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74章 为你转世

作者:七星通惠
    这家人早已经在门口迎接薛从良和李美玉。

    二人冲进房间,只见这房间中一个大大的喜字,贴在窗户上,看来这对新人结婚不太久。

    李美玉已经准备好了热水,止血钳,橡胶手套,还有必须纸巾等物品。这户人家早已经烧了一锅又一锅的开水,时刻准备着。但是,奇怪的是,这个产妇一直没有阵痛,产道口还是没有完全打开。

    薛从良有些着急了,难道是难产吗?但是,孕妇的各项指标都正常,胎位正常,血压正常,心脏没有问题,平时身体也相当健康,并没有什么疾病。

    看来,这完全具备顺产的指标。

    两个小时过去了,产妇一直处于阵痛中,羊水没有破裂的。薛从良有些心慌了,如果在这样持续下去,无疑会大量消耗产妇的体力,对下一步的生产,造成一定的风险。

    “不如去市里的医院吧,这样或许会安全一些。”薛从良和李美玉商量。

    “那怎么行,市里距离这里有上百里地,而产妇哪里还敢长途颠簸,说不定就会在半路上生产的,到时候就后悔都来不及了。所以,我们必须帮助她把这孩子给生下来!”李美玉的话,把薛从良最后一条退路也堵死了,现在,无论如何要保证产妇的安全,并且,把孩子顺利生出来。

    薛从良坐在产床旁边,等候产妇羊水破裂。只要羊水破裂之后,孩子就可以出世了。

    无意中,薛从良把他的穿甲神枪给取了出来。这东西,看上去真是一无是处,薛从良现在,对这东西,完全不知道它到底会发挥什么作用。

    他拿着这个东西,挥舞了两下,本来是模仿一下,电视上人物舞剑的姿势,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个动作,忽然把零零妖给舞了出来。

    “零零妖,你怎么出现在这里,快回去。”薛从良惊讶地说说道。

    “主人,你手里拿的东西不能胡乱挥舞的,你一挥舞,就把则附近的鬼神,搅得不得安静。你的小枪,不是普通的东西,他可是呼唤本地神仙的召唤器。”零零妖说。

    薛从良心中一惊,不会吧,这东西居然有这种功能吗?看似老土的玩意,居然有这样神奇的作用?

    “不会吧,这些东西把鬼神召唤过来,有什么作用?”薛从良问道。

    “作用可大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它可以帮助你,如果它帮不了你,它可以把相应领域的神仙叫过来,然后把知识和技能传送给你,让你亲自去解决很多难题。可以说,这东西,比孙悟空的金箍棒都灵验呢!”

    “那你说,这东西具有两大功能,一方面是把各个领域的神仙传过来,同时,也可以把特殊技能传给我?”薛从良问道。

    “基本上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有时候,他也并不是特别灵。”零零妖说道。

    “真的是这样?”薛从良将是获得了救命稻草一样,找到了帮助自己的工具。

    既然这样,那利用神枪来帮助眼前的这位产妇呢?让她顺利生产。

    薛从良只觉得自己的意念,通过手柄传给了神枪。

    很快,就忽然听到李美玉大叫的声音:“快,快,羊水破了,孩子快要出来了!”

    薛从良应声而去,只听得“哇哇哇”的喊叫声,从房间里传出来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女孩呱呱坠地。

    薛从良看到孩子,高兴得要命的,她孱弱的身体,简直就像是一个从壳里爬出来的蚕宝宝,浑身上下软绵绵的。

    当洗吧干净,用事先准备好的小被褥包裹起来的时候,这孩子虽然没有睁眼,但是,对着薛从良却是开心一笑。薛从良忽然觉得,这孩子是多么像曾经见过的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曾经朝思暮想的小焕。

    薛从良安心了许多,母女平安,薛从良和李美玉这次成功地做了件大事。

    产妇一家人早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为了这个小生命的诞生,高兴得不亦乐乎。

    薛从良就不在这里掺乎了,他们和这家人告别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了,五六个小时的忙碌,让薛从良疲惫不堪。

    “好好看护这个孩子!”薛从良临走的时候,莫名其妙地说了这句话。

    他的意思是说,他们所抱着的孩子,是自己的夫人,前世转投而来的。

    那户人家,激动地答应着。

    但是,只有薛从良心中明白,他说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走在路上,薛从良回忆着零零妖所说的话,这个神枪具有召唤鬼神的功能,这点听起来也太玄乎了,但是就在他把自己的意念传送给神枪的时候,却是出现了令他无法解释的一幕,也即是这产妇,顺利把孩子生了下来。

    难道,这就是这东西的神奇之处?

    薛从良不知道,无法解释,只是觉得,这东西拿在手里,人就觉得安全,有了心灵上的一种依靠。与其说他是个神秘的武器,不如说,它是个安慰心灵的好方法。

    “薛大哥,你不是说要给我们的诊所办一个什么证件的吗?怎么这两天还没什么动静了?”李美玉坐在车子后面问道。

    “对了,这件事我怎么忘记了?那个郭去病说,让我这段时间就去他那里一趟,不知道这家伙你能不能找人给办出来。”薛从良说道。

    “我觉得应该可以吧,上次你不是说他为了报答你的恩情,一定会帮你把证件给办出来的吗?”李美玉觉得,有戏。

    “是啊,不过,这事估计会有些麻烦。”薛从良还是觉得不放心。

    薛从良看着远处的伏龙山,又有些紧张了起来。

    他现在从城市里回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两三个月了。如果按照薛从良书中所言,伏龙山面临的第一场大灾难,已经快要来临了。

    这场大灾难,到底是什么灾难,谁不知道。不过,现在看来,任何征兆也没有,唯一有的就是关于伏龙上挖宝的话题,最近在周围传的神乎其神。

    好像伏龙上有无限的宝藏,等待人们去挖一样。

    薛从良对这些东西,同样抱有极大的兴趣,他也试图准备找到宝藏。他希望,这些宝藏就是大批的金银珠宝。

    也许是这样的,某个人在山上寻找草药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山洞,这山洞了全都是珠光宝气,金块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每一块都如同巧克力那么大,卖出去一块都有几万十几万的收入。同时,各种美玉更是美妙绝伦,绝世无双,到时候,人们就可以尽情地享受生活。再也不用发愁吃穿了,薛庄一跃成为全国知名的珠宝之乡。

    那时候,来这里的人,也多了,当然,生病的人也多了。

    薛从良有了钱,早已经把自己的私人医院,私人疗养院,给建了起来。来这里看病的人,也多了,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人,痛苦不堪地来,然后快快乐乐地离开。这就是薛从良的梦想。

    想到这里,薛从良心中像是吃了蜜的甜,他美美地笑了起来,就如同真的实现了梦想一样。

    可是,白日美梦还没有做完,薛从良就被自己的电话,给下了一跳。

    一看,是老妈打来的电话。

    “良子呀,你快回来吧,咱家出事了。”薛从良的老妈经常就是这样,不就是来了个病人吗?有什么一惊一乍的。

    “妈,你别急,先让病人等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回家了。”薛从良说道。

    “哎呀,不是病人,是有人来查咱们了,说什么非法行医,你赶紧回来吧,这事我也不懂,解决不了,人家现在要抓人呢?你赶紧回来给他们解释解释!”

    薛从良的老妈,心急火燎。

    查什么?薛从良心头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