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76章 寻找系铃人

作者:七星通惠
    薛庄超市附近,聚集了三五个人,这个地方,通常都是信息发散中心,别看这里地方不大,但是全村很多消息都是从这里发散出去的。

    拐子薛走到这里的时候,本来是想去找孔圣人,只见孔圣人早已经开始收拾自己的道具,准备收摊了。

    “老孔,你忙着收摊吗?”拐子薛喊道。

    “收摊了,今天有点事。”孔圣人看了看周围的人,之后,朝拐子薛这里走来。

    “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吗?”拐子薛看着孔圣人的眼睛,看看他是否明白了自己的来意。

    “知道了,知道了,来这里的人们,早都在讨论着呢,走,我回去就是想找你处理这件事呢,没想到你已经过来了。”孔圣人和拐子薛的想法是一样的,他们不去救薛从良,还真没有人去救了,不知道薛从良要在号子里蹲多久呢?

    “怎么办?我们怎么把良子救出来?”孔圣人问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拐子薛说道。

    “怎么?还得找那个死老头?”孔圣人有些不屑地说。

    他们所说的死老头就是那个通灵使薛大公了。这次薛从良被指认非法行医,其实最终的源头就是薛大公造成的。

    现在,只有找到薛大公,才能把这件事重新说清楚,还薛从良一个清白,之后,向这些主管部门说明情况,然后把行医执照重新办回来,否则薛从良的诊所,岂不是永远都是一个黑诊所?

    两个人嘀嘀咕咕走在村里的小路上,很快就到达了孔圣人的家里。

    这里有通向薛庄灵域的通道。拐子薛就是准备在这个时间点,通过这通道和孔圣人一同去寻找薛大公。

    有时候,这薛大公来无影,去无踪,他到底在哪里飘荡,还尚未得知。

    孔圣人虽然能掐会算,但是依然对薛大公的去向不是很清楚。

    无奈,只好先到达薛庄灵域之后,再重新去寻找得了。

    只见两人站在孔圣人后院里的八卦地形中间,孔圣人念念有词,之后,两个人眼前的景色,开始幻化,薛庄灵域,出现在眼前。

    眼前一片开阔。他们每次来到这里之后,总是会出现在古老薛庄的南边,所以,还需要回头走一段路,才能到达村庄。

    但是,村庄里空无一人,正是农耕季节,大部分的男人们都已经到田里劳作去了。村里只剩下女人和孩子们站在村口的小巷子里玩耍。

    这些女人们,大多不认识拐子薛和孔圣人。

    孔圣人找了一个看似比较成熟的村妇问道:“妹子,我们想找一个人,薛大公今天在家吗?”

    显然,这村妇被孔圣人成为妹子,很是高兴,虽然她年龄有些大了,可是对这个称呼很是满意:“这位大哥,一看你们就是外地人,找薛大公有什么事吗?他这段时间,已经有多日未回来了,上次村庄里做法事,想让他参加,他都没有及时回来。”

    “没有在家吗?哪他什么时候回来?大概还需要出去多久?”拐子薛问道。

    “这个就不好说了,他云游四方,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也说不定明天才回来,没有固定的时间了。”这个村妇说道。

    孔圣人有看透人心的功力。从这村妇的眼神来看,可以肯定的是,这村妇绝对知道薛大公的下落,或许话就在她的嘴边,只是他不想说而已。

    看到这种情况,孔圣人暗自感叹人心的自私,这里的女人们,怎么就没一点纯朴的品质呢?问个人还得需要给点好处?

    听到村妇的回答之后,拐子薛已经谢过村妇,准备回头离去了。

    孔圣人叫住了拐子薛:“等会儿,看我的,跟我学着点的。”

    只见孔圣人从口袋里掏出一点碎银子,然后,把村妇拉到人少的地方:“呵呵,妹子,拿去给您孩子买糖吃,我们没带什么好玩的,就这点吧,略表心意。”

    “大哥,您真是通情达理的人,一看就是自己人,这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告诉你吧,薛大公经常住在最后一排,看到那个房子了吗?那座褐色的房顶的砖瓦房。”村妇给孔圣人指了指远处的房子。

    “真是谢谢妹子了!”孔圣人和这村妇告辞。

    “什么世道啊,问个路居然还需要碎银子。”拐子薛说道。

    “这要看是什么人了,有些人确实不知道,他们的眼睛里都写着呢,有些人是真的知道,但是却不想说。如果他不想说,那就要找到方法把他的话挖出来呀。人的本性是自私的,这点,所有人都是同样的,所以,只需要一点碎银子,就可以把他们没有说的话给掏出来,何乐而不为呢?”孔圣人深谙此道。

    “哎,社会风气,都是被你们这些人给惯坏了。”拐子薛说道。

    “那能怎样,如果不这样,就办不成事,找不到薛大公,良子怎么救出来?”一边走,孔圣人一边说着大道理。

    拐子薛无奈,点头称是。

    当两个人到达薛大公的住所的时候,只见柴门紧闭。

    “不会吧,这老头真的不在家?”拐子薛说道。

    “也不一定的,难道是出去干活去了?我们在这里小等他一会儿吧。”正好,这薛老头的门口,有一个石头桌子,围着桌子的是三个石凳子。桌子上画着网格,正好可以用来下棋。

    “来来来,拐子,我们下一盘棋再说。”孔圣人居然还有心思下棋。

    “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下棋?”拐子薛说。

    “你们医生,就是性急,等会儿又怎样,良子又不会被拉出去枪毙了。”说着,孔圣人便找来一根树棍,而给拐子薛找来一把小石头。

    孔圣人把树棍折为一节一节的,而拐子薛就用小石头来充当棋子。

    这是一种古老的下棋方式,村里人都叫这种游戏方法为占方。老年人们都会这种游戏,在农闲的时候,两个人的就开始随时随地对弈起来,不需要什么工具,也不需要什么设备,只需要地上画上几个格子,就可以很有趣地开战了。

    没想到,这棋局一开始,两个人就投入地战斗了起来。完全把寻找薛大公的事情,给抛之脑后。

    将近黄昏的时候,二人战得正酣。忽然听到有人拉着一头牛,从路上朝着这边走来。一边走,一边还哼着小曲。看来,生活实在是悠闲自在啊。

    这人一看,自己的门口居然坐着两个老头,下棋下得正酣,也突然来了兴趣。他把牛拴在门口的一棵槐树上,给牛扔了一堆的干豆秆,先让牛吃着。自己也来观棋来了。

    “放那边,放那个空,你绝对可以杀他!”这人站在一旁,大声地说着。

    “不行,那个空一站,我就死了。”孔圣人说道。

    “嘿嘿,和我对战,你还嫩着!”拐子薛有些得意地说道。

    这三个人,有人下棋,有人凑热闹,搞得毫不愉快。一阵对下来,双方不分胜负,正当孔圣人在要求下一盘的时候,正好看到观棋的人。

    “哎呀,这不就是薛老头吗?你回来了,也不说一声,让我们在这里好等啊!”孔圣人惊叹道。

    “我怎么没说了,我在这里都说了半天了,是你们下棋太专心了。”薛大公说道。

    “走走,到屋里去。”孔圣人说道。

    薛大公把自己的柴门打开,三人一同到院子里说话。

    “哎呀,都是你搞得,现在良子被关起来了,非法行医,我们没办法,事情还是你给搞砸了,所以就来找你了。”拐子薛迫不及待地说道。

    “什么?等会儿,良子发生了什么事了?”薛大公说道。

    “薛老头,别装了,走,跟我们走一趟。”孔圣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