺便把它装进了包里,一方面防身之用,另一方面,等有空了,好好研究一番这东西到底有何用处。

    说话间,李美玉已经骑着自己的电动车来了,“嘀嘀!”一声鸣笛之后,薛从良看到门外边电动车微弱的光芒。

    天色已经淡淡的亮了,外面的路啊,树啊,房子啊,都几乎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了。

    “怎么了?薛大哥?”李美玉看到。

    “康庄有个孕妇临产了,但是有些难产,让我们赶紧过去。”薛从良说道。

    “啊!那得赶紧过去,我对这方面,最拿手了。”李美玉说道。

    薛从良暗暗庆幸,这次找对了人。否则,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到哪里该如何是好呢?

    一路狂奔,经过十多分钟,他们已经到达康庄西头的大池塘边。

    这里是一片人工养殖的鱼塘,面积足有上百亩。薛从良早听说,周围的人们,买鱼都到这里来买,薛从良明白了很多,看来,这户人家,是依靠卖鱼致富的。

    而在池塘的东边,果然有座二层的小楼,这小楼上下各四间,同时还有一个小院子,这看上去,生活过得不错,绝对是富贵人家。

    这让薛从良忽然想到了小环的那句话,将要到距离薛庄不远的富贵人家转世了。

    想到这些,薛从良就有些激动,如果真的如小焕所言,那么说,这户人家,生出来的孩子,应当该是个女孩。

    还没走到这家人门口,就听到房子里传来一声声女人痛苦的喊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