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77章 乌龙闹剧

作者:七星通惠
    孔圣人早已经看出了,其实薛大公已经得到了消息。

    像薛大公这种通晓古今的人物,难道就连薛从良被抓的消息都不知道吗?

    “哈哈,什么事情都瞒不住孔圣人!”薛大公把牛拉进小院子里。

    看他这小院,很是有农家特色。大门用荆条编织的,看上去古朴自然,与现代化的大铁门完全两样。院子里围墙上,爬满了爬山虎,这些茂盛的藤蔓,把院子本来并不高的围墙,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围墙下面,有一米宽的蔬菜地,菜地里种的有萝卜、白菜,还有各种各样的小菜。看起来绿油油的,真是很有食欲。

    几只柴鸡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它们好像对这些蔬菜并不感兴趣了,而是喜欢薛大公从地里捉回来的虫子。

    “哎呀,这个良子呀,真是让人费心,你看,我为了救你们的村庄,花费了多少精力。走,我跟你们走一趟。……不对,我跟你们去做什么呀?”薛大公有些疑惑了。

    “当然是作证了,你是重要的证人。”拐子薛说道。

    “当证人?当什么证人?”

    “当然是做你还活着的证人了。你当初在良子的诊所门口装死,搞的薛从良到现在还抬不起头,你说你做什么证人?”拐子薛有些生气地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好办,那我就告诉他们,让他们核对核对照片,然后签个字,证明我没死不就得了。”薛大公明白怎么做了。

    “好,就这么定了。”孔圣人说。

    三个人来到关押薛从良的拘留所的时候,薛从良还蹲在一个小房间里等候证人的到来。

    这段时间以来,薛从良已经被提审了n次了,每次都是相同的问题:“你承认不承认上次的医疗事故?”

    薛从良当然不承认了。于是,双方就这么一直耗着。

    自从被关进来之后,薛从良滴水未进,更别说饭了,现在一口饭也没有吃下去。

    早已经是饥肠辘辘了。人是铁,饭是钢,派出所的人们,就是利用这种方法,消磨你的意志,最终让你承认自己的罪行,然后,在纸上签字画押。

    薛从良毕竟还是有些硬骨头的,这件事的真相不是这样,那就死不承认。

    所以,一直蹲在拘留所里,如果再没有什么结果,这些人也不可能把人继续关押下去,七十二小时内,如果没有直接证据,就需要放人。

    这时候,薛从良的证人来了。

    让人无法相信的是,这证人就是“死人”本身。

    当薛大公活生生地出现在民警面前的时候,手执照片的民警,看看照片,对对薛大公。好像,不相信,他又看看照片,对了对薛大公。还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因薛从良的失误而死去的那个人呀?怎么现在活生生地站在这里呢?

    办案民警有些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造了假?

    薛大公没有说一话,就是笑眯眯地站在那里,但是,足以胜似千言万语了。

    很快,薛从良被释放了出来。

    刚出来的薛从良,让人在门口帮忙买了三个肉夹馍,狼吞虎咽地吃了一顿。又喝了三瓶的矿泉水,最终才说出了一句话:“终于吃饱了。”

    “真是对不起,是我们的失误,在没有搞清楚问题之前,就把你给抓了起来。”民警有些惭愧地说道。

    “算了算了,谁都会有错的时候,这件事情,我就不再追究了。不过,你们得帮我办件事!”薛从良站门口,活动活动胳膊,活动活动大腿,最终大度地说。

    “什么事,你说!”这里的民警,现在特别的热心。

    “你们得帮我办一个执业资格证,和营业执照!”薛从良说道。

    “这……好吧,我把你的要求,给我们领导汇报一下,看看如何协调。”民警说道。

    一通电话之后,从楼上下来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很热心地说:“薛医生,今天的事情非常抱歉。我已经给工商局的人,打了招呼,你呢,现在就去对面的工商局去,到哪里之后,你说自己就是薛从良,自然会人招呼你了。”

    薛从良激动得不知说些什么,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候,听到这位领导对一位民警说道:“谁举报的!”

    “是个姓郭的先生!”

    “把他抓过来,罚款,拘留。”

    薛从良一听,这郭先生不就是上次敲诈薛从良那个郭去病吗?这人当时说的多好,说不仅要帮助薛从良把各项手续给办一下,这都是什么人呢?口是心非,薛从良想到这里,一股怒气冲上心头。

    不过,工商部门的热情服务,很快把薛从良的坏心情给驱走了。

    当薛从良告诉自己是薛从良时,一下子上来了两三人,热情地接待了薛从良的来访。

    这待遇就是这么的不同。

    “领导,我这情况呢,有些特殊,你看看能不能帮我一把?”薛从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怎么了?对面的派出所所长,特意打来招呼,说要重点接待你呀。”工作人员说道。

    “我呢,是个医生,不过,执业资格证,可能被你们注销了!”薛从良低着头说。

    “注销了吗?你怎么知道?”

    “我估计已经被注销了吧,我曾经在从业生涯中,犯过一次错误,并且,还闹出了今天这么一处。”

    “你稍等,我给你查查。”

    只见,工作人员对着电脑屏幕,键盘噼里啪啦的响了一阵之后。工作人员探头过来说:“薛是草字头的薛吧,从良就是从前的从,良好的良吧。”

    “对对对,就是这三个字。”薛从良激动地说,“能查到吗?”

    “当然了,你看,这个注册的证件,不就是你的吗?说明你的资格证,并没有被注销啊!”

    “真的呀?太谢谢您了。如果真的没有注销,那我可是赚大了。哈哈!”薛从良激动地不知说些什么好。

    这无疑是薛从良今天得到了最好的消息了。

    那一切都好说了,有了这个证件,办理营业执照,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薛从良为此高兴得忘乎所以。

    经过一阵忙碌之后,薛从良终于终于把营业执照给办了出来。

    有了营业执照,薛从良的心里,就像是多云转晴了一般。

    薛大公看到这种情况,心中也安慰了许多,这场由自己造出的乌龙,终于收场了。

    薛从良的诊所,终于转黑为白了。再也不是什么黑诊所了,从此有了正规的名分。

    薛从良一路上举着自己的营业执照,像是中了状元一样,引得路上的行人纷纷侧目。

    “这就是薛庄的名医,薛从良,薛医生啊!”

    “厉害呀,薛医生,好样的!”

    “薛医生,我先预约一下,我后天去你那里看看我的腰疼病,你看看行吗?”

    薛从良走在路上,高举着自己的执照,引来了路人的纷纷围观。同时,也使得自己的名声鹊起。搞得整个小镇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就连县电视台的人,也知道了这件事。

    一个医生,通过当街示众的方式,用自己的医术,造福更多的人。

    这是县电视台,对薛从良的评价。

    薛从良在看电视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愚蠢的举动,居然引来了电视台的关注。

    不过,好戏还没有结束。自从县电视台报道了之后,市里电视台也在树立先进典型,打电话给薛从良说,有没有时间,让市里电视台也来采访一下。

    薛从良说:“我有什么好采访的?只不过是做了点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对方回答说:“你做的是平凡的事,但是经过我们的拔高之后,可就不是平凡的事了!”

    既然人家这么热心,薛从良只好同意让电视台来“拔高”了。